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芙蓉文苑>正文

同命天使(一)

2017年07月12日 15:52   作者:蒋施润  来源:洞庭云帆网

  一

  那年我六岁。

  是初秋的一个夜晚吧,母亲说很长时间没回去看外婆了,很想回老家一趟;于是第二天便带上我,经过两天的长途旅行,从南方的海滨大城市深圳,回到位于湖南南部九嶷河畔的外婆家里。

  外婆家的青砖小瓦房,独门独户,坐落在一座小丘岗的半坡上;门前溪水潺潺,周围翠竹环抱。屋子虽不是十分的宽敞,但在爱干净、喜整洁的外婆的细心打理下,却显得井井有条,明亮舒适。坐在外婆家光滑清凉的青石门槛上,能一眼望见古老石拱桥那边层层叠叠的梯田和对面山脚下错落有致的村舍。

  乍一避开大都市的喧嚣与燥热,置身于僻静的乡村,享受美妙无比的清净与凉爽,加之又有视我如掌上明珠的母亲和外婆陪伴在身边,幼小天真的我,宛若置身世外桃源一般,心中那股高兴劲呵,简直无法用语言来形容。我幻想着,一定要好好地珍惜这里的每一天,然后把所有的快乐和幸福带回深圳去,与小伙伴们一起分享。

  然而,意想不到的是,这美妙的一切还未来得来得及享受,母亲竟然在回到外婆家里的第二天,一大早趁我熟睡之际,悄悄撇下我,独自一人返回深圳去了。

  早晨,当我从睡梦中醒来,外婆把母亲返回深圳的消息告诉我后,我猝不及防,瞬间便懵了。伤心、孤独、焦虑和恐惧一齐朝我袭来,使我如坠万丈深渊,绝望到了极点。

  我想不明白母亲为什么不辞而别,狠心地把我抛在这与世隔绝的穷乡僻壤!后来我才知道,是父亲在外面有了另外的女人,母亲没能原谅父亲,他们离婚了。母亲是为了我幼小的心灵不受到伤害,万般无奈之下,才将我托付给外婆的。

  一连几天,我茶饭不思,以泪洗面。这可急坏了外婆。她一遍又一遍地吟着我妈妈的名字、跺着脚怨道:

  “这叫我怎么搞?怎么搞?......莲秀啊,你这个妲己娘娘,你这是想害死我呵!”

  就在外婆急得像热锅上的蚂蚁一样团团转的当儿,这天半晌,一只长着橄榄色羽毛的小鸟,突然飞进外婆屋里,“扑”地一声跌落在堂屋中央的地面上。

  “呀——鸟!”我尖叫起来,跟在外婆身后,快步朝鸟儿奔过去。

  外婆身手敏捷,一把将鸟儿捉在手里,十分珍爱地仔细瞧了瞧,仍后转过头来问我:“喜欢吗?”

  “喜欢!嘻嘻……”我欣喜地说道。自母亲走后,一直郁郁寡欢的我,脸上头一回有了喜色。

  见我终于转忧为喜,外婆更是欣喜万分,兴奋地说道:“嘿,这下好了,我女仔总算有伴耍了。”

  外婆四下里瞧了瞧,像在寻找什么东西,然后将鸟儿交给我,说道:

  “来,女仔,你先捧着,等外婆把你外公先前关山鸡的那个笼子找来,再把它放进去好好养着……嘿嘿,有了它,你慢慢就不想妈妈了,嘻嘻!”

  外婆喜滋滋地满旮旯里寻找外公遗留下的鸟笼子去了,我捧着鸟儿仔细端详起来:这是一只羽翼未丰的雏鸟,因营养严重不良,羽毛显得蓬松而灰暗。它耷拉着小脑袋,眼睑时睁时闭,一副无精打采的样子。

  我竖起小指头在它面前勾了勾,还好,它立刻张开嘴巴,扭动起细细的脖子,跟着我的指头转了起来。看它那饥肠辘辘的可怜样,一定是好几天没吃东西了。

  “它从那里来?为啥落魄成这副模样?它的妈妈呢?为什么不管它?莫非它是一只被母亲遗弃的弃儿?”望着它那可怜兮兮的模样,我的脑海里不禁跳出一连串的问号。

  外婆很快就找来了鸟笼子。待她忙不迭地用芒穗子扎成的扫将笼子上面的灰尘拍打干净、又在笼子里垫上一片棕衣后,我便小心翼翼地将鸟儿放进笼子里,然后插紧笼门。

  外婆将鸟笼子提到小方桌子上,然后立在一旁,静静地观察笼子里可怜的小家伙的动静,好久不曾说上一句话。

  我趴在笼子旁边,下颌抵着桌面,眼睛一眨不眨地盯着笼子里可怜的小家伙发愣。我发现,小家伙根本就站立不起来。小而尖的喙从棕垫的细眼里插了进去,撅着个小屁股,似乎连活动一下身子的力气都没有。

  见它这般萎靡不振,我不禁为它能否成活下来担忧起来。无疑地,外婆也觉察到笼子里小家伙情况的不妙,砸吧一声薄薄的嘴唇,说:

  “不对,这鸟怎的就这么没精神......饿的?”

  我心里充满同情和担忧,向外婆央道:“外婆,把它放了吧,幼儿园的阿姨说,保护动物是我们每个人的责任。把它放归大自然,那里才是它的家啊。”

  “嗯,是倒是……”外婆沉思片刻,“可是,它体质这么瘦弱,连飞的力气都没有,如果现在就把它放了,即使不被山猫叼去,也会饿死的,还是等把它养壮了再说吧。”


【责任编辑:王陆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