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健康养生>正文

由中医治病想到的

2018年08月21日 16:02   作者:漾 飏  来源:洞庭云帆网

  连日来腹胀腹痛,然后由下而上,发展到喉头痰多,头晕晕沉沉,直至声音嘶哑。去看中医,医生望闻问切,观面色、腹部,查舌苔,问了近期饮食、运动、休息情况,再细细切脉,然后推荐了一个古方——二陈汤(方有六味药,分别为半夏15g、橘红15g、茯苓9g、炙甘草4.5g、生姜7片、乌梅1个)。

  于是抓药煎服,第二日痰祛头痛消减,但喉头更加嘶哑完全发不出声音;第三日可发出声音,状态慢慢恢复。

  自来觉得中医神奇,此次亲身体验更觉其治疗快速,于是问医生治疗原理。其谓:水湿不能运化是产生痰饮的一个主要原因,在脏腑方面,与脾胃的关系最为密切。治疗时不但要祛湿化痰(治表),更要理气和中(治里),扶好病人的正气,以求标本兼治。“二陈汤”方中半夏辛温性燥,善能燥湿化痰,且又降逆和胃,为“君药”;橘红既可理气行滞,又能燥湿化痰,为“臣药”。二者搭配,堪称一绝,一是剂量的相等,不仅相辅相成,增强燥湿化痰的作用,还能体现“治痰先理气,气顺则痰消”的要领(我的腹胀腹痛就是气不顺的表现,气不顺则生痰,喉头一堵,头部也受影响于是头晕);二是半夏、橘红两味药以陈药为佳(“二陈汤”名称由此而来),去掉过燥的弊端,妙不可言。方中的茯苓也是恰到好处,茯苓具有健脾渗湿的作用,渗湿以助化痰之力,健脾以杜生痰之源;方中加上生姜,目的是为了制约半夏的毒性(煎药前要求将半夏汤洗七次即用热水洗七次,估计也是要清减其毒性及去苦味,而我第一次煎药时没注意,没有汤洗七次,药煎出来极苦毒性留存的多,可能这也是第二天我声音全无的原因),同时还能协助半夏完成化痰降逆、和胃止呕的使命;方中乌梅能够收敛肺气,与半夏、橘红配伍,散中兼收,防其燥散伤正;最后一味甘草健脾和中,调和诸药。

  医生一番细细解说,让我感受到了中医的博大精深。且不说六味地黄丸、乌鸡白凤丸、安神丸、四物汤等名方,就这样一个简单的药方,六味普普通通的药材,花费少(正规药店抓2付药共10余元)又好操作,一旦切中病因,简直药到病除。

  再来看其治疗原理。“君药”半夏是关键之药,但其药性威猛,所以一是要用陈药(已去燥火),煎制前还要汤洗七次以降毒性;二是要有“臣药”橘红辅助,才能发挥其作用;三是必须有制约之药生姜,以克制其毒性。然后有茯苓、乌梅、甘草等温和之药调和,益补其效,最终完成解表征、扶中气、治病健体的任务。

  《道德经》有语“治大国如烹小鲜”,说的是治理大国就好像烹调小鱼,要让百姓休养并以众料调和。要想做出来的鱼好吃,首先要选用材质好、新鲜的鱼,洗干净,去鱼鳞去腮肠等垃圾;二是烹制时不要总是翻动,每一面都让其入味;三是配以豆腐、紫苏,能更好地补充鱼的营养和口感;四是必须用油盐酱醋料配合调味,不能缺位,也不能过头,祛其腥提其鲜;五是掌握火候,分寸要恰到好处。

  治病用药也好,烹小鲜也好,联系到国家治理、社会治理,有些道理是相通的。国家治理首先要有一支中坚的领导力量,这个力量必须首先自身强健,学会修身养性,拔毒调理,不断加强政党建设,所谓“打铁还需自身硬”;国家和社会治理要以固本安生为主,保障工农业基础力量,扶助正气,保障自有产权与核心竞争力,关注基本的民生民运,让百姓休养生息,才有发展的根本;国家治理社会治理也是一项综合性极强的工作,要善于统筹联合更多的力量与资源参与,充分发挥民主党派、社会力量的参政议政作用,获得海内外更多国家和力量的支持,打开市场;发展过程中也要有所制约,包括国际规则的制约、法律制度的制约、党内党外的监督、行政执法的监督、社会舆论的监督等;国家治理、社会治理任务很多但一定要理出轻重头绪,根据每一个阶段国家和社会的发展目标和我们的总目标制定发展规划,最终通过发展经济、振兴教育、治理社会,实现人民富裕、国家富强、民族复兴。

  文章接近尾声,再来说两个案例:一个是中美贸易争端以及中兴事件,一个是韩国三星的崛起之路。纵观中国产业发展,虽然规模大体量大,但由于缺关键材料缺“芯”这样的关键元件缺操控系统缺核心技术,这些致命的短板导致产业发展上中国始终处于“被动挨打”的弱势,处处受制于人。所以,制定政策,出台规章制度,不能满足于头痛医头,脚痛医脚,而要标本兼治更重根本,既要解决紧急的问题,更要务本,重视强化基础建设与健全运行机制,生成本国的自我发展能力和核心竞争力,最终实现良性发展。韩国三星突破美国和日本的重重包围,瞄准长远,立大志,下狠注,血拼对手,拼到对手倒下,拼到自己几乎弹尽粮绝还在继续坚持,最终在半导体领域崛起,称霸一方的案例也许可以给我们些许启示。

  但愿不是狗尾续貂。


【责任编辑:王陆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