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精彩推荐>正文

歇凉的记忆

2017年08月07日 09:48   作者:袁刚毅  来源:洞庭云帆网

  前几日大暑与中伏结伴而来,两个“最热”碰撞,三湘大地瞬时进入集中供暖模式,各地高温红色预警信号频频拉起。各种高温段子也是相继而出,什么“拌了盘凉菜,你都得趁凉,要吃不一会儿就热了”等是不一而足。其实吐槽是不能让人凉快的,还是找个防暑降温的地儿更实在。

  千百年来为避热而至阴凉地休憩,中国大多地方的人一般称作纳凉或乘凉,苏门四学士的秦观就有《纳凉》一诗传世:“携扙来追柳外凉,画桥南畔倚胡床。月明船笛参差起,风定池莲自在香。”秦大学士将追寻清凉世界的情景描摹得煞是令人羡慕,不过我还是喜欢“歇凉”这个字眼,若用他说,总归有些拗口。

  如今歇凉一说,只怕是在二十来岁的小青年眼里都很隔膜了。三十多年前,我家住在湘中小城湘潭的大湖街,毗邻的就是彼时颇有些名声的大湖影剧院,每至盛夏傍晚,影剧院前就开始人头攒动。那时的业余文化生活真是贫乏得可以,看场电影那就是异常享受,既有视觉的冲击,又有心灵的愉悦,还能感受场内冷气对肌肤的强烈刺激,真可谓是“灵与肉”的洗礼。只是这样的洗礼是要“孔方兄”效力的,经常光顾对大多数家庭那是消受不起的。因而我们这幢楼的各家各户大都匆匆吃罢晚饭,争先恐后搬出小竹凳、靠背椅、竹板凉铺等各种家什置于宿舍楼前的空坪隙地,当然手中还少不了一把大蒲扇,一则拂风添凉,再则为了驱赶那些不受欢迎的蚊子之用。

  虽说先前太阳落山之时早已将地面洒湿,暑气已散多时,可南方的夏季实在太热,撩拨人们的夜风不知是戏弄还是怎的,总是吝啬的拂过片片丝丝,来也匆匆,去也匆匆,让人无可奈何,只能是加快手中蒲扇的摇动频率,希望从中找寻更多的凉意。当然除了手以外还有人们的口也并未歇息,家常里短、奇闻趣事、乃至刚看的电影、才听的评书都是最好的谈资.无论是口若悬河的主讲,还是虚怀若谷的旁听受众,早已置炎热于不顾,个个是眉飞色舞,快乐惬意的表情溢于言表。我那时年纪尚小,只有听人聊天的份,慵懒的躺在竹板上,张望满天繁星。彼时眼睛尚未近视,空气也未似时下这般污浊,时有流星拖着“尾巴”耀眼闪现,清晰极了;瞬间又戛然消逝,真如“神龙见首不见尾”一般, 令我童稚的心灵颤动不已,至今难以忘怀,可能一辈子也不会忘记。

  夜渐渐深了,人们的睡意渐起,聊天的声音也稀落了,真正意义的凉意却如丝如缕般在夜空中开始降临,向歇凉人的皮肤亲吻,乃至拥抱。只是大多数大人为了明日的工作,渐次搬着凳椅、凉铺等往家中走去,当然还剩些好汉,或盖条毛巾被.或干脆光着膀子.只穿条短裤,伴着深沉的呼吸,安然入睡,直至天明。

  歇凉的记忆直到上世纪80年代第一个夏天才结束,原来是父亲买回家来一台“天仙牌”台扇,彻底地终结了我歇凉的历史。只是那机械制造的风虽呼呼作响,却没了往日歇凉时那习习微风的快意。记不大清哪年又换成了空调,但屋内屋外“冰火两重天”的感觉总不如歇凉时夜风徐来,沁人心脾般那么自然、那么和谐、那么微妙……


【责任编辑:王陆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