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精彩推荐>正文

记忆的味道

2017年07月25日 15:47   作者:朱道成  来源:洞庭云帆网

  今天我们在排练主题为“行孝行善不能等”音乐手语剧的时候,一个姓叶的小朋友跟我说:“等下我们休息的时候,我请你吃辣条吧!”。我当时拒绝了,其实是出于礼貌,让一个十来岁的小朋友请客,多少有些不好意思。但很奇妙的是,他口中的辣条瞬间敲打着我的味蕾。

  我明明知道它是垃圾食品,可这一次终于克服了好为人师的毛病,因为我在他这个年纪我曾对辣条同样爱得疯狂。我小的时候,一毛钱也能使出神通。它可以买到一个圆溜溜的口香糖,或是一颗胀鼓鼓的麦芽糖,可以是一小袋神龟酸包粉,当让最令我们难忘的还是那一张张四四方方的辣片。

  上小学的时候,很少看到辣,主要以辣片为主。小卖部的老板从批发部买来一大包辣片,里面分成小包装堆放得整整齐齐。听大人们说主要成分是面筋,先将面粉与盐、味精、胭脂红等放到一起搅拌,然后将其倒入压面机中加热,压熟的面之后被压制成长条面筋,通过“油刷”上油后,再切割成小块,醮上油榨的孜然等配料即可装袋。

  当时家里面普遍没什么钱,要是哪位同学手里头经常有个块把钱已经算是很富裕了。经常跟爸妈一起劳作的我们都知道钱来之不易,在农忙季节时,大人出去帮工一天也就16块左右。因此我们一般不找家里人要,除非在某个特殊的日子,爸妈主动给我们些零花钱。

  有次我在学校得了第一名,回家后老妈给了我五毛钱,这个惊喜让兴奋了好几天。之后的每一天我都会把钱装进文具盒中,每节课下课后,把它拽在手心里,挣扎着要把它花出去,但是又不知道买什么好。有时甚至已经冲进了小卖部,在零食文具台子前面走了一遭也没有下定决心要买什么。直到有一次,同学给我分享了一小块辣片。

  我第一次吃辣片的感觉,就像刘姥姥进大观园一般,无比神奇。在那张硕大无比的辣片上小心翼翼地撕扯下图钉般大小的三角块给我吃,可我却感觉到莫大的恩赐,香香的,甜甜的,辣辣的。吃完后,还不忘用舌头把两个捏辣片的手指舔上一番。

  与辣片有了第一次邂逅,我便开始惦记起它,之后每次跑到小卖部买零食时便不再犹豫。每次递过钱的一瞬间,便理直气壮地轻轻掂起一张,因为辣片相当薄,若是不小心可能一次会拿出两块来。当然出于私心,我们总会挑来挑去,会想法设法地选出最大的一张,或者至少是完完整整的一张,有点像皇帝纳妃,生怕错过绝色佳丽。因为有时候它包装前裁剪时难免会“缺胳膊少腿”。

  当我们从里头拧出来后,又像个获胜的将军,会把战利品一一分给士兵。每每去买辣片,会提前跟玩的好的几个人吹风,我们会给每一位跟着跑腿的小伙伴分上一小块,直到将辣片彻底消灭。

  随着时代的推移,科技的进步,辣片理应越做越先进,越做越美味。但是我们这一辈人却逐渐地淡忘了对它的迷恋。这让我想起了林清玄先生写到自己对曾经对于一袋汽水的认识与幸福的理解,他认为幸福其实很简单,不是来自物质的满足,而是来自精神的享受。

  我倒觉得大师眼中的幸福过于抽象。幸福当然来自于物质的满足,只是不能忽视在满足物质之前的期待与分享。如果我没有偶然与辣片相遇,也就不会期待能再次吃到那“人间美味”,如果不是跟小伙伴们你一块我一块地“分赃”,相信它绝对不会那样地让我神魂颠倒。


【责任编辑:凯风湖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