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精彩推荐>正文

人间要和谐,正气朗乾坤

2018年10月31日 15:33   作者:冷锋  来源:洞庭云帆网

  建设成为富强民主文明和谐美丽的社会主义现代化强国是十九大精神中的重中之重,在反邪教法制愈来愈健全的今天却仍有不少邪教不遗余力地发展邪恶势力,主要看到有 一部人对邪教不太了解、反邪意识非常淡薄,甚至对一些邪教还抱有一丝同情。它们往往披着佛教和基督教等宗教的外衣在这些人中传教,让他们难以分辨邪教的本质。特别在偏僻乡村,留在家中尽是老人,他们文化程度不太高,很容易受到邪教的花言巧语哄骗。他们中大多数生活比较拮据,不仅怕生病难以承受医疗费用,还担心收入不高而被人家瞧不起,热切希望一家人安康无病和得到社会的尊重,而邪教组织为了迷惑这些人,打着所谓的“走向圆满”“祷告治病”“神家生活”等旗号进行诱导,甚至有些邪教组织不吝施些小恩不惠。比如全能神在《摸底铺路细则》里说:“有的人要让你给他找对象,或让你给他找活儿,你就可以答应他;有的人他家是做生意的,你也可以说能帮他推销产品或帮他购买产品来与他拉关系。如果咱们本人会些手艺,也可以给他干活儿。比如:会理发、会作服装等等。”而且还付诸了行动。对于女性,他们赠送高档化妆品、首饰及衣服等;对于男性,他们赠送手机、高档烟酒等;对于那些他们认为可能发展为“接待聚会”的家庭,甚至斥以巨资,为其购买洗衣机、电冰箱、电视机、空调等贵重家电。有不少人因为拿了别人的东西,受了别人的帮助,终因“吃了人家的嘴短,拿了人家的手软”而接受了“全能神”的错误思想。

  去年,秋实在洞庭云帆网上发表了他在湘潭县射埠镇所辖4个村进行反邪工作调研,调查中对“是否有人向自己传过教”的问题回答时,75%被调查者均回答有过被劝说入教(包含合法五大宗教)的经历,其中50%的人有过被“法轮功”传教的经历,12%的人遇见过基督教传教,11%的人遇见过福音传教,5%的人遇见过天主教传教,2%的人遇见过道教传教,5%的人遇见过主神教传教,5%的人遇见过门徒会传教,这些民众根本不能分清哪些是邪教哪些是宗教,而且被调查的群众中有35%见过邪教宣传标语,49%见过打印资料、小册子或邪教书籍,17%见过邪教宣传光盘,9%的还遇到邪教信徒上门传教。在对一般群众的调查中,当见到邪教宣传品后会毁掉或举报的有32%和14%,采取视而不见的有36%,更有14%的会阅读、观看。从秋实的调查的数据中可以看出,仍有18%的人认为无所谓,竟然还有占总人数5%和2%的人对邪教表示理解和赞同。特别在评价基层干部对邪教活动的态度时,26%认为基层干部坐视不管,32%的人认为管不得法,22%表示没关注不了解,只有20%的认为村委会、乡镇重视这项工作,这也是在反邪教宣传工作所面临的问题。

  反邪教工作之所以出现这样的状况,是因为有不少人的意识里还分不清哪些是邪教哪些是宗教,对反邪的法制意识也非常淡薄。加大反邪教法制宣传,能更好地防止邪教对城乡进一步渗透延伸,特别对转化后的邪教人员更要给予精神的关爱和帮扶,让他们感受到社会的温暖,而不是冷淡或鄙视。从网上披露的邪教案例中可以看出,有不少涉邪人员出自于弱势群体,当初他们受邪教的蛊惑而抱着美好的愿望走上邪路的,然而邪教组织给予他们的却只有虚无缥缈的空想。从秋实的农村反邪教宣传教育调研报告中可以看出,反邪的法制法规宣传在社会上并没有得到普及,我们应多向群众宣传《刑九新300》及《新司法解释》等惩治邪教的法律法规,多向群众宣传一些邪教对信徒有危害性的案例,让人们清楚地意识到邪教对社会的危害,从心底防范邪教,让邪教再无空子可钻。特别要让更多的党员和干部参与到反邪教工作中来,而不是坐视不管。有不少涉邪人员就是因为家里穷,抱着寻求美满生活的想法而误入邪教的。首先要让饱受贫穷的人们逐渐富起来,不再担心自己的生活得不到保障,才不会受邪教组织在精神上的蛊惑和蒙骗。我们不妨借助精准扶贫而深入各个社区和偏远乡村进行反邪教的法制宣传,对那些涉邪的贫困人员进行帮扶,让他们重新找回生活的勇气和自信。只有这样,邪教组织才会找不到发展的空间和土壤。今年衡阳市委防范处理邪教办拍摄的反邪微电影《出口》拍得很不错,凸现出对涉邪人员的帮扶,让涉邪人员林东风重新找到走上幸福的出口,并成为了一名反邪教志愿者。

  在宣传反邪法制工作上,我们要多宣传些反邪方面的案例,让人们意识到一不小心就有可能误入邪教而触犯法律。

  2017年2月1日实施的《最高人民法院最高人民检察院关于办理组织、利用邪教组织破坏法律实施等刑事案件适用法律若干问题的解释》不仅细化了对于邪教的量刑标准,还是对刑九新300的完善和补充,为打击邪教犯罪提供了有力的法律依据。

  这是对邪教犯罪不断变换手法所出现的新动向和新趋势而作出的积极应对,针对新形势下的邪教犯罪,在惩治的内容上更加详细和完善。面对邪教人员运用高科技宣传邪教,如使用“伪基站”“黑广播”等无线电台(站)或者无线电频率宣扬邪教的,利用通讯信息网络宣扬邪教的,在新司法解释第二条都作了详细的定罪标准。假如你制作、传播宣扬邪教的电子图片、文章二百张(篇)以上,电子书籍、刊物、音视频五十册(个)以上,或者电子文档五百万字符以上、电子音视频二百五十分钟以上的;.编发信息、拨打电话一千条(次)以上的;利用在线人数累计达到一千以上的聊天室,或者利用群组成员、关注人员等账号数累计一千以上的通讯群组、微信、微博等社交网络宣扬邪教的;邪教信息实际被点击、浏览数达到五千次以上的,在制作、传播邪教宣传品超过规定的数量标准……只要具有以上情形之一,都可依照刑法第三百条第一款的规定,处三年以上七年以下有期徒刑,并处罚金。

  对认定邪教组织,也有新的认识。只要是冒用宗教、气功或者以其他名义建立,神化、鼓吹首要分子,利用制造、散布迷信邪说等手段蛊惑、蒙骗他人,发展、控制成员,危害社会的非法组织,可列为邪教组织,也是为了让处在萌芽状态的邪教胎死腹中。特别对于那些与境外机构、组织、人员勾结,从事邪教活动的;跨省、自治区、直辖市建立邪教组织机构、发展成员或者组织邪教活动的;在重要公共场所、监管场所或者国家重大节日、重大活动期间聚集滋事,公开进行邪教活动的;邪教组织被取缔后,或者被认定为邪教组织后,仍然聚集滋事,公开进行邪教活动的;国家工作人员从事邪教活动的;向未成年人宣扬邪教的;在学校或者其他教育培训机构宣扬邪教的,都作了重点处罚列项。只要具有上述情形之一,就会受到从重处罚。对于为了传播而持有、携带,或者传播过程中被当场查获,邪教宣传品数量达到有关标准,而邪教宣传品不是行为人制作,在新司法解释中同样有相应的处罚……新司法解释的目的是完善和规范量刑标准,尽量不让那些邪教犯罪份子钻法律的漏洞,给依法惩治邪教犯罪带来良好的社会效果。

  如今年5月3日,广州铁路运输第一法院对胡晓云传播邪教宣传品案公开开庭审判,经审理查明,2017年9月27日,胡晓云携带邪教组织宣传品,持当日Z229次火车票乘车从衡阳至深圳。从其随身携带的物品及家中查获印有邪教宣传语的人民币226张、邪教书籍1本、内存卡1张等。广州铁路运输第一法院依法开庭审理,认为胡晓云无视国家法律,明知参加的组织已被国家认定为邪教组织并予以取缔后,仍继续从事邪教活动,向他人传播邪教宣传物品,宣扬邪教,破坏法律实施,其行为已构成利用邪教组织破坏法律实施罪,胡晓云犯罪情节较轻,但拒不认罪,无悔罪表现。胡晓云在传播邪教宣传物品过程中被查获,属犯罪未遂,依法可从轻处罚。广州铁路运输第一法院依法判处胡晓云犯利用邪教组织破坏法律实施罪,判处有期徒刑一年,并处罚金人民币二千元。

  法律的处罚目的除了打击犯罪外,更重要的是防止犯罪。依法惩治邪教犯罪,也是给那些游弋在邪教犯罪边沿的人划条红线,告诫他们千万别越过雷池半步,也在涉邪人员心里产生一定的震慑力,让他们望而生畏、望而却步,减少对社会的危害。

  在宣传反邪法制工作中,我们要多宣传些邪教头目惧怕法律的事例,让人们认清他们不是无所不能的神,而是骗人弄人的神棍。

  法轮功头目李洪志自诩“宇宙主佛”,一再鼓吹“我是最大的佛,我是顶天立地的大佛,就是任何一个佛都可以听我的调动。我说让哪个佛来,哪个佛就得来。我比释迦牟尼的功能高几十倍几百倍,甚至几万倍”“不只是大法弟子来这个世上和师父签了约,所有来到这个世上的人、生命、从天上下来的神,都和我有约。宇宙太大,生命太多,地球太小,容不了太多生命,被挑选的生命他们都曾经发誓是要助我正法、救度众生才能生到地球上,只是我事先在历史上安排了大法弟子具体来做这件事情。”可真正碰上了事情,他的看家本事却只有一个“逃”字。1999年7月29日中国公安部发布〔1999〕0102号通缉令:“李洪志组织和利用‘法轮大法研究会’及其操纵的法沦功组织,宣扬迷信邪说,蒙骗他人,致人死亡,并未经依法申请和许可,组织、策划集会、示威,聚众扰乱公共秩序等活动,涉嫌犯扰乱公共秩序罪,经北京市人民检察院批准逮捕,现予以通缉。请各地公安机关和各边防检查站接此通缉令后,立即部署查缉工作。”面对中国公安部的通缉,他顿时原形毕露,仓皇逃到美国,至今还躲在美国苟且偷生。这个自称“法力无边”的神,最终却只能亡命天涯。

  妄称“佛祖转世”的吴泽衡,自创“华藏宗门”,吹嘘是“大日如来佛”的化身,有“天眼通”“宿命通”,可以预测地震、水灾等灾难信息。他以“男女双修可以使人达到学佛的最高境界”“可以迅速提高修行”“能增强法力”等为名,引诱、胁迫数十名女弟子与其发生性关系。抓捕他到狱中曾试图洗脑干警不成后,并没有显示出特殊的“神通”,更没有“化作一道佛光,没了”,而是在狱中乖乖就范。作恶多端的吴泽衡最终干栽倒在法律面前,想不到的是他凭借其巧舌如簧竟骗倒信徒无数。

  全能神教主赵维山自封为神,称为“全权的主”。他从众多的追随者中选出七名视为“神的化身”的人,与自己一同作为该派的主要领袖及骨干分子,分别以“全备”、“全荣”、“全知”、“全能”、“全权”等名称之,而“全权”即是赵维山本人。全能“女基督”杨向彬虽高踞权力塔尖,却是只能写歪理文章的傀儡,而这个有“特殊”本领的赵维山却是“圣灵使用的人”,掌管教会所有实际权力,成为实际上的教主,可面对警方的通缉,他也是惶惶不可终日。2000年,赵维山化名徐维山,办理了出国护照。在一些别有用心的日本人的鼎力相助下去了东京,后来他又辗转到了美国,2001年6月以“中国家庭教会东方闪电派”的名义申请政治避难。他只能躲在国外遥控指挥国内的信徒,而不敢踏进国内半步。

  从这些邪教教主的行为可以看出,他们都是欺世盗名、妖言惑众的江湖骗子,他们的神通在法律面前不是法力无边,而是闻风丧胆,我们要让更多的人们看清邪教教主的丑恶嘴脸,避免上当受骗。

  在深入宣传反邪法制中,要加强部门协作,组织更多的反邪教志愿者参与进来,形成工作合力,让一些偏远乡村及社区不留死角,让邪教组织无机可趁。

  反邪教工作是一项系统工作,防范部门毕竟人数有限,而深入宣传反邪教法制却需要投入大量的人力,除了防范部门的主导牵头、全力以赴外,还需要相关部门加强合作,充分发挥公安、民宗、司法,综治办等部门单位的作用,组织更多的反邪教志愿者参与进来,深入到各个社区各个乡村中去宣传反邪教方面的法制法规,提高群众反邪教的法制意识、提升群众识邪、防邪、拒邪能力,不断压缩邪教组织的活动空间,削弱邪教组织的活动能力,让它们逐渐消失在人们视线之中,为全面建设成为富强民主文明和谐美丽的社会主义现代化强国提供安稳的社会环境。

  在衡阳,几乎每月都有大规模的反邪教法制方面的宣传活动。不仅在人口多的社区,还深入田间地头,广泛宣传反邪教的法制法规。衡阳市反邪教协会主动作为,印发《防范和处理邪教常识》等宣传资料,向群众宣传反邪教的重要性,让群众了解邪教的本质,认清邪教的危害性,进一步提高群众识邪、防邪、拒邪的能力,深受群众欢迎,在社会上收到良好的效果。

  为认真贯彻落实衡阳市关于无邪教创建的工作要求,今年衡南县县委防范办以栗江镇人和社区、西山村和衡南七中为全县“无邪教创建”示范点,多次深入栗江镇进行指导,在办公经费极为紧张的情况下挤出3万元为栗江镇“无邪教创建”工作配备了反邪教专用电脑、投影仪、办公桌、展示柜,制作了一批门牌、宣传栏、横幅、标语,助推“无邪教创建”活动深入开展,并以点带面向全县推广,充分利用投影设备和各类会议开展经常性的反邪教警示教育宣传,有效遏制了“法轮功”等邪教组织的反宣破坏活动,有力地维护了社会和谐稳定。

  深入宣传反邪教法制法规,创建无邪教社区、无邪教乡村,已成了衡阳市反邪教宣传活动中的亮点。衡阳市“无邪教创建示范”遍及城乡,涌现出南岳区、祁东鸟江镇、珠辉区衡州街道等一大批“无邪教创建”典型,并被评为全国、全省“无邪教创建示范单位”,有力地铲除邪教滋生的土壤,让邪教没有立足滋生的条件和空间,在全市产生良好的社会影响。

  向群众不厌其烦地宣传反邪恶教法制法规及典型的邪教犯罪案例,深入到各家各户去,提高群众识邪、防邪、拒邪的能力,要让邪教组织成为过街头老鼠,无处可藏。


【责任编辑:王陆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