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芙蓉文苑>正文

再别古城

2017年03月20日 12:04   作者:叶梅玉  来源:洞庭云帆网

  再次置身于凤凰古城,已是寒风刺骨的一个冬日。我彳亍在古城的小巷,恍若隔世。多少往事就这样春夏秋冬地飘然而去......

  巷中的石板路依然是青悠悠的,古老而又悠长,曲曲折折地延伸至小巷尽头。吊脚楼错落有致地林立于小巷两侧,楼里有浅笑轻吟的苗家女子正把热切的目光投向过往的游客,她们或用夹带着凤凰土语的普通话向游客们兜揽生意,或把一串串银铃般的笑声洒向游客。姜糖的叫卖声仍然浑厚,年轻帅气的小伙子,靓丽健美的大姑娘摆开架势,拉扯姜糖的动作引来游人的纷纷侧目,这扑鼻而来的香甜曾经诱惑了我多少年。摊边摆放的各具民族特色,琳琅满目的饰物把小巷装扮得多姿多彩。记得初来小巷,我在摊边捡了个鱼骨,并请摊主为我打磨了思念二字,当作饰物佩带胸前,如今那个漆黑乌亮的鱼骨仍存放在我衣橱的最底层,如同某些记忆被尘封一样。冬日的阳光懒懒地穿过吊脚楼的屋顶,泻在小巷,洒在袖着两手,蜷缩着身子,坐在店门口等着日头的苗家妇人身上。小巷深处,悠长悱恻的葫芦丝旋律是这般的耳熟而又忧伤,它牵引着我的脚步,让我不知停歇。

  我知道,今日,我将作别古城,作别小巷。

  今日,不是记忆中的那个日子。没有喧哗,没有烈日,也没有你。今日,是沉寂的,单调的,冷清的,惟有高跟鞋磕磕地敲击着我多愁的心房。

  记忆里的那个八月依然是最美丽的。我一袭白色的衣裙,怀里揣着一本你最喜爱的书,那个在我记忆里鲜活如初的八月的黄昏,我为一段虚无缥渺的情感伫立成小巷的一道风景。我们共同凝望西天的那抹余晖,守护天边那颗启明星的出现;我们漫步小巷,任八月的风附和着我们低声的呢喃,任渐浓的夜色模糊彼此的容颜。那是我一生中最美丽的一个八月!我们坐在习习凉风的沱江边,看水面上飘浮的盏盏荷灯忽明忽灭,聆听对岸悬挂着红灯笼的吊脚楼袅袅而来的苗家山歌,感受着潮湿的河风轻轻柔柔亲吻我的面颊。

  那一夜,我们醉了......

  一直以为那一夜是开始也是结束。以为所有的故事都会以句号为终结。以为眼睛不再产生忧伤。以为所有关于你的记忆会在那一夜凝固。

  ......

  然而,多少年后,当我重新来到这条小巷,来到沱江,已物是人非了。小巷再一次唤醒我对你的记忆。我呼吸着小巷的空气,空气里溢满的是你的气息,我嗅着你的气息,寻着你的气息,固执地以为会在小巷邂逅你。

  小巷依然还是那条小巷,我依然还是那个我。

  今日,不是夏季,不是那个八月,我依然来了。我走遍了小巷的角角落落,我知道那里还残留着我们曾经的足迹,小巷的上空还飘荡着我们会意的笑声,经久不散,响彻我耳际。今日,不是那个八月,我坐在瑟瑟寒风的江边,独自怀念,凭吊昔日的那份情感。今日,只是冬季,一个斜阳初照的冬日,我作别了我的沱江,作别了古城小巷,作别了那份令我刻骨的情感.

  今日,我只属于古城小巷。


【责任编辑:王陆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