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芙蓉文苑>正文

我与《散文诗》

2017年03月16日 17:31   作者:杨 涛  来源:洞庭云帆网

 

  写下这个题目的时候,我一度因为散文诗三字是否要加个书名号而内心纠结。因为我也搞不清楚自己的潜意识里是想写与《散文诗》之间的故事,还是写与散文诗之间的故事。但我马上就做了自我矫正,玩文字的人都喜欢故弄玄虚,其实《散文诗》和散文诗于我来说都只是一种怀旧的情怀,因为我并没有常年订阅或阅读《散文诗》,也没有确切的把散文诗创作当成过自己的奋斗目标。

  前几天,写了一些关于回忆的文字,便想起了那两本巴掌大小、薄薄的一直珍藏在书柜里的《散文诗》,那是90年我的一个友人赠送给我。那时,也是我第一次接触《散文诗》。也就在那时我才知道,原来还有一种文学体裁介于散文和诗歌之间,有着诗一样精致的语言,充满了节奏感和韵律美,却又不同于诗的分行;有着散文一样的外观,有思想、有感情,却又短小精悍,令人玩味。只一瞬,我便不可救药地爱上了《散文诗》。这两本《散文诗》里的每一个篇章,我都反复看过多遍,甚至还能背出某些喜欢的句子。想当年,汪国真和席慕容流行时,我也没那么狂热,这也许就是所谓的一见钟情吧。只是那时我所在的小镇根本买不到《散文诗》,青葱的我也不知邮局可以订阅,所以对《散文诗》的爱并没有坚持多久,就被金庸和古龙取代了,毕竟那时候我看书的目的也只是为了打发时间。

  后来,我在一个小论坛里混着,看大家编故事编的有趣,忍不住手痒,才开始用键盘敲下一个又一个的故事,开始了自己的创作之路。那时,我逢人就尊称师父,希望他们能够指导我写好小说,但所有的人都无不善意的提醒我,说我的文笔优美,写出来的小说却没有深度,不如试着写散文或诗歌。转型的过程中,我试着写下了自己的第一篇散文诗《祭》,用来祭奠自己年少时的懵懂,与已经逝去的青春岁月,没想到投稿后就被收录进了《2014中国散文诗人》,这也着实让我高兴了好一阵。现在想来,当年的散文诗阅读,肯定对今天的我造成了很大的影响。只是现在我给自己的方向是散文,所以才没全力进行散文诗的创作。至今为止,盘点起我写下的散文诗也只是屈指可数的几篇。

  2016年9月,当我从邮局抱回一大堆样刊的时候,竟欣喜地发现有一封来自《散文诗》编辑部的信,难道我的文章上了《散文诗》?虽然这是我内心渴盼的事,却又在此刻不敢轻易撕开信封。从90年最初接触《散文诗》,到现在拿到《散文诗》编辑部寄来的信件,中间可是有27年的时光啊,这中间的变故又岂是三言两语能说得清楚。何况作为我国首家也是目前唯一一家国内外公开发行的散文诗刊,《散文诗》发展到今天早就成了散文诗界的权威,能让自己的名字出现在《散文诗》,是多少散文诗作者梦寐以求的事啊。小心翼翼地撕开信封,倒出来的果然是两本《散文诗》,还是当年熟悉的样子,巴掌大小,薄薄一本。我赶紧翻开目录查看,果然找到了杨涛的名字,这是我从古丈旅游归来后写下的篇章。

  我的名字出现在《散文诗》上面了,我泪流满面,多想马上把这个激动人心的消息分享给当初送我《散文诗》的那个友人啊。只是,27年实在漫长,我早就失去了那个友人的联系方式,甚至于健忘的我都无法完整地忆起那个友人的面容。只有那两本90年的《散文诗》,让我始终记得,曾经有过一个人,带着我走进了散文诗的世界。


【责任编辑:王陆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