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岳麓荟萃>正文

一生的送别

2018年03月21日 08:29   作者:陈品  来源:洞庭云帆网

  立春,我们离开老家准备返程,公公婆婆将自己摊的十五斤煎饼、炸的一大筐萝卜酥肉丸子还有整块鲜猪肉和一大袋生花生塞满了我们的行李箱,家里的土鸡蛋好吃,不好带,婆婆就五点钟起床煮了五十个给我们用塑料袋提着,方便我们在高铁上吃几个,快出门时又把几个刚洗的苹果和几盒鲜奶硬塞了进去。过了一个欢乐祥和的团圆年,我们一家三口的腰身都肥了一圈,公公婆婆做的美食养胖了我们,连我们的行李箱也不能幸免,“胖”得都快裂开了。只是好像一直开心团聚的氛围因为即将到来的离别而划下了一个休止符,公公婆婆送我们到村口时眼角闪烁的点点泪光让人一瞬间就心酸起来。

  昨晚上吃饭时公公说这是他们过的最开心的一个年,春节人最齐,在山东微山湖、河南漯河、湖南长沙三地工作的三个儿子都带着老婆小孩回来了;我们叁在老家待的时间这么长(住了整整10天);为我们这三家杀的猪都派上用场了,肉香,给我们带的肉可以包很多好吃的饺子……公公说虽然心疼我们这么远回山东乡下来过年的辛苦,心疼我们一家的路费就要三千多,但他看到我们这群儿女回家真的很高兴,不对,他用的词是“欢天喜地”,真的,我记得很清楚。我们做儿女的简单的几天陪伴,他们就是这么欣喜,真的很惭愧。我这个湖南媳妇是个笨手笨脚的不能干的人,湖南菜都做得不地道,山东口味的就更别提了!除了包饺子(纯粹的包),什么活也帮不上忙,可是公婆他们每天变着花样做好吃的给我们吃,看我喜欢吃山药和黑木耳,饭桌上总有这两道配菜;什么活也不让我们干,总说我们回家一趟不易,也找不着头弄;我们不想走亲戚时就让我们到台儿庄市区瞎逛乱跑,去采草莓去吃吊炉烧饼去听唱戏,回家他二老还乐呵呵的问我和崽崽好玩不……我们做小辈的真没为他们做什么呀。

  这次回来,许多没变:小村庄还是这么宁静,晚上静悄悄的,只听得到远处零星几声狗吠,几棵杨树冷冷清清地矗立在麦田里,抬头是高高的天空上满天星星默默地朝你眨眼睛;天还是这么冷,最油的面霜搽在脸上马上就干了,保暖内衣领子上的标签都冻得硬了、扎人;这里的拜年还真是要双膝跪下来拜;敬酒的方式还是给别人端酒,自己不用喝……父母亲、哥哥嫂嫂的微笑也还是这么的温暖。但是也有很多改变:村子里的车越来越多,来给公婆拜年的各路亲戚都是开着小车来的;路修得也越来越好了,以前一踩一脚稀泥,现在到处是又宽又亮的柏油马路;街上的女孩子打扮得也越来越时髦了,害得老公老是得意嘚瑟地问我:咱庄上的姑娘漂亮吧?!只是父母亲也越来越老了,每次回山东,公公最喜欢和我们小辈们打牌,老说要赢我们“公家人”的钱,以前他也确实赢了好多回,现在却输的时候越来越多了;婆婆的腰身也越来越弯,眼睛都浑浊了……父母亲老去的速度超过我们的想象,而在遥远湖南的我们却浑然不觉,离别的时刻才突然醒觉!以前我认为只要我和老公更努力的学习、工作,赚更多的钱寄回家就是孝顺,就能给老人家更好的生活。其实,更多更用心的陪伴,听听他们拉拉家长里短,让老人家多笑笑、不孤单,才是爱他们,也才能真正温暖他们。

  我们做儿女的,不管飞多高,走多远的路,都不要忘记家乡渐渐老去的爹娘,他们从来不奢求我们给予什么,回报什么,却用慈爱深情的目光一生都在送别我们,从来没有离开。

  这个浅显的道理我现在才懂得,好像有点晚,又还不太晚。


【责任编辑:王陆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