当前位置首页 > 案例曝光>正文

平平淡淡才是真

2016年12月14日 17:03   作者:口述:李郁芳 整理:涛声  来源:洞庭云帆网

  我是90年毕业的师范生,父亲开了个烧酒的小作坊,所以家里条件优越,较之其他同学要好了很多倍,毕竟那时候想去读师范的大多是想跳出农门的农村孩子,而且我歌唱得好,舞也跳得好,是班上的文艺委员,所以喜欢我的男生也很多,但我却一门心思的要当个好老师,并坚定的在毕业分配时响应学校的号召,主动要求去了最艰苦的学校。当时,我心目中的最艰苦无非是离城市较远,住宿条件差点,带复式班。真正到了学校之后,我才知道所谓的艰苦与我想象中的艰苦完全是两码事儿。村小设在村东头的一棵槐树下,远看就好像是一个破旧的猪栏,近了才知道这栋房子有两间,一间是教室,一间是老师宿舍,其实这些我并不在乎,住宿环境与我的理想并没有多大冲突。真正困难的是那时候学校不通自来水,得走一公里路到山下的小溪里去提水,而且听说山村的电也极不正常,一打雷、一下雨就要停上好几天。所有的这些加在一起,足以让人打退堂鼓了,所以母亲把我送到学校之后马上就要把我带回去,生怕我这个宝贝女儿吃不了苦,而我居然以为自己有为理想献身的精神坚持留了下来。

  报完名,学校收到了12个学生,分别是4个一年级,5个二年级,3个三年级,复式班势在必行。学生报名时,村支书也来了,还吩咐两个大点孩子每天帮我去溪里提两桶水,看着孩子大汗淋漓的提回两桶水,我感动的眼泪都出来了,发誓要努力工作,教好每一个学生。在以后的教学里,我把自己全部的精力都放在了学生身上,一有时间就辅导学生,并用自己的工资买奖品,鼓励学生努力学习,跳出农门,出人头地。时间一年年的过去,我在村小一呆就是5年,这5年里我不断地收到同学们的结婚请帖,可我却并不后悔,因为村小需要我,村小的孩子需要我。

  这时候,我的母亲开始给我安排相亲,我既想找一个关心自己、宠爱自己的男朋友,又不是随便把终身委与他人,每次相亲也都是不欢而散。就这样又过了两年,我的相亲还是无果,母亲的焦虑已经写在脸上,我知道自己不能再任性下去了,便同意与相亲男刘某继续交往。交往了一段时间之后,我才知道刘某正在练法轮功,那时候我也不知道法轮功是邪教,看他练的认真,便觉得好玩,问他练法轮功到底有什么好处。刘某就拿了一大叠法轮功方面的书籍给我看,还说等我入门之后,和我“双修”就能“成仙”,并指着我班上一个患斑秃的学生说,等我练好功夫,只要发发功,就能治好那个学生。我听说过气功能治病的事儿,所以也相信了刘某的说法,以为练法轮功就和练气功一样,能强身健体治病救人,并在刘某的鼓动下,抱着试试看的态度,开始练起了法轮功。

  后来,刘某以双修的名义霸占了我的身子,并令我怀了孕,我和他商议结婚的事儿,他便以练功到了关键的时候加以搪塞,我的孕期反映强烈,他很冷漠地说,明天你去医院做个手术,现在时机不成熟我们还不能要孩子。拿掉孩子后,我的身子十分虚弱,他不闻也不问,仍然想着要我与他双修。在此期间,村支书曾经旁敲侧击的提醒过我,要注意影响,要爱护自己,可我全把他的话当成了耳边风。

  2001年,天安门广场自焚事件传开后,我才知道法轮功是邪教,便劝刘某不要再练法轮功了,他不仅不听,还疯狂的打我、踢我。一开始我隐忍着,怕丢人,不敢把刘某打我的事说出来。可刘某却变本加厉,把打我当成了家常便饭,还是村支书接到我的求助后帮我哄走了他,并每天在学校给我站岗,保我安全。

  后来,我就嫁给了村支书,虽然他比我大10岁,但很疼爱我,我们一起生活的日子虽然平平淡淡,却令我觉得十分满足,如今我们的孩子在北京读大一,说不定以后会留在那边工作,一切都朝着幸福的方向在前进。


【责任编辑:凯风湖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