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芙蓉文苑>正文

同命天使(二)

2017年07月12日 15:52   作者:蒋施润  来源:洞庭云帆网

  二

  第二天早饭过后不久,我正在用外婆头天捕回来的小青蛙给鸟儿喂食,坐在门口凉猪食的外婆,突然朝门外喊道:“都来啦,进来吧。”

  我扭过头去望了望,少顷,一群年龄与我差不多大的孩子,扭扭捏捏地来到了门口。

  我发现,他们当中,除了背上背着嫩娃娃、身材纤细的女孩子穿着长衣长裤外,其余的男孩子,全都打着赤膊。夏日的阳光,将他们的皮肤晒得像木炭一样黝黑。

  他们并未马上就进屋里来,而是拘谨地站在门外,你推推我,我揉揉你。他们或站立在门中央目不转睛盯着我憨笑,或扶在门框上伸个头进来往里瞧,然后缩回头去窃窃私语几句。

  我想,他们一定是外婆昨天或是今天早晨约好了来的吧,要不怎么会一下子来这么多的人?还有,通过他们死死盯住我和笼子里的鸟的眼神,可以判断得出,这帮家伙一定是冲我来的,要不就是冲鸟儿来的。

  外婆放下手里的活,站起来招呼道:“站在那里做甚么?进来,都快进来!燕子、超生你们两个当哥哥姐姐的,带头进来,怕甚么羞呢。”

  于是,在两位叫燕子和超生的带领下,大伙才推推揉揉地进了屋里来。

  外婆将我拉到他们面前,介绍道:“她就是我昨天给你们讲过的,名字叫薇薇——你们莲秀姑妈的女儿,你们的表妹。”然后又把他们一一介绍给我:“这就是刚才叫过的超生、燕子,这个叫‘三矮子’,这个叫小宝……”

  外婆介绍完,转身进了里屋。我呢,那时毕竟年龄还太小,连起码的礼节都还不懂,所以并没有和他们打招呼或是让座什么的。我独自返回到鸟笼前,专心致志地侍弄我的宝贝鸟儿去了。

  但,或许他们认为,他们自己才是这里真正的主人吧,因此,也就不在乎我邀请还是不邀请的,便一齐向桌上的鸟笼和坐在鸟笼前的我围了过来。

  一股难闻的汗酸和尿骚相混合的气味,随着他们身体的靠近,直朝我的鼻孔里钻,使我感到说不出的恶心和难受。我本能地将头埋进两只手臂里,将鼻孔死死堵住,连大气都不敢喘一口。

  那个叫“三矮子”的矮个子,忙不迭地赶紧朝鸟笼子凑过去,朝里面吹了声口哨,鸟儿便赶紧伸脖子张嘴,以为是给它喂食来了,引得他们一阵窃笑,把我这个小主人弄得我好不尴尬。

  大伙围着鸟儿叽叽喳喳,小声议论和猜测鸟的来历和名称,与刚进来时相比,他们似乎已不再那么拘谨了。

  名叫小宝的男孩,将额头抵在笼子上往里瞧了好一会,然后用十分肯定的口吻说道:“这是一只画眉鸟。”

  “你晓得个毛!”名叫“三矮子”的男孩,用无可争辩的口吻说道,“这一定是一只啄木鸟!”

  “你才晓得个毛呢!”小宝不服气地回敬了一句,“你怎么知道它一定就是啄木鸟了?”

  “我就知道!怎么的?”三矮子盛气凌人,抬高嗓门叫道。

  “别争了,干脆打赌。”站在一旁的超生说道。

  “赌就赌!”“三矮子”盛气凌人地挑战道。

  “赌就赌!”小宝也不甘示弱高声应战。

  “输了赔多少钱?”

  “随你便!”

  “一毛钱。”

  “一毛钱就一毛钱!”

  “不给是崽!”

  “谁不给是孙崽!”

  “三矮子”和小宝互不相让,声音一个比一个高,口气一个比一个强硬。离进门仅仅才几分钟时间,他们就像换了一个人似的。刚来时那副谦卑、羞涩和腼腆,统统被他们抛到了九霄云外。

  我不禁暗自好笑,心想:“这,或许才是他们的本来面目吧。”

  正当“三矮子”和小宝为鸟的属性争得面红耳赤、不可开交的之际,外婆两手端着一大盘切好的西瓜,满脸堆笑地从里屋走了出来。

  “来,孩子们,吃西瓜。”外婆热情地招呼大家道。

  “慧奶奶,你不是叫我们来帮薇薇表妹喂鸟、陪薇薇表妹耍的吗?”那个叫燕子的女孩子讨好似地说道。

  “先别急别急,吃了西瓜再说。”外婆边给大家分发西瓜边宽大家的心道。

  这时,又有一胖一瘦两个男孩子,突然出现在门口。见屋里的人正在分吃西瓜,没等外婆发出邀请,并径直闯了进来。

  胖小子显然为有这样的口福感到无比兴奋,笑嘻嘻地说道:“哈哈!就像我爹常说的——来得早不如来得巧啊!”

  “你这短良寿的,就你鼻子尖!嘴巴像带了勾似的——哪点好事还能漏脱你?”外婆对胖小子嗔道。

  不等外婆分发,胖小子挑了片大的,拿起来就往嘴里塞。边吃边对超生抱怨道:“超生,你小子太不够哥们了,有好吃的就躲开我了……连魂都见不到,害得我满村子里找。”

  超生是他们这群男孩子里长得最清秀的一个,他乜斜着眼睛,一声不吭地看着胖男孩子。

  胖小子转过身来,似乎这才发现我,立即问外婆道:“咦,慧奶奶,这是谁啊?”

  “她啊?——你莲秀姑姑的女。大城市来的,叫薇薇,晓得了吧?”

  “嚯!怪不得这么漂亮。深圳来的?我还以为是别人藏在这里的超生子呢。”胖小子说。

  “哟呦,真不愧是村支书的儿子!你‘米粉肉’的警惕性就是高。长大后跟你爹一样,准是块当官的料。”外婆竖起大母子“夸耀”道。

  那会,我还真不知外婆是真的夸耀他呢,还是嘲讽他。反正从此以后,我便记住,这个长得肉滚滚的男孩子,有一个与他的长相极相称的名字——“米粉肉”!

  而“米粉肉”呢,瞧他那副目空一切的神气样,似乎还真以为自己有何了不得呢!

  他得意洋洋地说道:“乡里的干部说啦,抓到超生子罚款,给我们家提成呢。”

  外婆被“米粉肉”一番不知好歹的话逗得哈哈大笑,骂道:“不知死活的东西,要是你爹妈知道你在外面胡说八道,看不剥了你的皮!”

  “本来就是嘛……”米粉肉不服气地说道,声音却明显的低了许多。

  外婆抬起右臂,用袖子擦去眼角上的泪花,一本正经地对‘米粉肉’说:“‘米粉肉’啊,薇薇表妹刚来,以后和你们在一起耍,不准你欺负她呵。”

  “嗨!奶奶,你十二个放心!”‘米粉肉’拍着胸脯说,“我保证对她就像对自己的亲妹妹一样!还有,如果别人敢欺负她,我就叫乡政府的干部抄他们的家。”

  外婆再一次被‘米粉肉’一番不知天高地厚的话逗得前仰后合,用食指在‘米粉肉’额头上戳了戳,骂道:“打你的靶,一句乡干部,两句也是乡干部,你以为乡干部就可以胡作非为啊?净说些没盐没油的忤逆话!记好了,好好待妹妹,我买西瓜你吃,晓得吗?”

  “嘿嘿,晓得了。只要有西瓜吃,别说带表妹耍,就是背她都行!嘿嘿。”‘米粉肉’嬉皮笑脸地说。

  说实话,以我当时对‘米粉肉’的印象,我宁可终日茕茕孑立,形影相吊,也不稀罕他来陪我玩耍。可是外婆对他为什么却偏偏另眼相看呢?难道就因为‘米粉肉’的爹是村干部?回想起当年那些心酸的往事,我现在才明白,外婆对大进舅舅的为人,其实早就心中有数的。

  “还有这鸟,”外婆拍了拍桌上的鸟笼子,“你也要每天带领大家捉青蛙和蚂蚱来喂它。”

  “米粉肉”不假思索便满口答应道:“行!”

  外婆长长地吁了口气,仿佛了却了一桩大心事。她伸手在“米粉肉”的后脑勺上亲热地拍了拍,附在他的耳边悄声说道:“等你姑姑回来过年时,我叫她给你买支玩具枪。”

  “好嘞!”“米粉肉”受宠若惊,高兴得手舞足蹈。他当即给小伙伴们下达命令道:

  “大家都听好了,”他两手插在腰中间,“现在西瓜也吃了,下面我们就要到外面去抓喂鸟的东西。”然后小手一挥,“大家都跟我来!”转身领着大伙便往外走。

  “等等。”外婆拉住燕子,“燕子留在家里陪薇薇。”

  等男孩子们走后,外婆对燕子说:“燕子啊,奶奶要去地里挖花生,你陪妹妹在家里好好玩,回来奶奶给你们煮花生吃好吗?”

  “嗯。”燕子用劲地点了点头。

  当屋子里就剩我、燕子姐姐和她妹妹三人的时候,燕子姐姐让她的妹妹坐到地上,然后从衣服的口袋里,掏出一只色彩斑斓的小玩艺儿来。

  “会踢吗?”燕子姐姐问我。

  我好奇地望着她手里的小玩艺,那是一只用雄鸡毛束成的小球球,下端附着一枚锃亮的古铜币。

  “这是毽子。”燕子姐姐说,“你先看我踢,我教你,很容易学会的。”说完,燕子姐姐将毽子朝面前一抛,双脚便优雅而敏捷地踢了起来。

  燕子姐姐先是两腿向内侧盘,然后打着转两腿分别向外挑;再后来,她双手操在背后,不停地摆动着小脑袋,脚尖将毽子高高踢过头顶,飞到身后,再用另一只脚的脚后跟将其抛回到面前去......她如此反复地将毽子在空中踢来飞去,直看得我眼花缭乱。

  刹那间,我眼前仿佛飞起一道道彩虹,它缤纷绚丽,如梦如幻。我再也抑制不住内心的激动,大声地为燕子姐姐精湛的技艺喝彩着,欢呼跳跃着。在妈妈不辞而别后的第六天,我终于笑了,并且笑得那么开心,那么甜美,那么酣畅淋漓。

  


【责任编辑:王陆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