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芙蓉文苑>正文

湖水渔

2017年08月21日 17:07   作者:白云山四哥  来源:洞庭云帆网

  前些天,一直都在关注着有关老家洪水的消息,祈祷着不要让乡里乡亲遭受着生命财产的损失,望上天有好生之德,使苍生免受洪涝之祸……

  我们住湖边的人一到夏天就怕涨水,特别是双抢之前,谷粒刚刚发育饱满,又还没有完全成熟,如果下的几天大雨,外河一涨大水,毛里湖就跟到遭殃了,毛里湖内渍的水排不出澧水河,如果澧水河水位高过毛里湖的话还会倒灌进来,眼看着不停上涨的河水渐渐淹没着稻田,农民这时能做的只有同洪水抢时间,把那些己径垂穗的稻谷尽量抢收起来,虽然这些谷打不出米来,但还可以粉糠,作为猪饲料,让损失降到最低,而那些抢收不及或者迟熟的作物只能被淹去让鱼饱食了,农民只可望湖唉叹。

  可我们小时候还不太懂事时,不会想到大人辛勤劳作的成果化为乌有的神伤,也不会考虑接下来日子的口粮短缺的茫然,反而觉得涨水其实几得好玩,因为我们都晓得,"涨水的鱼,退水的虾",这河水一涨一退为我们的渔事带来大好机会,而且看湖佬还不管,也不管着。

  那一年也是早夏时节,大雨连续下了好几天,湖水开始漫过湖边大草坪,草坪上面的几块稻田也都蓄满了水,漫过田月口的水流早己把草坪斜坡坡儿冲出了一条长长的小水沟。我家离河边也就50米左右距离,那天早上二哥去河边挑水,刚走到田边下河的坡坡上,就对到屋里大喊:"姆妈,快拿个撮箕来,这里好多上水鱼"。姆妈赶紧把厨房煮饭的工作交给了奶奶,扯起了还在睡懒床的我,找了两个撮箕,和我一起跑向河边。

  这时候二哥已经在手忙脚乱地在小沟里捡鱼了。从田里流下的这口水经过草坪到河里差不多有10米左右的距离,而这10米水流中全挤满了逆流而上的黑壳鲫鱼,它们象是排着队,也象是用索索儿串起的,争先恐后往水上流急窜。姆妈赶紧拿个大些的撮箕把水流靠近河的那端拦住,又叫我把田埂上的月口用泥巴堵上,这下水沟断了流,没有水的鱼想后退也不行了,撮箕又拦着的,我们三娘姆就这么不费吹灰之力捡了差不多两水桶鲫鱼,这些上水鱼都是粒数粒的野生鱼,大的有1斤多,小的都有3、4两,那时虽然不蛮值钱,但这么活蹦乱跳的新鲜鱼在保河堤街上也蛮抢手,为我积攒学费也帮忙不少。

  河水继续往上涨,龙头咀有一半田地己经淹在水中,农民不分昼夜地在河里抢水把的,希望尽量多点抢出几成收获,而一大部分正劳力还要上澧水堤上防汛,所以能抢回的也真的有限……

  如果水彻底淹灭禾苗一整天,就算河水退去也不作用了,况且毛里湖退水过程非常缓慢,没有三峡工程截住倒灌入洞庭湖的长江水时,澧水隔三差五年的大水,毛里湖也差不多不定期的受灾,河水让禾苗灭了顶,大量的草鱼和鲤鱼也就拢了边,鲜嫩的禾苗是草鱼的美餐,饱满的谷穗是鲤鱼的佳肴,我们当然也要找河水来点补偿,在自己的田里来场群渔作业,说良心话,这时看湖佬还真的不管。

  如果这块田的禾苗己经放弃了,大家就会组织十个八个人来一齐罩鱼。首先找两个水性好点的人从田的两端快速放下足够将整个田包围的丝网,而且网越松越好,最好里外两层,在下水之前,大家都绑好长裤裤脚,或者穿上下水裤,否则禾苗和谷穗会让你血肉模糊,当丝网形成完全的包围圈后,大家同时下水,同时举罩,一起从田的一头罩向另一头,运气好的鸡罩落下就有收获,没有收获的也起到了将鱼赶向鱼网的作用,不管怎样,象这种围捕的场景决不会空手而归的,当来回两个回合的挥罩急捕以后就可以起网了,这样往往是罩到的一半,网上打到的一半,还有好多会鱼从网上飞逃出去。

  如果外河的水位下降,毛里湖的水也会缓缓退去,被淹的稻田也就慢慢显露出来了,当田隐约露出田埂时,我们会在田埂上再作一条子田埂,留下一个缺口,在下午日头落山前将田里撒一些粗壳谷糠,一直撒到缺口处,晚上就会有好多小鱼虾引进来,第二天一早天不亮时就把这个缺口作起来,并放下一个大竹籇儿,把籇儿两边打上两个木桩尽量固定紧,然后要做的事就是一天两次去取籇儿里自投罗网的猎物,刁子、鰟鲏鱼以及河虾会是必不可少的收获,如果运气好,还能施到一些黃骨鱼和花鱼。

  退水时除了这种守株待兔的施鱼虾外,俺姆妈几多勤快,她还会扯来蚊帐布或者后来的尼龙网纱做成捞虾的工具一一推扛的,叫我们在退了水的草坪或低田里推虾,用推杠的推虾也讲技巧,推杠的横杆一定要贴着河床走,但又不可大力推进淤泥巴里面,还真得有点巧力,经常是二哥负责下水推,我负责提桶儿,当推一会感觉到一定重量后二哥就上岸把推杠的倒在岸上,我就把鱼虾从草渣里面捡干净放到桶儿里。那时候一个早上或者太阳下山前一两个小时,总能收获好几斤鱼虾,别小看这些方法,如果那年涨大水了,我们家一定有好几十斤干鱼虾的收成。真不是吹牛,俺小时住学校,别的同学带的都是炒干酢辣椒同辣子酱以及辣罗卜之类的坛坛儿菜,我基本上都是带酥干鱼儿,炒干虾的。更多的干鱼虾是姆妈还经常挑到街上换钱呢。

  今天闪的湖……水……渔之经蛮和谐,不同看湖佬起冲突,也是往日靠水吃水的湖边人的生活常态,但就不是天天之渔事,得有时机和运气。


【责任编辑:凯风湖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