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芙蓉文苑>正文

八 字

2017年09月04日 08:50   作者:刘望春  来源:洞庭云帆网

 

  苏菲其实是不信命的,她的父亲几十年來骑着一辆摩托车风里来雨里去,却培养出了她和姐姐两个名牌大学的毕业生。姐姐学工科,苏菲学舞蹈。

  苏菲大学毕业后去了海城,海城是名校毕业生的天堂。苏菲能去,不是因为幸运,而是因为优秀。苏菲在海城呆了不到一年,男友子虚便辞了华市的工作火急火燎地奔了过来。大学四年,他们把人生的第一次都交给了对方。一个是星月学院篮球系的形象大使,一个是星月学院舞蹈系的系花。他俩一道漫步,是星月学院最美的风景。

  子虚追苏菲用了八年的时间,苏菲决定嫁给子虚用了两年的时间。身处海城的苏菲,满目皆是高富帅。这是一个富足得近乎奢华的城市,纯金打造的教堂与佛寺、绿植满布的博物馆与休闲小区、高耸的钟楼、无垠的外滩……它的精致无处不在,它的气场碾压一切。在这样强大的氛围里,一向志得意满的子虚体味到了什么叫做自卑。以他在华市一年的收入居然不够在海城买下套房的一个平方,而整天开着兰博基尼围追堵截苏菲的那个海城本地公子不仅有套房有别墅,还有差不多半条街的铺面。子虚向苏菲求婚的时候说:我现在什么都没有,只有一颗疼你的心。苏菲终是敌不过这颗心的诱惑,她怕自己一旦丢了,今生再也找不着。

  最终促使苏菲下定决心的是在海城静安寺里偶遇的一位高僧,苏菲把自己和男友的出生时辰呈上,高僧掐算了一番后闭目合十道:恭喜施主,你们二人八字珠联璧合,实为天造地设的一对璧人。苏菲舒心一笑,不久便与子虚办了结婚手续。海城千般好,栖身之所难觅。苏菲辞掉了海城的工作,跟随子虚一道回到他的家乡白城。白城虽小五脏俱全。十几年来,苏菲、子虚像燕子衔泥一般在这个小城里构筑起自己的商业帝国,他们甚至把产业延伸到了槐城、乐市等一线城市,房子、车子、孩子、票子……如果没有那个夜晚,苏菲从不会怀疑自己的八字。

  那个夏夜,苏菲想给子虚一个惊喜,悄悄驾车自乐市回了白城。这趟远行,苏菲在乐市扎扎实实忙了两个月。开门后,屋内无人,地板上积灰一层,苏菲的鞋印清晰可见。不是周末,子虚没有回乡下老家看孩子,也没有告诉她要离开白城外出。身上有点凉,气息有点虚,大脑短路了几秒钟。子虚一定是去了朋友家,苏菲转念一想,懊悔自己的多疑。

  苏菲是一个不允许自己存疑的人。一番摸索、调查、侦探后,她连续两个夜晚蹲守在那个女子的楼下,她看见子虚先天傍晚时进去,第二天午后出来。阳光下,子虚的脸依然是那样俊朗,他拉开车门,绝尘而去。她的额头开始冒汗,她的心一点点地往冰窖里走。她希望自己看到真相,又希望这一切都是幻觉。她终于像一滩软泥似的瘫坐在地上。

  苏菲没有想到自己会去厨房拿刀子,这些自己曾经嘲笑过的泼妇的行径竟如此真实地发生在自己身上。刀子没有伤到子虚,却在推扯中划开了苏菲的手腕,鲜血喷涌而出,苏菲没有恐惧,反倒有解脱的快感。她醒来时,看见惨白的天花板,床边伏着脸色苍白的子虚。

  这个世界还有什么是可以相信的?

  但是又凭什么要去怀疑呢?这么多年来,子虚一直像对待孩子般宠溺着苏菲。在那些拮据的岁月里,他宁愿自己半年不添置衣裳,也要为苏菲买下摩登百货里那件最昂贵的大衣。这些年来,生意越做越大,子虚手下的美女越来越多,但苏菲从来没有危机感。子虚是爱子狂爱妻魔,白城无人不知。如果删除那个夜晚,苏菲的生活将令多少女子垂涎。

  最初,子虚说:苏菲你要相信我!苏菲说:我就是从前太相信你!

  苏菲先是不定期回家巡查,接着动用了私家侦探的力量狂查子虚的手机、账户、邮箱、QQ、微信……后来,子虚冷冷地说:信不信由你!这么多年来,子虚从来没用这种语气和苏菲说过话。再后来,苏菲便发现了那个女人的蛛丝马迹。

  苏菲未全康复便去了海城,她要去静安寺找那位高僧讨个说法。途经西苑、钟楼、外滩……物是人非,苏菲不禁潸然泪下。

  寺内香烟袅袅,佛经朗朗,菩萨法相庄严。高僧还在,慈眉善目,白须飘飘。苏菲跪于蒲团叩拜,拜毕哽咽不能语。高僧双目微闭道:心生种种法生,心灭种种法灭。艰难只在当下,施主莫悲莫悲。苏菲听完这句佛语,一腔愤怨泻去了大半。“大师,我的婚姻八字您……”高僧睁开双目,微微一笑:“浮生若梦,八字如牌,从命亦从人。”

  苏菲失神地立起身,缓缓地出了庙门,脚下有些松软,她仿佛踩着了菩萨的祥云。“究竟是谁将牌打砸了?”她要去找子虚问个究竟。


【责任编辑:凯风湖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