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岳麓荟萃>正文

杨老师和她的《我的神秘湘西》

2017年06月28日 17:22   作者:孙君子  来源:洞庭云帆网

 

  她是纯净的邻家小妹,她是耽于幻想的大学生,她是清丽浪漫的小女人,她是散发民国风雅的文青,她是纯粹婉约温雅的小学教员。

  她是梅,淡雅内敛,花香袭人;她是荷,洁白雅致,幽香馥郁;她是兰,隐匿深山,却芬芳弥久……这些都是我在阅读杨涛《我的神秘湘西》时,脑海里浮想出的她的形象,但她却说自己是一株草,默默地在角落里从春到夏、从秋到冬,“闲看庭前花开花落,漫随天外云卷云舒。”

  一个偶然的机会,看到微信圈有一本叫《我的神秘湘西》的书在推广,出于对湘西的情有独钟,我认真阅读了推广文案。文案并无太多的吸引力,只是这个书名让我有些欲罢不能,还有就是那个买书送剪纸像的促销案也很触动我,还有,还有就是原来这个作者居然是我的微信好友。忘记了何时加的好友,对于我这个一般不主动加好友的人来说,很可能因为某一刻对方的某一句话,或者分享的一首音乐,或者一段闪烁思想光芒的文字,总之添加的时候,肯定有过什么东西,触动了心底的柔软。

  收到书的同时,也收到了乙方小小的剪纸像,虽然剪纸像的脖子有些歪,表情有些憨憨木讷的样子,但我知道那就是我了!还发了个朋友圈,炫耀了一番。

  拿到《我的神秘湘西》后随便翻看了两篇,感觉有些单薄,似乎缺少一些厚重和深邃的东西,特别是我这样一个喜欢阅读历史、哲学、宗教、社会学书籍,又喜欢思考一些玄之又玄的稀奇古怪问题的半百之人,似乎没有特别的吸引力,便放在了床头。

  直到这几天下雨,没有出门到处溜达,临窗煮了一壶茶,在电脑里播放巫娜的《禅茶一味》专辑后,我才又拿起了《我的神秘湘西》。说来奇怪,不知是茶禅的启示,还是缘分的灵异,我很快便被书中清丽简约的文字吸引了。朴素的叙述,没有故作高深的阐释,也没有华丽的词句,就那么平平淡淡的,一幅幅婉约绮丽的画卷,便款款扑面而来,在我的脑海里不断演绎出各种形象和场景,栩栩如生。那么亲近,那么沁人心脾,那么滋润心田,将我这颗沧桑的、忧伤的心,纾解的熨熨贴贴,如饮一杯早春的黄金茶,芬芳满心,通体舒泰;亦如一杯甘甜而清新的柠檬水,滋润了干渴的喉咙,有着分外的自在和满足。

  一只猫,一只狗;一朵花,一块石头;一把野菜,一棵老树;一支毛笔,一把刻刀;一方荷塘,一条石板街;一个玉米粑粑,一筐枇杷果;为父亲理发,陪父母看电视;约好友去旅游,为学生批改作业。她的笔下,没有波澜壮阔的宏大场面,没有惊心动魄的英雄故事,只是琐碎的点点滴滴,只是随手拈来的生活记录,就像邻家小妹在某个春日暖阳的午后,或者秋雨绵绵雨打芭蕉的傍晚,在一处老屋窗台边的旧桌子、歪凳子上,给你讲她内心的花鸟虫鱼、流云朝霞、鸡飞狗跳。你甚至可以想象一下,你喝着茶,听她甜甜的、温婉的声音,将她的文字从容地读出来,而你则眯着眼,想象着、陶醉着、迷糊着,忘了世间的烦恼和忧愁,居然没心没肺地睡着了……

  《枇杷熟了》中,因为学生从家里带来刚刚摘下枇杷送给她,她在邀请其他老师一起品尝的时候,展开联想是谁送的。联想到她一个个可爱的学生,对每一个可能送枇杷的学生的猜测,满溢于心海的都是慈爱,都是欢喜,都是珍惜;

  《点点萤光》里因为一个学生送一个装满萤火虫的卫生纸球,而柔情弥漫,浮想联翩。文中写到:“如果,多年以后的某年某月某天,我的音容笑貌也能如萤火虫般在学生的脑海里闪烁一回,我便可以满足地说一声今生无悔了。”这是一个怎样容易满足的小女人,心愿小的令人心疼。是固守山村小学心情平复后的宁静,还是压制梦想后的惆怅,才会有如此卑微而简单的心愿?!

  生活其实不缺少美,只是缺少发现美的眼睛;人生也不缺乏爱,只是缺少感受爱的敏感心灵。

  杨涛就是凭着一个澄澈如秋水般的眼睛,发现生活中点点滴滴的美好,也是凭着一颗敏感灵动的心,从琐碎的茶米油盐中感悟生命的真谛。长期任教于湘西山村小学的她,在一地鸡毛,充满无奈、纠结、杂乱、繁琐、惆怅的日子里,发现美和诗意。没有更多的倾泻自己的哀怨和小情绪,她只是用一只温暖平淡的笔,书写着温馨浪漫的人间情愫,让爱溢满人间!

  经济大潮席卷华夏大地的时代,即便湘西这个被我称之为世外桃源的地方,也变得越来越浮躁和迷茫。而杨涛在自己的世界里,独享宁静,虽然不是百分百的甘心,虽然也有些许抱怨和牢骚,但心存慧根,佛性自悟的她,始终优雅的保持一份恬淡,淡定的呈现一份从容,甜甜的传递一份温馨。对理想的执着,对爱情的追求,对亲情的坚守,随缘随性,顺其自然。她在《爱上一座城》里写到:“青石板透出一股凄凉的味道。” “影长,路长,夜更长。”  “远方有多远,终究是隔了一座城。”那种心底的惆怅忧伤,如沱江之水,沉沉缓缓,绵延无绝……最终在《梦想与现实的距离》里顿悟:“梦有梦的惊心动魄,现实有现实的恬淡安然。”

  佛语:一花一世界,一叶一菩提。真正的修行和禅悟,不在名山古刹,不在晨钟暮鼓,不在青灯黄卷,而正是在滚滚红尘的日子里。而杨涛,便是生了慧根,开了慧眼,悟了禅意的仙子,在一花一草的芬芳里,在一石一木的笃定中,发现了禅机和妙趣,从容地沉浸在自己的静好岁月,风月流年中。

  杨老师还一如有着民国风韵的女子,在自己的情调里生活。喝茶、写小楷、剪纸占据了她大量的业余时间,写作便是她随意记录心情的一种释放,淡淡的叙述里闪耀着智慧的光芒,而这智慧之光,也许让劳碌困顿的芸芸众生,消解一些疲惫无助烦躁和软弱,亦或因为生活琐碎里的美好,唤醒人们对美好的向往和追求,重拾柔情和浪漫,将一地鸡毛的生活,过出诗意盎然的温馨甜蜜幸福。


【责任编辑:王陆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