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橘洲娱乐>正文

世界只是一个更大的房间——观电影《房间》有感

2017年03月13日 16:29   作者:英格丽  来源:洞庭云帆网

 

《房间》剧照

  《房间》是一部由真人真事改编的影片,这部“有着暗黑开头”的电影,出人意外地选择了一种温馨的叙说方式,但又不回避生的残酷。影片的落脚点不在整个暗黑事件的虐心过程,而是心灵被残害后的重建,因而是一部非常考验演技的电影。饰演女主角乔伊的布丽·拉森凭借在此片中细腻真实的表现,勇夺第88届奥斯卡金像奖最佳女主角。

  17岁的乔伊被一个叫尼克的男人所骗,被囚禁在一个狭小的房间充当其性奴长达7年之久,并生下了儿子杰克。杰克5岁那年,乔伊精心策划,带着儿子成功逃出了“房间”。就在他们克服了种种磨难,以为就要重获幸福人生之时,这个久未触碰过的“外面的世界”却并非理想中那个温润的桃源,它同样需要母子俩用百倍的勇气来面对和适应。

  电影在5岁杰克的自述中展开——“从前,在我没来的时候,你哭个不停,整天看电视,直到变成僵尸。然而我从天而降,穿过天窗,进入房间,我在你体内踢你,梆梆!然后我冲了出来,落在毯子上张大着双眼,然后你剪断绳索说:你好,杰克!”这个年方17却遭遇巨变的少女,如何才能承受得住命运如此残酷的安排呢?老天赐了她一个骨肉相连的儿子。女人一旦有了孩子,她就不再只是她自己,她瞬间就从一个僵尸少女变成了一个无所不能的人。

  和所有妈妈一样,乔伊竭尽全力为杰克创造一个健康、安全和快乐的成长氛围。潦倒的老尼克提供不了足够的维生素,乔伊宁愿自己牙被腐坏也要把省下来的维生素留给杰克;她每天带着杰克在狭小的房间里做运动,记录他的身高变化;在杰克生日时为他做蛋糕,用蛋壳串成他最喜爱的“蛋蛋龙”……年幼的杰克虽然被困在这个不到10平米的房间里,但乔伊却教会他用幻想为自己创造了一个更为神奇的世界,她小心地保护着儿子那颗纯洁童稚的心灵。这间小小的破烂的房间,因为有了妈妈的存在,而成为了杰克珍贵的安全感、快乐的童年记忆和温暖的亲情的盛载空间,它对杰克来说是自己的整个童年和整个世界,而对乔伊来说却是人生最可怕的噩梦。

  当杰克过完5岁生日后,乔伊才开始慢慢告诉他有关于她和这个世界的真像。“这个故事好无聊!妈妈,我想回到5岁前。”杰克大声地对妈妈叫嚷着,他无法接受这种巨变,这需要打破他从前所深信的全部规则。但乔伊说:“杰克,这个世界是很大的,这个房间只是其中的一部分,我们必须打破原来的这一切。”我们无法体验沉默的杰克内心的痛苦,但经历了这些之后,杰克扔掉了老尼克买给他的生日礼物,想方设法站得更高一些,只为努力看清楚天窗外面的那个未知世界——他终于成功地说服了自己,开启了重新认识这个世界的按钮。

  杰克之所以能够勇敢地完成这种艰难的内心的转变,是因为乔伊一直陪伴在他身边,乔伊把自己脱落的坏牙送给他:“看,妈妈的一部分会一直陪着你。”为了获得妈妈所赐与的力量,5 岁的杰克按乔伊的计划被裹在厚厚的地毯中装死外逃时,把妈妈的坏牙紧紧地含在嘴里。永远忘不了他奋力滚出地毯的那一刻,美丽的蓝天白云和金黄的树叶震惊了他那双稚嫩的眼睛,这个近在咫尺的真实世界,刹那间向他大脑所发出的感官讯息铺天盖地地涌来,静卧在草地上,他感受着从未感受过的雨滴、草地以及身旁飘落的黄叶……

  尽管杰克离开了“魔窟”,见识到了一个无与伦比的新世界,但暂别乔伊的他无助、恐惧、悲伤……妈妈就是他在这个世上得以存活的“子宫”和“脐带”,当警察找来乔伊,母子俩痛哭相拥时,杰克清楚地知道自己可以失去全世界,但绝不能失去妈妈。就在我们最担心年幼的杰克难以适应这个陌生的世界时,才发现,真正对这个世界感到难以适应的是乔伊。杰克虽然离开了那个曾经日夜相伴“房间”,但妈妈仍在,这个精神上温暖又安全的“子宫”仍在,但乔伊的精神“子宫”——她曾经幸福美满的家庭,却已离开她整整七年,即使乔伊的母亲仍在,但她却感觉自己永远也无法回到过去。在那段暗黑幽禁岁月里所滋生出的“抱怨”,一回到安全的家中便如失控的洪水般汹涌而出,她甚至指责母亲在没有她时也照样过得很好,母亲痛心地反问:“你以为你是唯一一个人生被毁灭的人吗?如果有人把杰克带走了,你会怎么想?”

  就在这种思绪错乱之时,乔伊接受了电视台的访问邀请,主动谈及当年的被囚岁月。女记者锋利地发问:“当杰克出生后,你有没有想过要求老尼克将他送出去,或者留在医院?如果那样杰克就能拥有正常人的童年了。”乔伊错愕而又惊震地回答:“为什么?杰克有我呀!”“但那样对他是最有益的吗?”女记者再补了一刀。这一刀深深地插入了乔伊的心,她开始疯狂地责问自己:“原来我只是一个自私的妈妈!”

  锋利的指责让乔伊精神崩溃,她割破自己的血管任腥红喷涌而出,在杰克刺耳的尖叫声中,她被送去了医院,日夜担心着妈妈的杰克,连睡觉时都手握着妈妈的那颗坏牙。妈妈暂时的离去,让杰克与外婆相依为命,在与外婆聊起在“房间”里的岁月时,杰克异常怀念往昔。外婆说:那个房间不是很小吗?杰克摇着头说:“NO,在房间里,你不管从哪头走,都没有尽头,而且最重要的是,妈妈一直都在。”就在这段离开妈妈的时间里,杰克不得不独自面对陌生的世界,他终于敞开了心扉,与外婆培养了深厚的情感,与小狗嬉戏玩耍,与邻居打招呼……他的生活变得立体起来,他情感的支撑点也越来越多,他发现自己并没有想象中那样脆弱了,而现在应该是他要为妈妈注入力量的时候了,于是他剪下了长发,把这把代表他的力量的长发,送给妈妈,就象当初妈妈把自己坏牙给他时的那样。外婆说:“没有人可以独自坚强,是我们每个人使彼此变得更坚强。你和妈妈一起,才度过了难关。现在我们在一起,我、你、妈妈还有里奥,我们都是一样的。”

  康复后的乔伊与杰克幸福地生活在一起了,通过了这一系列事情的发生,母子俩终于用彼此依偎、彼此支撑的力量度过了那段最艰难的岁月。杰克说:“当我四岁的时候,我甚至不知道有这个世界,但现在妈妈将和我在这个世界生活下去,而且永远永远,直到我们死去。妈妈和我作了一个决定,因为我们也不知道自己都喜欢些什么,所以我们每样都试试,这世上有那么多东西,有时还很恐怖,但那没有关系,因为我们仍在一起。”于是杰克提出了一个挑战乔伊内心的想法——他想要再回到那个“房间”去看看,那个曾经让乔伊恐惧、发狂地想要离开的地方。重获新生的乔伊点头默许了,身边有杰克相伴,这一切便足已让她拥有了勇敢面对极度恐惧的力量。

  再次回到“房间”,杰克说它变小了,因为门已经被打开,这个空间就不再是那个房间了。在妈妈告诉他外面的世界之前,他并没有觉得自己的世界是狭隘的、拘束的,而门被打开后,因为有了对比,他接触到了房间外更加广阔的空间,所以房间就不再是他从前所认知的那个“世界”了。但其实从房间到外界到全世界再到外太空,我们所感知、所适应的空间,永远都只是与自己对外部的探测和适应能力相匹配的部分,所以说,即使是我们肉眼所未能全及的整个世界,也不过只是一间更大的“房间”而已。当“房间”被打开,当母子俩进入到外界,那些环境的变更、社会舆论的压力以及所产生的所有不适,都形成了他们生命中另一个无形的、亟待冲破的新的、桎梏般的“房间”。就象他们曾经在那个“房间”里的岁月里那样,乔伊和杰克这对骨肉相连的母子,仍然是用他们对彼此的意义和他们对彼此的扶持,才能顺利地走出来。

  电影结束在此处,但生活却仍在继续。我并不确定杰克今后的生活和心理状态能否一帆风顺?会有不怀好意的人来质问他的来源和他那禽兽般的父亲吗?我不确定乔伊以后能否遇到一个真正爱她的男人,她能否勇敢地越过那些曾经受过的伤害,毫无保留地接受对方吗?……这些都有可能成为他们今后的精神桎梏,形成他们今后需要再次去突破的“房间”。但我相信,他们仍然会用彼此相依相存的力量,去砸烂这些无形的锁链,去冲出这些新“房间”。这个时候,也许乔伊就能够坦然地回答那个女记者的锋利提问:是的,妈妈和孩子要在一起,因为没有人可以独自坚强,因为在一起、精神与躯体紧密相连才有活下去的意义,这个意义无论是对妈妈,还是对孩子都同等重要,没有孩子的妈妈便失去了生的意义,没有妈妈的孩子也将成长为一具痛苦匮乏之躯。

  《房间》给予我的思想冲撞,其实远不止亲情的力量。这部影片还让我明白了,当我们被桎梏的时候,我们要挣脱的是自己设定的地狱,只有勇敢地去冲撞那扇通往自由的大门才能解救自己。即使这剧烈的冲撞是痛苦的、让人伤痕累累的,却是你的灵魂重获新生的唯一途径,一旦你冲出了一条路,撞开了那扇门,你就会在新的世界里遇到很多人、很多事和一个全新的自己,而那些害怕碰撞和痛感的灵魂,只会在一个狭小的空间里慢慢衰老、死去、瘫腐成泥。


【责任编辑:王陆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