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岳麓荟萃>正文

期待另一只鞋子落地

2018年10月30日 14:59   作者:易笑倩  来源:洞庭云帆网

  写小说的人可能经常会遇到这样一个问题:没有悬念是怎么也写不好小说的,即使硬写出来了,也读不下去。

  艺术创造需要悟性,只有顿悟才能产生艺术的飞跃,其实将艺术的东西作一番理论上的阐述也于实践无补。艺术领域里的某些东西虽然存在,但总是那么游移不定难以把握,只可意味不可言传。比如,小说的悬念到底是什么?每与朋友们探讨,回答总是语焉不详不尽人意,使人百思不得其解。

  直到有一天,我无意中看到这样一个相声,才对“悬念”一词略有领悟。

  那个相声虽然非常出名,可惜我忘了叫什么题目。大意是这样的:有一老一少两个人楼上楼下的住着,小伙子住楼上,老头住楼下,老头身体不太好,晚上很早就上床睡觉,而楼上小伙子贪玩,每晚总是很晚才回家,小伙子一回到家,往床上一躺,把两只鞋往地上一撂,每次都要吵醒楼下的老头,老头就向小伙子提意见,叫他不要摔鞋。这天小伙子回来,习惯性地把一只鞋子摔到地上,刚要摔第二只鞋,突然想起楼下老头的话,于是把第二只鞋轻轻脱下。第二天一早,老头就上楼问小伙子,他说:“我等了你一夜,你怎么不摔第二只鞋呀?”

  根据这个段子我们来设想一下,如果小伙子听从了老头的劝告,两只鞋都不摔,早已进入梦乡的老头就不会惊醒,没事。如果回家往床上一躺,两只鞋往地上一摔,虽然暂时将老头惊醒了,但老头最多被惊醒,或骂小伙子一阵,事情也完了,老头依然可以上床继续睡觉,因为早已习惯了这种生活。可是偏偏——小伙子摔完第一只鞋后,马上记起老头的话,事情就发生了转变。期间,或许窗外有小风吹来,敲打着窗棂嘭嘭地响,屋角还有小老鼠吱吱觅食,也许一面墙上还映着小偷游移的黑影,这时东方渐渐发白了,门外的小公鸡也开始打鸣,而整整一夜,可怜的老头一直眼巴巴地盯着屋顶,期待第二只鞋掉下来。这个故事说明:只摔一只鞋对老头脆弱的神经的骚扰,远比连摔两只鞋要折磨人,因为老头总惦记着第二只鞋。所以我认为,悬念就是老头等待掉下来的那一只鞋。而悬念是小说的魂,艺术就是这样一     种折磨人的东西,小说应该让读者拿起来就放不下,这是写小说的起码要求,就是说,让那只鞋久久地悬着,悬在读者的心尖上,看似要掉下来,就是久久不掉下来……这样才算达到了“悬念”的目的。


【责任编辑:王陆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