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精彩推荐>正文

由稻花鱼引起的细节思考

2017年03月08日 09:44   作者:杨 涛  来源:洞庭云帆网

 

图片来源:张克宁

  与张老师聊新闻图片如何上稿时,他说起了去年那段拍稻花鱼的经历。当时,县里好几个写新闻的高手都试过把农民在稻田里饲养鲤鱼,发家致富的事拍成图片,然后写成简讯,希望在各级报纸上发一发。不料,照片投出去后却一直没有回音。由于县宣传部比较重视这事,拍片的任务就落在了张老师的头上。张老师说,其实他们拍出来的照片从摄影的角度来说都挺好的,只是新闻所指向的是稻花鱼,就不该采用人物特色的方式。此时,我也在心里做了一番设想,如果我去拍稻花鱼,又该如何表现呢?想必还是会不落俗套的让农民抓了鱼,然后笑呵呵地捧着,再一起定格成照片吧。在此,张老师也没买关子,而是直接拿出了他的作品让我学习。

  照片中,大片正在扬花的稻田突出了稻花的主题,远方的背景是几栋木屋,三名皮肤被晒成古铜色、光着膀子的湘西汉子正在稻田旁边的沟渠里抓鱼。一人展示抓到的鱼,一人正在抓鱼,还有一人抓着鱼从远方跑来,动静结合,形态各异,都一样生动。尤其出彩的是那个用嘴咬着鱼串,双手举着刚抓到鱼的汉子。他那满脸的笑意,全是对幸福生活的肯定。虽然我知道张老师的这张照片是摆拍出来的,但还是被他的设计打动了。因为我委实不知道,人们在抓鱼时,会因为要解放双手,而把鱼串咬在嘴里,如果不是因为张老师有着丰富的生活经验,又怎么能想到这样的表现方法呢?如果这张照片少了咬在湘西汉子嘴里的鱼串,必然是清水白菜般少了点滋味。如此,细节关乎成败一说,就有了很好的佐证。也正是基于这张照片,我在进行写作思考时,才更深刻的体会到回归生活的重要性。

  我们强调细节,无非是更好的为主题服务。比如写一个人喝水,不同的细节就能称托不同的人物特征。如果是一个充满小资情调的女人,必定是拿着一个漂亮的马克杯小口小口地喝水;而一个参加户外活动的人,也一般是拿着矿泉水瓶咕嘟咕嘟地喝水。冰心的《只拣儿童多处行》里,有一段关于孩子的描写,“我拉住一个额前披着短发的女孩子,笑问:‘你说这海棠花好看不好看?’她忸怩地笑着说:‘好看。’我又笑问:‘怎么好法?’当她说不出来低头玩着纽扣的时候,一个在她后面的男孩子笑着说:‘就是开得旺嘛!’于是他们就像过了一关似的,笑着推着跑出门外去了。”只简单的几句便把孩子们的天真烂漫写了出来。

  《鲁提辖拳打镇关西》中,鲁提辖要那郑屠切十斤软骨臊子,“郑屠笑道:‘却不是特地来消遣我?’鲁达听得,跳起身来,拿着那两包臊子在手,睁着眼,看着郑屠道:‘洒家特地要消遣你!’把两包臊子劈面打将去,却似下了一阵的‘肉雨’。”这里的一跳一打,又把鲁达疾恶如仇的个性表现的淋漓尽致了。

  还有《儒林外史》中,严监生临死前一定要家人挑掉一根灯芯的细节也特别有意思。人都要死了,还恐两茎灯草费油,喉咙里的痰响得一进一出,就是不肯断气。“还把手从被单里拿出来,伸着两个指头。大侄子走上前来问道:‘二叔,你莫不是还有两个亲人不曾见面?’他把头摇了两三摇。二侄子走上前来问道:‘二叔,你莫不是还有两笔银子在哪里,不曾吩咐明白?’他把两眼睁得滴溜圆,把头又狠狠地摇了几摇,越发指得紧了。奶妈抱着哥子插口道:‘老爷想是因两位舅爷不在跟前。故此纪念?’他听了这话,把眼闭着摇头,那手只是指着不动。赵氏慌忙揩揩眼泪,走近上前道:‘老爷,别人说的都不相干,只有我能知道你的意思!……你是为那灯盏里点的是两茎灯草。不放心。恐费了油。我如今挑掉一茎就是了。’说罢,忙走去挑掉一茎。众人看严监生时,点一点头,把手垂下,登时就没了气。”这一细节描写,在我的印象中一直很深,算是把严监生猥琐而可怜的一生概括全了。

  现在,我们再回到文章前面所提到的关于稻花鱼的照片吧。张老师把照片投出去后,马上就被一家省级报纸和一个国家级网站刊发了。同样的题材,只不过是改变了细节,便取得了成功。这无疑也是在告诉我们,生活才是创作的源泉。只有积累出生活的厚度,融入生活,观察生活,接触方方面面的人和事,才能不让细节流于表象,才能在刻画人物时得心应手,信手拈来。


【责任编辑:王陆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