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案例曝光>正文

“门徒会”及迷信害得一对夫妻双亡

2017年10月12日 16:14   作者:刘学进  来源:洞庭云帆网

  八月中旬一个周末,我和卢哥去桃源县茶庵铺镇太平铺村桃源大叶茶生产基地调研,沿途谈到了山区封建迷信思想仍在作怪的话题。由于我国几千年来的封建迷信思想至今仍像毒蛇一样吞噬着人们的思想灵魂,尤其是偏远山区的农民中毒更深,封建迷信思想在头脑中根深蒂固,难以消除。这时,突然想起全县有名的茶叶专业大户常正柱,他和卢哥是同村的近邻,而且只隔一座小山和一条小溪。我问:“正柱现在科学种茶怎么样?”卢哥说:“他们夫妻俩死好几年了,坟墓上都长满了杂草。”我一惊:“他家不是全县茶叶科技示范户搞得好好的吗?”卢哥说:“是封建迷信和邪教害了他一家人。”

  此时此刻,我有点不相信自己的耳朵。正柱是桃源县茶庵铺镇太平铺村人,他是一个有胆量、能吃苦的人,上世纪八十年代末、九十年代初他一心赴在桃源大叶茶扦插育苗和科学种茶上,成了全县首批先富裕起来的万元户,凭着夫妻俩的苦干,赢得了政府和群众的信任,1993年,县委、县政府授予常正柱“全县十佳杰出农民”金匾。日子过得顺风顺水。

  “1994年,由常正柱牵头,组建了“桃源县优质良种茶专业协会”,较好的推动了桃源大叶茶生产的健康发展。随着时间推移,正柱的作风开始贪大求洋,漂浮起来。”

  “哪后来又是怎么样呢?”我对正柱的变化有点担忧。卢哥把脚步停了下来,两眼望着正前方,若有所思。“只有初小文化的正柱,不知道听到县里什么人说的武汉有位XX功神奇的X高人,只要他一发功,就能使农作物增产,将成品茶呵几口气,就会变成仙茶,人喝了能长命百岁。这时候,文化素质较低,封建迷信思想严重的正柱,没有多少自制能力,不经意的陷入其中,糊里糊涂的只想不劳而获,就能发财,何乐不为。做着不要用科学技术就能致富的春秋大梦,对这位“不平凡”的高人崇拜心里有加,他便火速跑到武汉找到了那位XX功X高人。他听这位高人讲,只要发几次功后,农作物就会生长得快,产量就大增,成品茶只需发功呵呵气就成仙茶,人们喝了此茶就可延年益寿。他听后不禁对X高人心生憧憬,对他崇拜得五体投地。”卢哥介绍说。

  正柱怀着崇拜与激动的心情马不停蹄的返回家后,夫妻俩连夜决定干两件大事。卢哥说:“正柱的第一件事就是找邻村租赁了1000多亩荒山计划栽植茶叶,并请了几十个男劳力砍伐山上的柴草,晒干后用火烧尽,没有进行全垦,也未施底肥,便教人将自家繁育的10多亩桃源大叶茶苗移栽在山坡里,更未安排人员培育管理,让茶苗在山坡上自生自灭;第二件事,夫妻到银行贷款10万元购置了一套半新半旧的大型绿茶加工设备,继而在茶叶采摘期到周边村大量抢购茶叶鲜叶,在部分加工人员技术不太在行的情况之下,加工了近1000担绿茶,其中劣质茶近半。然后请XX功X高人来到他新开发的茶叶生产基地,X高人对山上成活的零星稀疏茶苗只看了一眼,又回过头看了成品绿茶后,便连连摇头,拒绝发功,甩手返回了武汉。霹雳一声祸从天降,封建迷信将人诓,到如今灰飞烟灭,正柱自食其果,咎由自取,头轻脚重无主张,这样一来,亏蚀了家底,换来的是“欺骗”,还欠银行一屁股的债。”卢哥继续说:“从此,使得正柱一蹶不振。思前想后痛断肠,一个人经常在家里喝闷酒,醉了无缘无故找老婆吵嘴、找儿子出气,常常发着无名大火,摔碗踢凳,弄得妻儿无所适从。起初,村组干部、亲戚、左邻右舍还有人去劝,但劝的后果不是被他臭骂就是被他撵走,再后来,就无人去上门管他家的闲事了。”

  卢哥说:“正柱之妻杨秀云,虽然是一个农家妇女,却是初中生,她当过多年村信用社会计,算得上一个农村女能人,夫妻除种好责任田外,又承包了村里20多亩茶园,每年还扦插繁育良种茶苗10亩左右,还把山上空坪隙地种上玉米、花生、黄豆、红薯之类农作物。夫妻俩是劳动成习惯了的,平常又都无打牌玩乐的习惯,都是闲不住的人。”

  卢哥又说:“1999年秋,在正柱把家庭经营弄得一败涂地后,正柱又这样疯疯癫癫过了一年多。妻子秀云几年前得了妇科病,不过吃了一些药后,好些了,这是一种慢性病。后来,她经常在无钱购药的状况下,病情加重了。2001年夏天的一个黄昏后,屋漏偏逢连夜雨,邻村有一个姓张的初中老同学,给她传授神的旨意,说信什么”三赎基督”,听说信了这个教后,得病了不需要打针吃药,只要天天祷告神灵就能治病,就能消灾免祸,还能保佑家人平安。在张姓老同学的异端邪说蛊惑下,误入歧途,她参加了这个组织。临别时把宣传”三赎基督”的一本书《闪光的灵程》交给秀云,并对秀云说,这本书作个纪念。杨秀云接触门徒会后,好像变了一个人,先前她多年担任村信用社会计,走村串户是为百姓解决难事儿,现在往亲戚朋友百姓家却为‘门徒会’拉人入伙。这样,她跟着一些信徒白天聚会,进行“传福音”“守安息日”活动,晚上闭门在房间读《闪光的灵程》等邪恶书籍,天天颂经拜佛祈祷,秀云走火入魔了。”这样,邻村有几个老太太、慢性病患者、好吃懒做的人还真的跟着她跑了。杨秀云最感兴趣的是‘门徒会’‘祷告神灵天道能治病’‘只要罪得赦免,病就得以医治’的歪理邪说。“根本没有想到秀云会走到这一步。”我很惋惜道。

  卢哥继续说:“自从秀云入魔痴迷‘三续基督’后,家里田地开始无人耕种,茶园荒芜,两个儿子都在读初中,因交不起学费,辍学外去打工。2002年,杨秀云的妇科病更加严重了,她不吃药、不打针、不上医院找医生治疗,每天在床上双腿盘膝,双手合十,尽管下身疼得脸上豆大的汗珠直冒,她还是照样念念有词的祷告,教徒们陪她念了几天祷告走了。秀云被骗得神魂颠倒,晕头转向,迷失了方向后一直朝着错误的方向往前走,不知悔改。所有人没有办法说服她,干脆放任自流,她越发消瘦,坐卧不安,痛得满床翻滚,下身有多量混有血液粘性分泌物流出,室内臭气熏天。两个儿子闻信赶回家,强行把她送到县人民医院,医院经过科学检测,一位妇产科权威主任医师无奈的说:这种病己转化为癌症,耽误了最佳治疗时间,已到了最后时刻,只能准备后事了。半个月后就撒手人间,秀云走的时候还只有49岁。”卢哥一口气讲完了这个故事,我心灵受到强烈震撼。

  秀云离世的打击,俩个儿子在外打工,正柱有所内疚和自责。他举目无亲,形单影只,瘦骨嶙峋,形销骨立,一副落魄颓唐的样子,庄稼地、茶园里不见了他的身影,虫不除、草不拔,整日里不是喝闷酒就是痴呆的坐着,他倍感孤独,妻亡鳏居,由于辨别不清是非,不相信科学技术,吞下了封建迷信人生的苦果,深深地感到悔恨和愧疚,再加上“门徒会”的罪孽,他一个好端端的家庭就这样毁了,妻离子散。正柱在长期郁闷生活中,病痛、绝望、内疚、负罪,难以想象,最终郁积殒命,时年52岁。正柱、秀云夫妇由于邪教、封建迷信思想根深蒂固,由于辨别不清是非,不相信科学技术,没有以科学的精神和态度把握人生,终害了夫妻俩的性命。


【责任编辑:王陆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