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理论研讨>正文

警惕邪教性变态

2017年09月05日 16:31   作者:程龙  来源:洞庭云帆网

  我国少数民族在受汉文化影响之前,与西方国家差不多,对性基本没有规范。

  在周朝之前,我国汉人也基本与西方国家、少数民族一样,把性当作一种娱乐活动,生儿育女是这一活动的结果。从近几十年的考古和地质考察发现,在我国古代有很多文学、文艺和艺术作品是表现性的,其中有些代代相传到了今天。如:《诗经》就有不少爱情诗歌,敦煌壁画也有表现性的作品。我们有些现代舞蹈动作就是继承古代的,是表现性的。性是人们日常生活的一部分,基本不受约束。

  我国社会进入周朝,汉民族出现了周礼,开始对性有所规范,禁止乱伦,是一个巨大的进步,避免了近亲繁殖,有利于优生优育。但周朝汉民族对性的规范还不十分严格,奴隶主和贵族乱伦、玩弄女性现象时有发生。到春秋末期,战国前期,孔子还说:“食色,性也。”到楚汉争霸时期,有人向刘邦举报陈平与嫂子私通,刘邦就根本不当一回事。有人举报,表明当时乱伦是士人不齿的行为;刘邦不当一回事,他本人就纵情色欲。到了西汉末年,曹操与刘邦比较,那是有过之而无不及,他的求贤令就公开宣称唯才是举,根本不在乎伦理道德。这都表明当时对达官、贵人、士人性的约束不是十分严格。

  元光元年(公元前134年),当时是西汉的鼎盛时期。董仲舒向汉武帝提出“罢黜百家,独尊儒术”,这个理论与春秋战国时期孔孟的儒家思想有很大差别,吸收了道家、法家、阴阳五行家的一些观点,是当时的一种“与时俱进”的新思想,是维护封建统治秩序,神化专制王权的思想武器,因而被汉武帝采纳,也受到中国古代历代封建统治者推崇,成为两千多年来中国传统文化的正统和主流思想。这一理论对女人的性提出了严格规范,特别是司马迁在《史记.田丹列传》写道:“忠臣不事二主,贞女不更二夫。”把对女人的性限制上升为最大的政治问题、女人最高的道德标准,成为汉民族近两千年来的信条。

  特别是到了宋朝,程朱理学把孔孟之道发展到了极致,对女人性的约束和规范十分苛刻:要求女人“笑不漏齿,话莫高声,走路别摇身。”要求女人遵守“三从四德”,还搞出个什么“女儿经”。特别是对红杏出墙做出了十分残酷的规定:女人若出轨了要沉塘。

  但是,封建社会始终对男人的性行为基本不约束,三妻四妾、嫖娼都合理合法。并且,儒家文化提出:“男人不孝有三,无后为大。”在这一观念影响下,封建社会的男人把娶妻纳妾生子,多子多福,人丁兴旺当作一种责任和义务。朱元璋为了皇室人丁兴旺,十分努力地宠幸宫娥彩女,他认为是自己的正经事和大事。农民也只要多收了一两担粮食就要娶小老波,地主娶姨太太那是司空见惯。

  封建社会对女人性行为的约束还演变成了男人对女人的绝对占用,把女人当作自己不可侵犯的财产。皇宫女人成千上万都只能属于皇帝一人,为了确保皇帝对皇宫女人的绝对占有,竟然出现了太监制度。明朝最后一个皇帝,崇祯宁愿亲手杀死自己的女儿和二奶、三奶们,也不让她们成为敌人的老婆。

  我国少数民族逐步接受了汉文化,同时也逐步接受了汉人的性观念。如:女真人入关前是乱伦的,儿子和弟弟可以继承父亲和兄长的老婆,进了北京城后就像汉人一样,严守道德伦理关系。传说顺治皇帝的母亲与多尔衮私通,是顺治皇帝与多尔衮势不两立的重要因素。

  我国佛教也戒色,封建社会的和尚、尼姑不能有正常的性生活,不能有子孙后代。

  国外有些宗教与我国封建社会的性观念有共同之处,那就是女人必须保持贞洁操守,但男人可以一夫多妻。如:海湾国家、非洲等地区。

  美国和西方国家受汉文化影响很小,因此,他们的性观念与我国周朝之前差不多,无论男人女人的性行为基本不受限制,都可以胡来!

  其实,男欢女爱,雌雄交配,是一种生命现象,是生命延续和进化的必需过程。适度的性生活有利健康,过度的性行为有害健康。所以,中医认为性伤精、伤元气、伤身体,不提倡性放纵,主张适度戒性禁欲,乾隆皇帝60岁就不近女色了。但西医认为性是一种有利健康的体育运动和娱乐活动,要趁年轻进行性行为,年老力不从心了要服用伟哥等壮阳药物进行性行为。因此,特朗普70岁了还很好色。 有一位现在美国生活的华人画家,画了一幅特朗普的裸体像,一个女人抓着他的生殖器。这个画家背着这幅画在美国大城市巡回展览,美国人根本不当回事,今年元月份我在国外网站看到过这个报道,但没有看到后续报道。

  动物都有争夺交配权的本能,我国今天,性放纵、婚外情和卖淫嫖娼都会影响家庭和谐和社会稳定,所以,国家法律禁止卖淫嫖娼,党纪、政纪和军纪禁止婚外情,社会道德禁止性放纵。

  笔者认为正确的性观念应该是:遵纪守法讲道德,顺其自然,不禁欲、不使用伟哥等激素,不打乱和破坏正常的生理及新陈代谢活动。

  然而,现在有些邪教性变态,把性当武器,达到目的的一种手段,值得警惕。他们利用性引诱群众加入其组织,利用性控制信徒,邪教头目占有和玩弄众多异性信徒。

  “法轮功”和“神灵教”的男女双修,美国“天父的儿女”(爱的家庭)的群居、滥交,都是性变态和淫乱现象。特别是“全能神”的性交通,让女信徒利用性色诱惑发展男性信徒,在农村经济文化落后的地方,那些因为贫穷等原因,没有办法成家立业的大龄男、妻子外出打工的留守男、妻子去世没有再娶的孤独男,都是“全能神”性交通的重点目标,留守妇女也是 “全能神”性交通的目标。

  邪教还通过滥交滥性巩固信徒的认同感、亲和感,鼓吹通过不断淫乱方式提高修炼层次,一些被欺骗或被强迫而淫乱的女性信徒更加远离家庭、亲人,破罐子破摔,在精神上更加依附邪教组织。

  不少邪教的大小头目都利用职权,自我神话,要求异性信徒无条件服从自己,满足自己的性需求。李洪志就有多个女相好,其中一个就是常德人。华藏宗门头目吴泽衡以“男女双修”为名,引诱、胁迫数十名女弟子与其发生性关系,对不从者让其喝下加了催情药的饮料然后进行奸淫。吴泽衡有婚生子女6人,非婚生子女至少6人。

  现在有个网站极力宣扬禁欲,还有些极端同性恋人,他们都是性变态,虽然目前没发现其邪教性质,但任起发展是有危险性的,我们应提高警惕,关注其动向,严防其发展成为邪教组织!


【责任编辑:凯风湖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