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岳麓荟萃>正文

等待爱情

2017年08月17日 16:06   作者:段淑芳  来源:洞庭云帆网

  我本是流落在某菜市场地摊上的一大包散装玉米种子中的几粒。一个小男孩牵着妈妈的手逛菜市场囔囔要吃玉米棒的时候正好看到了我。妈妈说,我们买几粒种子回去自己种,好吗?小男孩拍手叫好,并用稚嫩的小手亲自把咱给挑选出来并撒在土里。于是,我就有了这场华丽丽的等待。

  我不负使命破土而出,小男孩欣喜地看着我从一粒粒种子变成一棵棵玉米苗。有一天我长得比小男孩还高出一个头了。小男孩给我浇水、锄草、施肥。有一天当他仰望我的时候发现了我的秘密。是的,我已绽放出朵朵雄花,昂立在枝头随风飘舞了。小男孩发现新大陆般连蹦带跳地跑进屋喊出了他的妈妈。母子俩看着我就像看着自己的孩子一样,眼中满是柔情。妈妈告诉小男孩,这是雄花,等过5—9天,雌花也该出来了,雄花就会随风跳着优美的舞蹈抖落身上的花粉给雌花授粉,再过段时间,就会孕育出一个个又大又甜的玉米。小男孩陶醉在妈妈的憧憬里。哦,又大又甜的玉米棒!

  是的,我从一出生就似乎是为了等待爱情,我的使命就是跟雌花交配孕育新的生命。小男孩每天放学第一件事就是来看看雌花开了没?可他哪儿知道,我比他的心情更为焦急。都已经半个月了,雌花似乎忘了春天的约会,忘了我在这儿日思夜想痴痴守候。雌花这是跟我捉迷藏呢?还是捉迷藏呢?也许是它睡过头了,还是为了见我要花心思费时间打扮?也许是在来见我的路上遇到了什么危险?我茶饭不思、心力交瘁、肝肠寸断、望断秋水,却依然难觅雌花芳踪。

  小男孩的眼里明显流露出了失望。小男孩的妈妈更加如此。但她安慰小男孩说,等等,再等等,对待植物我们要有陪蜗牛漫步的耐心,也许雌花在来的路上贪玩误了点没赶上趟呢?就像你自己有时候贪玩不也上学差点迟到吗?小男孩的妈妈还就此事发了一条朋友圈求助。我看到我以雄花的姿态孤零零地出现在小男孩妈妈的朋友圈里任人指指点点,似乎我们是玉米家族的怪物似的。有人说可能是种子有问题吧?有人说是不是没施肥?有人说是不是土质有问题?反正是众说纷纭,有针对性的计谋却没一条。就连一个资深的菜农都在妄自断言:这么长时间了,这玉米肯定不能结果了,还是别浪费地儿了,扯掉种点别的菜吧!

  小男孩的妈妈在谣言中动摇了。她对小男孩说,我们已经尽力了,可能真的不会结玉米了,过两天我们扯掉它种点别的吧?得知这个决定的我伤心落泪,我用力拍打着自己的脑袋,为我那夭折的爱情,为我那痴痴无望的等待,为我这短暂却失败的一生。我身上的花粉在我的一顿乱拍之下散发着植物的清香,以唯美的姿态在夜空下翩翩起舞,它们跳着优美的舞姿落到杆子上、叶子上、泥土里,落到我和雌花约定的婚房里。哦,没有新娘的婚礼也叫婚礼?哦,一个人的婚礼?

  似乎是在睡梦中,似乎有个人在我耳畔轻声细语:“我来了,对不起,我迟到了,今天我要嫁给你啦,今天我要嫁给你啦,今天我要嫁给你啦!”我用我毕生的柔情抚摸着她的脸蛋儿上的泪痕说:亲爱的,没关系,来了就好,来了就好,只要来了,再漫长的等待也就有意义,所有的付出就都值得。

  这个夜晚是我的新婚之夜,这个夜晚琴瑟和鸣、颠鸾倒凤,这个夜晚除了爱情还是爱情。

  妈妈,快看,结玉米了,那里有个玉米崽崽!小男孩又一次发现新大陆般高兴地跑着告诉妈妈。我如释重负,我不辱使命。廉颇亦老,但等再过几天,我的孩子会越来越多,那是我们爱情的见证。

  春天,我们来过;夏天我们爱过;秋天,我们将收获一大堆孩子;冬天,我们将变成一堆干草。这就是我们玉米家族,因为有爱,虽然短暂却无怨无悔的一生!我很想用尽我最后的力气,对所有人高歌一曲:对着所有人诉说/这世界我真的来过/对着天空呼喊/这世界我曾经来过/对着所有人诉说这世界我真的来过/真的来过……


【责任编辑:王陆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