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案例曝光>正文

走出“迷雾”见霞光

2017年03月13日 16:39   作者:陈长宽(口述)刘小明(整理)  来源:洞庭云帆网

  我叫陈长宽,今年72岁,是桃源县茶庵铺镇松阳坪村三组的一个普通农民。早年曾就读长沙地质学校,1961年下放后就一直在家务农,闲暇时间喜欢读书看报,在山区农村算个“文化人”。家有瓦房四间,茶园三亩,每年喂养了两头肥猪,老伴贤惠,儿子勤劳,小日子过得红红火火。

  曾几何时,曾经十分惬意舒适的生活,随着“懈逅”法轮功、痴迷法轮功戛然而止。

  1998年11月的一个上午,天气微寒。由于地里的农活都干完了,无所事事地我到处转悠,摸摸口袋里的香烟盒干瘪了,就想到供销社买盒香烟抽抽。到南货柜台后,看到营业员李桂英的柜台旁放着一本书,书名叫做《转法轮》,封面设计得离奇另类,一下子就吸引了我的注意力。出于好奇,便漫不经心地翻了起来。看着看着,被里面所谓的“真、善、忍”及“法轮功强身健体”等文章吸引住了。当时本人已到知天命之年,身体多病。心想现在社会这么好,把身体调理好才是上策。于是就厚着脸皮想把此书借回去看一看。李桂英面露难色,说是自己刚从熟人那里买到的,也才看十来页。我左磨右缠地给她讲了很多好话,最后给她打了一张借条,说看完后立即归还,她才勉强同意。

  回家后,我拿着借来的《转法轮》,认真地看了起来,边看边想,觉得李洪志写的这本书宣扬的“真善忍”,“因果回报”,生病后能凭着意念不打针不吃药可以不治自愈等说教是有些道理的,同时也相信精神的力量是无穷的。这一年我患上了肺气肿、高血压等疾病,心里特别烦燥和郁闷。因家里也拿不出过多的余钱剩米到正规医院治疗,于是就按照《转法轮》书上介绍的步骤,悄悄地练起功来。心想只要不上医院,在家里练功能把病治好,多吃点亏还是值得的。从这天起,我就迷恋上了此功,整天整天呆在家里,精学《法轮功》原理,潜心练习功法。由于儿子外去打工,茶园里的农活及家务全由老伴一人打理。

  由于我对法轮功虔诚执着,很快本地法轮功站就吸收我为学员。根据他们要求,我用自己悄悄积攒下来的385元私房钱购买了许多法轮功书籍、光碟及宣传画,天天呆在家中琢磨,致使自己深陷法轮功不能自拨。由于痴迷较深,练得认真,深得桃北地区法轮功负责人的赏识,被封了个小组长。于是干劲更足了,无论在外串门,还是邻居到家中聊天,我开口就谈李洪志,闭口就颂法轮功,信口雌黄的宣传此功是天下“包治百病”的神功,其目的就是想多发展一些法轮功成员,以显示自己的“成就”。

  2010年3月,老伴突患脑血栓,倒在地上不省人事。当时本地很多邻居知道后赶来安慰,并好心劝我及时送县城医院治疗,以免耽误病情。我摸了摸老伴的额头,镇静地对大家说:“谢谢大家的好意,不要紧,是小病,我给她发一下功力就会好的”。于是我把老伴轻轻抱起,平躺在床上,在床头上方新贴了一张李洪志莲花座佛像,在床下垫了一张塑料纸。我双手合十,双腿盘膝坐在上面,目光虔诚,完全按照书中的“功法”给老伴发功发力。尽管当时天气依然寒冷,但我身上却大汗淋漓,希望用此功法能尽快治好她的病。可是一天过去了,两天过去了,老伴躺在床上一动不动,手放在她鼻孔处已经气若游丝。我自己由于久座不动也快虚脱了,这天儿子碰巧从外打工回家,看到此景不由分说就拨了120,及时把她送到县人民医院。医生听完我们的情况介绍及诊断后严肃地对我说“你真是糊涂啊!幸好脑血栓不是特别严重,如果再延误几个小时病情的话,你老伴可就没救了”。通过医院全力救治,我老伴命保住了,但造成了偏瘫,基本生活不能自理了。此后,虽然我尽能力把老伴服侍好,但老伴和儿子看我的眼光都是恨恨的,老伴的眼眶时常挂满了怨恨和昏浊的泪花。我自己也百思不得其解,我完全是按照李洪志《转法轮》的方法给老伴发功的,怎么一丝丝功效都没有呢?我开始对这个法轮功产生了怀疑。

  2014年深秋的一天,天空灰蒙蒙的,我的心情也灰暗到了极点。把老伴吃喝拉撒拾掇完后,百无聊懒的我出门瞎逛,不经意间来到村部图书室,碰巧遇到本村邻组熟人老江。我和他同岁,年轻时常以“老根”相称,红白喜事经常走动。但我知道他是一个坚定的无神论者,听说他还是一名“反邪教志愿者”。由于信仰不同话自愿说不到一块,近些年基本上没有来往。他听别人说我是一名法轮功成员,而且“中毒”很深,很想找个机会开导开导我这个老朋友。他见我满脸腊黄,病殃殃的样子,热情地伸出手来握着我的手,关切地说:“老陈,好久不见,好象比以前瘦多了”,“嗯,还好,只是身上毛病太多了”,我似笑非笑的应付着。他握紧我的手,盯着我的眼,认真地说:“听别人讲你还在练法轮功,这可干不得,它将会使你进入死胡同的”。这样的话村干部给我讲得够多了,还要你讲。为了给他面子,我哼哼哈哈地答应着。老江见我心不在焉的样子,真情地对我说:“这样吧,我也不跟你讲多了,我的一个朋友到香港旅游买了一本李洪志妹夫写的书,书名叫《我与李洪志一家在泰国的日子》,我觉得你拿出看看,对你会有帮助的”。平时在家我就喜欢看书看报,觉得多了解一些信息、知识对自己没坏处。于是就接了过来,然后抽出笔准备跟他打个借条。老江按住我的笔说:“不用打借条了,你看此书后能提高认识,远离法轮功我就心满意足了”。

  回家后我稍翻几页,就被里面的事情所震撼。边读边思考:李洪志在他的系列书籍中,自吹他是如来佛祖传人,是神的化身,有先知先觉,怎么他妹妹前夫—泰藉华人孙森伦说他是一个很平凡的人呢?孙森伦讲:李洪志妹妹李萍到泰国演出时嫁给了我,后来李萍一大家五口人也先后投奔泰国妹妹家,在泰国他们家无所事事住了几年时间,他对李洪志其人其事了解得一清二楚。李洪志1952年7月7日出生于吉林省公主岭市(原吉林省怀德县公主岭镇)。1960年至69年先后在长春市珠江路小学、第四中学、第四十八中学读书。1970年参军后先在一个军马场工作,后又到吉林省森林警察总队宣传队吹小号,1982年至1991年在长春市粮油公司做保安。

  原来李洪志就是一个普普通通的平凡人,而他所著的那些法轮功书藉自吹自擂地把自己吹上了天。我从孙森伦的书中,大致了解到李洪志编造法轮功骗人骗钱反社会的始终……

  李洪志是从1992年5月从事他的“法轮功”活动的。他将几年前跟人学的“功法”,加上摹仿泰国舞蹈的一些动作,拼凑成了他所谓的“法轮功”功法。开始通过教人练功赚钱,后来发现人们对其“功法”不感兴趣,又用“发功”治病的把戏来诈骗敛财。但欺骗终难持久,于是经过一番策划,编制了一套谎言和“法轮大法”歪理邪说,成立邪教组织,进一步走上犯罪道路。

  孙森伦说:有关邪教媒体吹嘘“李洪志8岁得上乘大法,具大神通,有搬运、定物、思维控制、隐身等功能……功力达极高层次,了悟宇宙真理,洞察人生,预知人类过去、未来。”,其实根本就是瞎扯淡,他就是一个很平常很平凡的人,一心想发横财,到泰国投靠我后,到处瞎逛,揣测东亚大部分民众对佛教虔诚的传统,把普通很平常的气功稍作修改后改名为法轮功,并谎称包治百病,且练功后能达到一个神的境界,能预知未来。其实连三岁小孩都知道这是骗人的鬼把戏,不知有多少人上当受骗…….。

  我边看边联想到眼前的现实:我的上级,本地法轮功负责人的妻子天天痴迷法轮功,练习法轮功,生病后坚持不吃药不打针,五十余岁就病死在床上,死后十余天还不被人知晓,按理说这么虔诚笃信法轮功的人应该不会生病,更应该不会死啊?我老伴生病后,我不仅天天坚持给她发功,也教她本人一些适度功法,汗水流了一水缸,但老伴的病情没有丝毫好转,倒是越拖越重,要不是周围乡亲的热情规劝和儿子的及时送治,老伴可能早就不在人世了。我也扪心自问:自己悄悄虔诚练功十来年了,可身体练得越来越差。自已平时有个感冒或头疼的病,坚持不吃药不打针,凭意念和病魔斗争,可就是越斗体质越差,一个小感冒不拖个半月二十天不得好,60多岁的人比人家80多岁的人都衰老。我越想越可怕,且非常认同李洪志妹妹前夫孙森伦的一句话:李洪志根本不是神,他就是披着“佛”的外衣,干着骗人钱财、反社会、反人类的一个人渣。

  看完此书后,我心情豁然开朗,急忙把以前买的有关法轮功的书藉、光碟、宣传画共十一件全部上交到村委会,并向村支书和村主任表示:从今往后我与法轮功一刀两断。以前我的确是深陷法轮功不能自拨,干了许多糊涂事,但通过此书的学习,通过反邪教志愿者的开通,也通过孙森伦所见所闻的亲身经历,联想到自己痴迷法轮功十余年的经历教训,的确如醒醐贯顶,后悔莫及。今后再也不相信李洪志的鬼话了,再也不沾法轮功的边了。

  村支书握着我的手,高兴地说:“陈伯,村支两委相信你,全村人民相信你。亡羊被牢,犹为未晚,希望你从灵魂深处认识法轮功的危害,彻底远离法轮功,做一个心理健康、身体健康的好公民”。

  如今,我远离法轮功已经两年多了,镇上、村上领导多次派人陪我检查身体,指导我强身健体的科学方法。我自己也注意加强适当的锻炼,身体越来越好了,脸上又有了久违的光泽。特别是老伴身体恢复得较快,通过定期检查和按医嘱服药,现在她的思维清晰,基本生活也能自理了。我感觉到就象久陷冬日的雾霾,突然见到春天的霞光一样,心里有说不出的高兴和舒畅。

  图为陈长宽在自已家中讲述自己从痴迷法轮功到认识法轮功危害,远离法轮功的历程。右边为陈长宽妻子匡小枝。


【责任编辑:王陆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