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理论研讨>正文

李洪志该为哪些人发“死亡”红包

2018年02月01日 15:13   作者:袁 鹰  来源:洞庭云帆网

  按照中华传统,春节慰问,大人要给孩子压岁钱,老板要给雇员发红包,领导要给群众送温暖。那么,心安理得接受弟子新年祝福的法轮功教主李洪志也得慰问慰问翘首以盼的“下属”了。

  本文姑且不论李洪志对其还活着的弟子们发不发红包,单就那些为法轮功作出特殊贡献为之奋斗至死的人,是最应该得到李洪志红包慰问的。我们姑且把这类红包叫做“死亡红包”。

  造成徒儿们死亡,李洪志是有“责任”的!

  李师傅说过的:“谁动得了你,我就能动整个地球”;师傅有多重“法身”保护你们;“头掉了,身子还在打坐”……这不是公开怂恿弟子以身试法的“催命符”么?李洪志难脱干系!

  自诩为无所不知、无所不能的“宇宙主佛”李洪志,靠着盘剥弟子们的血汗钱,优哉游哉,住着豪宅,开着豪车,泡着美眉,过着衣食无忧的生活。也许乐不思蜀,也许怕骗术败露,也许法轮功死亡人数太多统计不过来,也许李洪志根本就没去想哪些徒儿该得“死亡红包”……远的不说,这里我们不妨举出近年几个“功高盖世”为法轮功立下汗马功劳的法轮功信徒,给李洪志提示提示。

  先后任法轮功所属“新唐人电视台”芝加哥分部主管、新唐人电视台北美新闻制作人及记者的剧玫(艺名杨晓玫),在其丈夫头顶博士帽的法轮功高层人物,担任“美中法轮大法学会”会长,被法轮功网站称为“科学家”的杨森,2015年2月因胆囊息肉病情恶化接受了胆囊摘除手术后,剧玫因患卵巢癌、肺癌于2015年病亡,只活了53岁。这叫“中年丧命”,属人生至悲大哀。李洪志“打包票”的“清理身体”、“法身保护”、“地狱除名”在剧玫身上怎么就起不了作用呢?李洪志应该封一个大大的“死亡红包”才可告慰剧玫亡灵的。

  作为法轮功“全球退党服务中心”总负责人,创造了“三退”1.6亿的“辉煌业绩”,美国法轮功骨干的李大勇因急性肝坏死于2014年3月2日病亡,14天后草草下葬,李洪志没有派人前往料理后事,甚至连个电话也没打。大年来临,“贯通宇宙”的李洪志偷偷地发个“死亡红包”去地狱,不为过分吧?

  李洪志的亲信和金主,其家族平均每年都要向法轮功捐出上百万元之巨,李视其为各地法轮功负责人中的模范人物的澳门法轮功头目林逸明,尽管李洪志亲自为其发功治病,林还是于2015年8月2日抛下了也练法轮功的妻子和两个女儿,病死了。直到现在快3年了,李洪志对林逸明像忘了样只字未提。“李主佛”也该为自己施用了假治病真骗钱的伎俩发个“死亡红包”,告慰死不瞑目的亡魂林逸明吧?

  还有为法轮功前赴后继,在最近的三年中“战斗”到死的几位国外“友人”,虽然他们没有过春节的习俗,虽然他们都已驾鹤西去,一命呜呼,但作为教主和师傅的李洪志岂能不和国内死亡“同胞”一视同仁?他们有:“大法捍卫者”之称的加拿大弟子马克;2014年1月29日遭遇车祸死亡,只活了35岁的曼斯;替法轮功奔波宣传并创作和演奏多首歌曲,且全家精进的美国弟子兰多;替法轮功演奏赞歌却唱成了自己的挽歌,2014年10月6日因突发心脏病在家去世的艾芙娜;2016年11月10日因抢劫枪械,曾于2002年到天安门广场参与法轮功邪教活动,在作案时还嘴里念叨“法轮大法好”,被警方击毙的加拿大弟子瑞陶尔……

  死者实在太多,不可能一一列举,李洪志应该有数。

  也许大家会担心李洪志封红包的资金够不够。

  且看:1994年至1997年,李洪志在全国设立了多个辅导站,游走于各地举办法轮功学习班,亲自给学员上课。据估算,几年下来,大概近300多期,光办班门票收入在1000万以上,各地辅导站除支付场地租赁费外,其他收入全部被李洪志毫不客气的收入囊中。1992年至1999年底,以李洪志名义印发的法轮功书籍有1057万册,音像制品500万盒、图片等129万张,总销售额161亿元。李洪志及其法轮功非法获利4100万余元。另据《法轮功问题简明手册》中写道:“李洪志及其法轮大法研究会自1992年至1999年底出版并销售了大量法轮功宣传品,纯利润达4220万元人民币”。

  李洪志和其妻子、女儿仅在美国就拥有房产11处,豪车数部,价值1000多万美元,法轮功总部龙泉寺价值达2400多万美元。现在的李洪志是地地道道的亿万富翁。要说富,“血水圣灵”教主左坤、“全能神”教主赵维山等邪教主会羞愧至死。李洪志封“死亡红包”的钱是不成问题的。

  不过,我们早就猜到,凭李洪志的为人和本质,他是一个红包都不会封的。哪些为法轮功死去的冤魂,你们醒悟了么?


【责任编辑:王陆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