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芙蓉文苑>正文

我们的鱼汛

2017年07月03日 17:31   作者:谈雅丽  来源:洞庭云帆网

 

  到了四月中旬,就是鱼儿疯狂恋爱的季节,我们每天谈论最多的就是渔汛,我们的牧场挨近沾天湖,站在菜园里,能听见鱼儿跃起时哗哗的水响,这更让我们对鱼汛着迷不已。

  有天早晨,余姐去湖边洗菜,露水正重,两只求欢的黑鱼毫不在意周围,进行着它们的爱情拥抱,余姐悄没声息地扑过去。对,是扑过去,扑到水里,一条十多斤的大鱼就抱在她的怀里,可惜她错误估计了鱼的力气,鱼一挣扎她便跌入水中,鱼乘机溜掉了,结果她湿淋淋跑来找我,后悔地说喝了几口“鱼汤”,让我们嬉笑不已。

  在沾天湖,一年一度的鱼汛是鱼儿们的狂欢。春汛时,沾天湖涨水,此时烂船洲上有一层浅浅的水,洲上有厚厚的水草,成千上万的鱼会在某个时间,比如中旬哪天夜晚齐聚洲上幽会交尾,想想那种鱼群的盛况,真让人心痒不止。

  沾天湖是被承包的湖,请了一群看湖的人。晚上等这群小兄弟上来,我们长吁短叹,表达着对鱼汛的向往。我开始运用点小聪明,比如假装要他们描绘烂船洲上的鱼汛,说是百年难遇,明年回去后可能看不到了;比如天真地问鱼长得啥样,有多少,其实我也学过水产,哪能不知道呢?比如要他们描绘鱼群的盛况,怎样壮观,再旁敲侧击,可怜兮兮问可不可以去看两眼,问得他们都不好意思起来。

  因为产卵季节直接影响来年的鱼产量,所以他们轻易不会带人去看,我知道看湖队的摩托艇就停在下面,随时可以起身,然而他们也不知道渔汛的具体日期。“猴子”队长勉强答应我去看鱼汛,但提了一个条件,就是看和鱼有没有缘份,自己选一个日子,在那天夜晚带我们去,如果没有鱼汛就是我们倒霉,再不要提要求,如果遇到鱼汛,允许我们带任何捕捞工具打捞我们能抓住的鱼,如果收获多的话,晚上杀鸡宰鱼买酒庆贺。

  我们每天看农家历,私下找看湖的小兄弟打听,终于定在4月28日,因那天天气晴好,情人们约会也是相宜,鱼也自然会喜欢,牧场有四个人参加,人人赤脚大仙,备鸡罩、舀子、鱼叉、渔网和一个大桶,大桶由我保管,鸡罩是农家工具,用篾织成,用来罩住鸡不让它们乱跑,据专家说:那是最主要的捕鱼武器,想想鱼们快活之时,用鸡罩“哐”地罩住它们,织天罗地网网住小情鱼。

  夜里十点,猴子派他的干将上来叫我们下湖,在哗哗的水声中出发了。沾天湖是飘带一样狭长的湖,但摩托艇速度飞快,约二十分钟到达洲际。于是摩托艇熄火,只用随身带的小桨慢慢地划,月在云里行走,我们的船也悄悄潜行,隐约听到哗哗水响,我疑心是千树万树鱼花开的场面。

  到洲上,我的脚触到水草,听到动静,但不是想象中的样子。鱼呢?我们来晚了,也许前几天鱼汛就过去了,只有不多的鱼情侣仍呆在水岛,牧羊人“半仙”积极地找漏网之鱼,鸡罩和水桶当然派上了用场,不断发出惊呼声,我们战利品有黑鱼一对(约10斤),这是湖里质地最好的鱼,有草鱼两对,鲤鱼一尾。

  我一无所获,脚站在水草中软软的、痒痒的,在水洲上慢慢走动,周围都是水,我看到月亮慢慢走出来,银白的光让湖水涟涟闪烁,这真是我一生都不能再次经历的美好夜晚。

  回到牧场,我们就着月光煮了一大锅乳白色的鱼汤,一边谈笑,一边喝酒。我也就着月光和月光一样的鱼汤海喝一回,仅两杯谷酒,便醉了,醉意中恍惚在和洲上的鱼一样去赶赴一个爱情约会,耳边是哗哗、哗哗的水响。真是遗憾,最美好的事物总是与我擦肩而过……


【责任编辑:王陆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