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精彩推荐>正文

要像精准扶贫一样把反邪教宣传工作深入到偏远乡村

2017年11月14日 15:21   作者:冷锋  来源:洞庭云帆网

  由于反邪工作还未深入到偏远乡村,有不少乡村人对邪教还不太了解,反邪意识在他们心里也很淡薄,而邪教组织又常常披着佛教和基督教等宗教的外衣进行传教,更让他们难以分辨邪教组织的本质。特别是偏远乡村的青壮年人大多数出外打工,留在家中的普遍是些文化程度不太高的老年人,很容易受到邪教的花花言巧语哄骗,让邪教组织更容易趁虚而入。主要是这些人生活比较拮据,他们普遍担心生病花费太大而无法承受、担心收入不高而被别人看不起,更希望一家人安康无病和得到社会的认可与尊重。这么一来,就容易被邪教组织打着所谓的“走向圆满”“祷告治病”“神家生活”等旗号所迷惑,有些邪教组织甚至还不吝对还未入教的人员施些小恩不惠。比如全能神在《摸底铺路细则》里说:“有的人要让你给他找对象,或让你给他找活儿,你就可以答应他;有的人他家是做生意的,你也可以说能帮他推销产品或帮他购买产品来与他拉关系。如果咱们本人会些手艺,也可以给他干活儿。比如:会理发、会作服装等等。”而且他们也的确是如此做了。对于女性,他们赠送高档化妆品、首饰及衣服等;对于男性,他们赠送手机、高档烟酒等;对于那些他们认为可能发展为“接待聚会”的家庭,他们更会斥以巨资,为其购买洗衣机、电冰箱、电视机、空调等贵重家电。很多人因为拿了别人的东西,受了别人的帮助,不少人终因“吃了人家的嘴短,拿了人家的手软”而接受了“全能神”的错误思想,走上不归路。所以,对于防不胜防的邪教,我们的反邪教宣传工作要像精准扶贫一样深入到偏远乡村,让更多偏远乡村的人们意识到邪教组织的危害性,认清邪教组织的丑恶面目而远离邪教。

  如果我们的反邪工作像精准扶贫一样以县为单位,分级负责,不落下一户,开展到村到户的调查摸底,以及对涉邪人员建档立卡进行帮扶,让户户都能精准识别到邪教,不给邪教留一片生存的空间,那邪教要想把触角伸入偏远乡村,也就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事实上,反邪教宣传工作在乡村尚有待我们加大力度。据前不久秋实对农村反邪教宣传教育在湘潭县射埠镇所辖4个村进行调研所得出的结果显示,调查中对“是否有人向自己传过教”的问题回答时,75%被调查者均回答有过被劝说入教(包含合法五大宗教)的经历,其中50%的人有过被“法轮功”传教的经历,12%的人遇见过基督教传教,11%的人遇见过福音传教,5%的人遇见过天主教传教,2%的人遇见过道教传教,5%的人遇见过主神教传教,5%的人遇见过门徒会传教,这些民众根本不能分清哪些是邪教哪些是正宗宗教,而且被调查的群众中有35%见过邪教宣传标语,49%见过打印资料、小册子或邪教书籍,17%见过邪教宣传光盘,9%的还遇到邪教信徒上门传教。在对一般群众的调查中,当见到邪教宣传品后会毁掉或举报的有32%和14%,采取视而不见的有36%,更有14%的会阅读、观看。从秋实调查的数据中可以看出,仍有18%的人认为无所谓,竟然还有占总人数5%和2%的人对邪教表示理解和赞同。特别在评价基层干部对邪教活动的态度时,26%认为基层干部坐视不管,32%的人认为管不得法,22%表示没关注不了解,只有20%的认为村委会、乡镇重视这项工作,这也是我们反邪教宣传工作所面临的问题。

  反邪教工作在乡村之所以出现这样的状况,主要是有一部分人还不能分清哪些是邪教哪些是正宗宗教,加大反邪教宣传力度已成了偏远乡村刻不容缓的事情。特别应对弱势群体和转化后的邪教人员给予精神的关爱和帮扶,让他们感受到社会的温暖,不再受邪教的诱惑。从网上披露的邪教案例中也可以看出,有不少涉邪人员出自于弱势群体,当初他们就是受邪教的鼓惑而抱着美好的愿望走上邪教的,可惜那美好的愿望只是虚无虚无缥缈的空想。对于反邪方面的法制法规宣传并没有在乡村得到普及从秋实的农村反邪教宣传教育调研报告中也可看到,应让党员和群众知道《刑九新300》及《新司法解释》等对惩治邪教的法制法规,宣传一些邪教对信徒有危害性的案例,让乡村人们清楚地意识到邪教给社会和人所造成的不良后果,从心底上防犯邪教。特别要让党员和干部加入到反邪教工作中来,而不是对邪教坐视不管。在偏远乡村有不少涉邪人员就是因为家里贫穷,为寻求美满生活而误入邪教。只有让这些饱受贫穷的人逐渐富起来,不再担心生活得不到保障,才不容易再受邪教在精神上的鼓惑和蒙骗。现在国家的精准扶贫已让处在贫穷线上的人们逐渐富了起来,不再感觉会被别人看不起,并找回了做人的底气和自信。我们的反邪教宣传工作也要像精准扶贫一样深入到偏远乡村,哪怕是对一些涉邪的贫困人员也要帮扶,不轻言放弃,让他们重新找回生活的勇气和自信。只有这样,邪教在乡村才会找不到发展的土壤,乡村的净土才不会再让邪教玷污。


【责任编辑:王陆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