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橘洲娱乐>正文

从《花间提壶方大厨》戏说深度

2017年07月05日 14:37   作者:杨涛  来源:洞庭云帆网

 

  《花间提壶方大厨》?这是什么鬼?居然能出现在推荐页面?因为无聊,拿着手机找剧的我看见这么个奇怪的剧名,便好奇的点了进去。没有明星,男女主角都很陌生,反正闲着,看一集再说。只是我这个很少能完整看完一部连续剧的人,居然在看了第二季的两集之后,又找到了第一季,然后花时间把第一季、第二季共36集全部看完了。之后才知道这部剧的口碑出奇的好,网友给男女主角、男主父母等配角的评分都是满分,豆瓣给整部剧的评分8.2,是炒的火热的《择天记》的2倍。至于这部剧好看在哪里,却也无法像提起《人民的名义》一般拔到政治的高度,《花间提壶方大厨》的好就是让你在看剧的过程中感觉轻松欢愉,不过是各种接地气。女主善良纯真、会做菜,男主猥琐搞笑浪子回头,然后爱情、悬疑、探案、美食于一体,让人在看剧的过程中感受到生活的幸福和美好,自然而然的热爱生活、热爱生命、奋发向上。当然了,也有人诟病这部剧的深度,目前在评价文学作品的好坏时,也时常会有大师们用到深度这个词。何谓文章的深度,我没找到权威的解释,大致的意思应该是见多识广,高瞻远瞩,说理透彻,思想深刻。当然了,大师们还会说,有深度的文章才经得起咀嚼,才有千古流芳的价值。大浪淘沙,历史的长河本来就有着筛选的功能,才能去糟粕留精华。问题是深度与精华一定有很深刻的联系吗?历史留给我们的除了《水浒传》也有《金瓶梅》。

  当然了,今天的话题是深度,我也是摆明了自己的态度,只是戏说,这个戏也非游戏的戏。历史发展到今天,登台唱戏的已经不多,从某种程度来说“戏”可以理解成铺天盖地的影视剧,这里我也是想以一个看戏人的身份来说说我对“深度”的理解。

  为什么《快乐大本营》会受人欢迎?为什么《武媚娘传奇》要变成大头娃娃后才能继续播出?那是因为电影电视剧有很好的教化作用,快乐大本营里的欢乐会感染到观众,武媚娘们的酥胸只会教坏孩子。记得小时候看的那些电影,人物一出场,我们就知道他是好人还是坏人,因为好人身上都有股精气神。我也相信那些电影电视剧放到今天会有很多人觉得没嚼头,没有深度不喜欢看,问题是我们看电视的目的就是为了娱乐啊,要动脑筋的话,还不如拿一本高等数学出来。当年朱时茂和陈佩斯演小品,朱时茂穿着老百姓的褂子,头一抬,腰一直,你便知道这演的是个好人。陈佩斯穿着八路军的军装,但飘忽不定的眼神,做贼心虚的样子也让你马上断定这出场的是个坏人。当时,这小品逗乐了一群人,却也让我们明白好人与坏人的区别就是身上的那股气。我想但凡看过此小品的人,为了当个十足的好人,都会不知不觉地矫正自己站立行的姿势吧。小时候,我看《杨门女将》、《隋唐演义》,还看金庸古龙,一概是英雄顶天立地光明磊落除暴安良嫉恶如仇,坏人心怀鬼胎两面三刀心如毒蝎面目狰狞,所以至今我也学不会王熙凤的笑里藏刀。

  现在,电视剧越拍越多,剧情越来越扑朔迷离,人物也越来越复杂,编剧和导演为了吸引观众也是想尽了办法。一方面帮助我们提高了辨识能力,另一方面也教会了我们如何做坏事。我曾经看过一篇文章,里面记录了一段作者想去北京旅游,却不想花钱买火车票的事。为了解决这个问题,他选择了逃票,方法来自于他读过的一本名著。之后,他又用这样的方式成功去了很多名胜古迹。看清楚,他是按照那本名著里教的方式才成功逃票的。这里我想探究的是,如果那本名著的作者不知道有逃票这么一回事,他会在书里写下这样一个细节吗?为什么现在小偷偷东西时知道要买双白手套?电视教的,现场会留指纹。为什么抢劫犯要在头上戴双丝袜,也是电影电视以及文学作品教的。

  能成为名著的书,自然是一本很有深度的书,有人说过有生活才有深度,可这样的深度到底有什么意义呢?就是为了剖析人性?问题是都说了人性复杂又怎能分析得透彻?尤其是一些作家,整天拿了放大镜一般窥视亲人和周围的人群,这些作品每次都让我想到欧亨利的《幽默家的自白》,到了孩子像避瘟神似的想躲开的地步,写出来的东西还有价值吗?再说了,文学如果过于重视分析人性,剖析人物,达到了所谓的高度,却因此教坏了一群意志薄弱的人,还不如简单点的好。说到底,文学的主要功能还是教化吧。

  我以为,好的文字应该是能够让人开心,获得美的体验,教人向善的,至于有没有深度又有何关系。《三生三世十里桃花》为什么那么多人喜欢,场景够美,白浅够真,夜华够善良。虽然仙侠世界纯粹胡扯,但他没教我们如何逃票、如何偷盗、如何犯案。毕竟神仙们轻描淡写的一件事,我们穷其一生也做不到。

  能够写出厚重的作品自然是极好的,只是写作不能因为你想有深度就一定会有深度,还需要作者的文化底蕴、作者的阅历、以及独特的思考。对作者来说,没有亲身经历的事还真是写不精彩。如果说为了写出有深度的文章,就去入世,也有得不偿失的时候。白布掉进染缸,怎么着都不会原来那么洁白无瑕了。看《花间提壶方大厨》就觉得挺好,没那么多算计,干嘛要整天都是宫心计、美人心计的,生活不过就是柴米油盐酱醋茶,学会做顿可口的饭菜,守着自己喜欢的人,做点自己喜欢的事,顺便让自己有点出息就足够了。也不用学那些文章有深度的人,整天想着如何算计别人炒作自己。

  古时候没有车,人们走路也走的挺好,可汽车发明后,坐车的人就想着要自己开车,自己有了车后又想要名牌。人的欲望好像气球,是慢慢膨胀起来的。如果我们搞文学的人,不是绞尽脑汁的在家里炮制深度,而是慢下来恢复到原始的状态,要么“读书煮春茶”,要么约两三好友“曲斛流觞”,或者与挚友在“晚来天欲雪”的日子里暖一壶“绿蚁新醅酒”,该是多么的惬意啊。

  “床前明月光,疑是地上霜。举头望明月,低头思故乡。”多美浅显,多么直白,又多么经典。要那么多深度做什么呢?月朗风清,格外自在。


【责任编辑:王陆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