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案例曝光>正文

“法轮功”害死了我丈夫

2018年10月29日 09:33   作者:焦碧琴(口述)黎天朋(整理)  来源:洞庭云帆网

  我叫焦碧琴,今年65岁,是资兴市兴宁镇山海村一名农村妇女。我原本有个幸福美满的家,可是自从丈夫迷上了“法轮功”,一切都变了。

  我的丈夫名叫张忠,于1954年,出生资兴市兴宁镇山海村。年轻时的张忠,长得高高大大,身体健壮,在当地算是一表人才,又有一定文化,被送入部队当兵。

  在部队,张忠勤奋好学,刻苦训练,曾立过一次功并受到表彰,父母都因为有个这样的儿子而自豪,我家里现在都保存着他在部队的照片和表彰证书。丈夫退伍回家。

  后来,张忠服役期满,便退伍回家后。经人介绍,我认识了他。当时他刚从部队回来不久,非常阳刚帅气。虽然家里很穷,但我认为找到了自己的理想和幸福,并从隔壁的碑记乡嫁入了他家。

  婚后,我们夫妻俩十分恩爱,白手起家,并先后生下一女一子。部队的几年生活,锻炼出丈夫勤劳、干练、善良、孝顺、乐于助人的性格。对我非常恩爱,对父母十分孝顺,对子女疼爱有加,村里有人需要帮农活,丈夫都会不计报酬的去帮助别人,全村邻里都夸我丈夫人不错。

  随着儿女们一天天长大,家里的日子也一天天好起来了。全家人都过得很幸福。2007年6月的一天,张忠在田里做事时,突然觉得头晕,差点晕倒在地里。我急忙把他扶回家休息。当时以为中暑了,吃了点消暑药,但几天不见好转。没有办法,我陪他到资兴市兴宁镇人民医院检查,结果是得了高血压病。当时我不相信,丈夫身体又不胖,怎么会得高血压,医生问我张忠是不是有喝酒的习惯,我说是。医生告诉我,随着年级的增长,加上长期的农活劳累,特别是经常饮酒的习惯,导致血压偏高。今后,戒烟戒酒,注意饮食,注意休息,吃点降压药,调理调理,也无大碍。

  此后,相当长一段时间,我们都是按照医生的要求做的,坚持吃罗布麻片降压药,张忠的血压也基本稳住了。但长期的吃降压药,加重了家里的负担,也让丈夫苦恼不已。

  大概是2008年春节,张忠去他姑爷家拜年。没想到,他姑爷早就在修炼“法轮功”。他得知张忠患有高血压病后,就介绍张忠练习“法轮功”;还说练了“法轮功”,不用吃药,你的病保证会好,还能“圆满”、全家得福报。

  从此,在他姑爷的迷惑下,张忠开始走上了修炼“法轮功”之路。从开始练习“法轮功”后,张忠再也不坚持吃药降压了,血压随之上升。我多次劝说,儿女多次劝说,他都不听,家里为此经常吵闹。2009年春节过后,我们准备举家前往广州打工,但丈夫说怕耽误“学法”、“修炼”等,不愿一同前往。我也认为,他在家里一不用这么累,二可以管理农活,三可以照顾年迈的婆婆。婆婆70多岁了,身体也不好,也有冠心病、高血压等老年人病。于是我带着两个儿女去了广州打工。

  大概是08年中秋节,我中途回来了一趟,发现此时的丈夫变本加厉。家里的农田全荒废了;婆婆也哭诉张忠经常不在家,不照顾她,甚至不给婆婆买药,说婆婆的病是什么“业力”,吃药没用,练“法轮功”就会好,多亏丈夫的弟弟制止;让我难以接受更的是,我发现丈夫跟几个女“法轮功”人员混在一起,邻居也说丈夫经常把那两个女的“法轮功”弟子留宿在家;还有,他把家里的用来建房子的1万多元钱全部交给了“学法小组”,用于购买打印机、电脑、印制“法轮功”宣传单,外出“讲真相”散发传单的费用,说是为了“弘法”。我跟他争论,他就是不听。我担心他的身体,他说“有师父管,不用我管”。一顿争吵之后,我只好回去广州继续打工。

  此后,丈夫再也没回到我的身边。他不管妻子儿女,不管父母,不管家里农活,眼里只有“学法、精进、上层次、圆满”,平常的事就是骑个摩托车出去“聚会、弘法、讲真相”,昔日那个勤劳、孝顺、持家的丈夫已不复存在了。他的身体也一天比一天差,头晕得厉害,还晕倒过2次,我和儿女、婆婆、他弟弟等多次劝说,他就是不愿去看医生。之后,介绍他学“法轮功”的姑爷因病去世,并没警醒他。

  2015年11月20日,我丈夫张忠因身体不舒服,独自一人从外面回到家里休息。晚上12点钟,感觉情况不对,爬起来敲开他婶婶家的门,说怕是身体不行了。他婶婶见他声音沙哑、脸色呈酱紫色,急忙请了个车,要将丈夫送到兴宁镇人民医院检查。当时,丈夫还不同意去,最后被他婶婶、侄子好说歹说上了车。一到医院检查,高血压引发的脑血管破裂出血,需抢救。我和女儿、儿子当时都在广州打工,听到消息后,第二天清早就往家里赶。等我们赶到医院时,他已昏迷不醒了,人非常消瘦。在兴宁人民医院抢救了两天,丈夫的病情依然不见好转,我们将他转院到郴州市第一人民医院。在郴州医院的重症病房,抢救了9天,丈夫还是因脑溢血离开了人世。

  如今,丈夫已离开人世3年多了。回想起往事,我认为是“法轮功”害了我丈夫,也害了我一家。我丈夫张忠的母亲,也就是我的婆婆,她也患有冠心病、高血压,但她没听张忠的话,没去学“法轮功”,而是坚持吃药治疗,如今还健在,今年都85岁了。如果丈夫当初不去学“法轮功”,而是像他母亲一样,听医生的,坚持用药治疗,也不至于这么早就离开我们,他去世时才61岁。一切都是“法轮功”害了他!


【责任编辑:王陆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