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岳麓荟萃>正文

龙潭的“龙”

2017年02月22日 14:18   作者:易水寒  来源:洞庭云帆网

  怀化市溆浦县龙潭“因潭有龙”而得名。北宋时即置龙潭堡,为湘西千年古镇。龙潭的龙灯历史悠久,品类繁多。舞动起来,有的声若雷啸,形若流云;有的翻江倒海,腾云驾雾;有的威力无比,降福人间。这一个龙的故乡,也是八年抗战扬我国威——日本鬼子最后的葬身之地。潭深千尺,蛟龙腾焉,更让人们心向往之。

  元宵节一大早,我们作家协会的作家们就迫不及待地在微信群里邀约集合,去龙潭看龙灯。中午时分,五辆车二十几人,向龙潭出发。从怀化市中方县新建乡过新路河上溆浦黄茅园,一路山高盘旋,如登天梯。十几年前我曾走过一次,足下颠簸起伏,肠胃翻江倒海,心下却又豁然:怪不得当年日本鬼子在这里吃了败仗,这巍巍的雪峰山啊!而此刻,我却很平静,甚至随着车的起伏行进,很安然地入睡了。待睁开眼睛,已经到了龙潭。舞龙灯的场地选在十几里路以外的阳雀坡古村落。阳雀是杜鹃鸟的别名,据说清乾隆年间,黄茅园一位饱受恶人欺凌的冯氏寡妇,欲携孤迁居,请风水先生觅得此地。见这里山环水抱,阳雀欢叫,遂名为阳雀坡。停车徒步,一路宽阔大道。未几,阳雀坡村落映现眼前。驻足远观,群山相拥,溪流蜿蜒,一架古意盎然的风雨桥连接两岸。早有头裹耀眼黄色头巾,身着耀眼黄色龙服的舞龙者,或三五一群切磋,或十几人在草坪里演练。几位作家见到暂时“休憩”在矮墙边的一条草龙,跃跃欲试,径自舞弄起来,惹得众人心里痒痒,都想做一次舞龙者!

  阳雀坡古村呈阶梯状分布,木房古朴,窗花精致,四合院里,画壁飞檐,如一座座精致的民俗博物馆,里面摆放着当今已经很难见到的纺车、太师椅、雕花琴凳等。这里又是“雪峰山会战”的抗战名村。1945年4月,日本侵略者逼近龙潭司,抗日名将王耀武将军曾奉命率部,在这里阻击日军。在一栋四合院门楣楼上,我们见到了当年王耀武将军坐过的简易竹轿,透过斑驳的陈迹,依稀可以看到将军一路走来的伟岸身影;在一栋木楼左边的厢房里,我们瞻仰了王耀武将军当年睡过的一张大床,床头将军用过的电话机仿佛还散发着余温,让我们听闻到将军运筹帷幄指挥若定的铿锵之声;在一处四合院落的断垣残壁上,我们目睹了触目惊心的累累弹痕,一声声厮杀和呐喊穿过岁月的时空,由远而近,在耳畔回旋……雪峰巍巍,残阳如血,王将军指挥千军万马,军民同心,同仇敌忾,以雪峰山为天险,在这里彻底砍断了日本侵略者的铁蹄。从1931年“九一八”事变,到1937年7月7日抗日战争全面爆发,淞沪喋血,南京屠杀,武汉会战,长沙保卫战……一次次血的战史,不忍卒读。我们失去了半壁江山。十四年的血雨腥风,历史将雪峰山中的龙潭推向了前台。龙潭四围数十座海拔一千多米的雄峰群山,恰似一条条腾飞的巨龙,严阵以待,又如一道道铜墙铁壁,将这里与外界隔开,只在洞口方向留一条狭小的通道,鬼子一旦进犯,就坠入军民抗战的汪洋大海。正如一位研究湘西民俗的专家所说,高高雪峰山是湘西人民的父亲山,而龙潭是蛰伏在雪峰山中的一条巨龙,只要雪峰山不倒,这一条龙终将会腾飞;汤汤沅江水是雪峰山人民的母亲河,沅江的重要支流溆水流经龙潭,润泽了这里丰富的历史和文化,只要沅江水不枯竭,这一条巨龙就会获得源源不断的生机!

  雪峰山会战,其惨烈与辉煌,永载史册。鹰形山初战,一个连几乎全部殉国;车岩岭争夺战,勇士血流成河;青山界天险,将士们更付出了重大牺牲……在龙潭当年的抗日野战医院王家祠堂最显赫的位置,至今置放着一块抗战牺牲的将士英灵排位,两边书一副对联:“耀武挥鞭壮山河,壮士碧血洒疆场”。百姓中还流传着一首当年的《龙潭抗日之歌》:“车岩岭,红岩岭,山山岭岭滚狼烟;一寸土地一寸血,军民齐心杀敌顽……”龙潭的民众,也为这一场战役的胜利,做出了重大贡献。老百姓自发组织“自卫队”“抗日队 ”、瑶族人民组成“嗅枪队 ”、就连平日占山为王的土匪,也主动上前杀敌。老人和妇女运送干粮,救治伤员。一则韩胡子智斗犬养的故事,家喻户晓。犬养在前往龙潭的岔道口问路,韩胡子根据龙潭地名的谐音,故意恐吓“皇军”:左边是小皇杀;右边是大皇杀,中间有军统(圭洞),龙潭有十种兵(石总兵),此处的路,则是俘虏行(葫芦形)。犬养吓破了胆,龙潭还未成行,怎么就成了俘虏?赶忙打道回府去搬救兵……据说,龙是佛教的重要护法神之一,扬善而惩恶,这正是龙潭人民的品性,不惧强暴,绝不向恶人低头,敢于挑战,哪怕牺牲自己的生命。而溆水支流的龙潭河发源地叫做“古佛山”,神佛出世,天龙佑之,或许,这就是上天对龙潭的庇护?

  天色已晚,夕阳在山。阳雀坡早已人头攒动,人声鼎沸。看龙灯的人流从四邻八乡涌来。元霄灯会,舞龙灯的仪式在紧锣密鼓声中开始了。先是拜祭中华人文始祖伏羲,继而是音韵婉转的女声大合唱《祈祷歌》。薄暮愈浓,各种彩灯、灯笼开始照彻夜空,撼人心魄的雪火龙终于横空出世……盛世闹花灯,元宵有龙腾,一轮硕大的圆月,将这一个昔日的抗日古村落照得如同白昼。啊!阳雀坡,杜鹃啼血,声声唤归,我仿佛看到了一个个抗日将士鲜血染成的漫山的杜鹃花,从这里燃烧,红遍了中国;啊!龙潭,我仿佛看到了沉睡五千年的中华巨龙,从这一个雪峰山克敌制胜的圣地腾飞,走向世界,直上霄汉!


【责任编辑:王陆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