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精彩推荐>正文

住车库的掏粪工

2017年11月14日 15:24   作者:鹏 程  来源:洞庭云帆网

  我们这栋住宅楼的一层是车库,由各家各户在购房时购买下来。有买了车的就放自己的车子,没有买车的就出租给农民工做住房或是租给别人做仓库什么的。

  去年年底,有个农民租了我们楼下一个车库,带着老婆孩子住了进来。这个农民是到城里来掏粪的,也就是现在所说的疏通下水道。

  这个掏粪的农民开着一辆用农用车改装的疏通车满街转悠,一路的臭气便成了他的广告。在他心里,城里人就是不一样,连大粪的气味都比乡下人酽,只怕肥力也更足,淋到地里边,那庄稼苗儿就懂事似的滋溜溜往上蹭,眨眼间由青转绿,再转黄,便成了一季的收成。这收成就是他手中点着的钞票呀!

  掏粪工现在不种庄稼了,他虽然仍惦记着老家的那几亩地,可他已经没有心情和时间来管它们了。白天,他要开着疏通车出去干活;夜晚,他还要趁着天黑到那些居民点和办公楼去贴广告,毕竟这座城市还有很多人不知道他的大名,但既然干上了这一行,就不怕自己“臭名远扬”,就指望着更多的生意找上门来,指望腰间的手机嘟嘟嘟地响个不停。那声音可是白花花的银子啊!手机一响,掏粪工脸上就绽开了花,眼角沟壑似的皱纹一线儿散开,那神情,仿佛捡了金元宝似的。他会立马开着疏通车在最短的时间内欢快地赶到客户指定的地点,然后将军一样叉着腰,低了头仔细地察看粪坑与下水道所处的位置,判断里边到底有多少臭哄哄的东西要掏。一般情况下,如果是公家的,一个坑掏下来,可赚个七八百元;如果是私人的,他会把价开低一点,毕竟人家挣几个钱也不容易。每次他只要拉开粪坑的盖板,看着溢了一地的粪水,再看看被粪水泡得胀鼓鼓的卫生巾等杂物,说:操,这么多,怕是一天都搞不完哟!然后抬头看天色,又说:哎哟,今天不行了,那一个我还没弄完呢!明天吧?等把对方忽悠急了,猛丁里再冒出一句:师傅,气慨点,你就说多少钱吧?我可是今天的中饭还没到嘴里来呢!几个来回,对方一定扛不住,就会依了他的价码。价一谈妥,满坑的粪水儿就不再发臭了,就成了地里的庄稼,黄橙橙的等着他收。他利落地将粪坑表层堆积的卫生巾打捞上来,然后把抽水阀放下去。如果是一个七层单元的粪坑,大约三个小时就能把粪水抽干外运,如果是一栋高层的办公楼,那就要多费一些功夫了。当然,他要是估摸着一个人弄不了,就会叫来另一部疏通车,但利润是六四分成,这时,被叫车主就成了他的雇工,须交一成的利润给他。经营意识既已形成,就该追求利润的最大化。

  粪水抽干后,费事的活儿才真正上手,他必须戴着一个自制的安全帽下去把粪渣掏出来。这可不是一般的活儿,粪坑面积窄,里边又黑又臭,粪渣一层层地堆积着,就像一段沉睡已久的历史,或者一个被突然发掘的古墓,有时还真能掏出个宝贝来。他说过有次为一个老板模样的人掏坑,就掏到了一枚明晃晃的金戒指。他用手电照了照,确认无误后,毫不犹豫地将它戴在了自己的中指上。那时他刚从乡下来,家里急等钱用,两天后便将戒指当了,然后将钱寄回了家。但粪坑里更多的是又臭又硬的砖头石块——一些常被城里人用来比喻不明事理且思想顽劣的人的东西。还有老鼠,幽灵样惊恐地锐叫一声,从你眼前一晃而过,很快钻进哪条不为人知的更加黑暗的地缝。掏粪工想,城里也许还有更多更大的老鼠躲在黑暗中呢,他们哪怕守着一个再烂的摊子,也能让自己喝得油光水亮,比呆在乡下风光多了。

  掏粪工把这个流程弄完后,大半天的时光也就过去了。最后,他肩着一头粪水从黑呼呼地坑底爬出来,用自来水把盖板冲洗干净,再客气地向主人说一声“妥了”,然后笑眯眯地点钞票。出大门口时,他还会扭头再看一眼这里的地理位置,心里估摸着,也许再过一年或者两年,他们还会劳他的驾。因为他知道,这栋楼的下水道出口太小,每天的流量又大,那些卫生巾是无论如何不会自己往外走的。这大约比收割一季庄稼的周期要长一些,但旱涝保收,比在老家贫脊的土地中刨食要容易些。

  当然,如果你把城里人都想像成菩萨,就大错特错了。他们毕竟是这座城市和钱的主人,更是垃圾的制造者。但他们中有的人抠门得很,也鬼精得很,怕你吃黑,事先声明掏一次坑得保一年,还要签一纸合同。一年内如果再堵,就得免费掏一次坑。所以一次可得掏干净了,否则又得返工。掏粪工很想融入这座城市,他老婆说她不想回那个一年也挣不到几个钱的穷山沟了;儿子也说他要到城里读大学。但他心里明白,他虽然住在了城里,但却是住在这座城市的最边缘,钻的是这座城市的最底层,即便城市愿意接纳他,他也还是一个满身泛着异味儿的农民工!然而城市非常拥挤,已没有地儿让一个乡下人来圆梦。他终究只是一个过客,是没有根的浮萍。

  城里人的粪坑不分时令,说堵就堵。夏秋掏坑,气候温暖,手脚利索,效率高,掏完到水龙头下冲洗一下就行;冬春两季就麻烦了,特别是腊月、正月间,天寒地冻,面对一坑的黄汤,心里还真有点发怵,可谁叫你干的是这种坑底刨食的营生呢!没法,天再冻你也得脱了衣服往下钻,而且偷不得懒,得把活儿做实了。那可真是一种透骨的寒啊,只有身临其境,你才能真切地感受到日子的艰难!只是经此一番折腾,体质弱的,会大病几天;体质好的也会告崽告孙地说:再穷也不要当掏粪工!可说归说,只要手机一响,他们又会抖擞了精神,开着那辆臭哄哄的疏通车满世界奔跑。因为在他们的灵魂深处,与这座城市已经有了一份剪不断、理还乱的情愫;清洁城市和灵魂,已成了他们生命中最重要的部分。


【责任编辑:王陆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