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芙蓉文苑>正文

抡风车

2017年09月04日 08:55   作者:成新平  来源:洞庭云帆网

  天空湛蓝。阳光灿烂。谷粒金黄。转眼到了收割季节。

  “双抢”是农村一年中最炎热最繁忙最劳累的季节。20天内,一边要把成熟的早稻抢收回来,颗粒归仓;一边要把晚稻秧苗抢插下去,横竖成行。时间紧,任务重,为了抢收抢种,男人们常常半夜喊天光,女人们煮好早饭才天亮。

  “双抢”的农事特别多特别重,割禾、搂稻穗、踩打稻机、出桶、挑谷、捆稻草、锄草、挖田形、车塘水、犁田、耙田、施肥、扯秧、插田……在这些农活中,稍微轻松一点的,要数在禾场上晒谷抡风车了。当年搞大集体,在白衣港,晒谷抡风车“最轻松”,一般只有孕妇、老年农民才有这种“待遇”。

  其实,晒谷并不轻松,晒破脑壳的太阳照射在灰沙禾场上,像火一般,周围升腾着滚滚热浪,没有树的遮挡,温度比田里高,像一个闷热的蒸笼。乡亲们将谷粒挑到禾场上,稻穗、稗子、草屑、杂物混合其中,晒谷的人负责摊平扬开,拿来梳谷耙来回翻晒,梳谷耙上有一排大齿,像开车一般梳过来,梳过去,如同梳理女人的长发。太阳将他们的影子投射在金黄的谷粒上,清晨拉得很长,中午贴得很短,到了下午,西斜的太阳又将影子慢慢拉长。

  晒太阳是农民的专利,无论太阳如何毒辣,必须麻着背皮迎着太阳而上,还得睁大眼睛,驱赶一些前来偷食的鸡、鸭和麻雀。那些尖嘴的鸡、扁嘴的鸭和喳喳叫的麻雀贼精贼精的,眼睛溜圆溜圆,趁人不注意,就争先恐后溜到禾场偷食。晒谷的人经常是汗水满身流,衣服干了又湿,湿了又干。从田野上刮来的南风,尽管带着火气,但可以给人稍稍带来一丝清凉。假如没有南风,农民在田里曝晒,就是不中暑,也会被太阳风干。

  太阳西斜,暑气渐减,禾场上的缕缕热气仍在梦幻般升腾聚集。有人提来一桶井水,倒到禾场上,不到几分钟,就被蒸干。两位孕妇抬来了一架大风车。风车是农民用来分离谷物、草屑和杂物的农具,为木质结构,长两米多,高与成年人相当,由风斗、搁条、风页、摇手、出风口等几大部件组成,风车后半部有一个直径约60公分,厚约40多公分的大风箱,躬着背,像一头没有鼻子的大象。风箱内装有一轴,轴上连着五块风页和一个摇手,按顺时间方向摇动,便产生了风,风车前面有一个出风口,摇动得越快,风力也就越大。风车说是车,其实没有轮子,只有四条粗壮的腿,稳稳地站在禾场上。

  几位晒谷的老人、孕妇将晒了两个日头的谷子收拢,堆成一座座金黄色的小山包。一个踮起脚尖端起簸箕将谷子装入风车斗,一个鼓足干劲均匀地抡风车。

  风车在不停地旋转,犹如一股山风呼啸而出,打开搁条,谷物从风车底部漏斗滚落下来,隆隆作响,犹如大珠小珠落玉盘。顿时,禾场上被烈烈风声遮盖,时而如暴风骤雨,时而像雨把芭蕉,时而像和风细雨,时而如雷霆万均。木制的风页经受住风沙、石子、谷粒的撞击,被摇得砰砰作响如车轮滚滚,又似西风古道边的驼铃声,穿越时空,历经坎坷,从而显得更加坚韧。铁制的摇柄被汗水浸润,被摇得锃光泛亮精神焕发生机盎然。风穿过纷纷漏下的谷物,凭借着风力,很自然地分离。那颗粒饱满的飞流直下,进入谷箩,是交公粮的;那只有七成熟的秕谷和稗子进入二类,被称为“二撇子”,可用来碾碎喂猪当饲料;那些灰尘、瘪谷和杂物被风车扬得很远很远,只能当作冬天的烤火料……可谓大浪淘沙,优胜劣汰。在风车面前,是谷粒是稗子,一分高下,顺其自然,极其公正,无任何争议。

  稗子与谷粒混合在一起,经过风车的分离,便泾渭分明。

  风车具有坚实的身骨、厚厚的箱板和古老的气息,沉淀了父老乡亲几千年辨别是非善恶的准则。

  南风习习,稻香弥漫,吹来了一种丰收的味道。

  风车悠悠,灰尘弥漫,摇出了轻重缓急,分出了质量高低,辨出了公道正派。

  车了一次后,又车了第二次,一个下午,半禾场谷子风干扬尽,被装入麻袋,堆成一座小山,等待生产队去交公粮,一个个累得筋疲力尽、腰酸腿软、满头满脸眉毛头发都是灰。兆前爷爷说:“多车几遍,交给粮站,我们心里踏实。”他从谷箩里抓起一把饱满的谷粒,十粒五双,放到口中一咬,蹦脆蹦脆,饱经风霜的脸上绽满了笑容:“晒干扬尽了,可以上交了。”

  夕阳被远山衔住,西边露出火红的晚霞。“日头黄,崽寻娘”,几个月的婴儿任奶奶们怎么哄、怎么抱,仍止不住啼哭;关在栏里的猪嚎叫着,向主人讨潲吃;一群群蚊子疯狂地积聚起来,嗡嗡地叫,在田野形成一个条形状,越聚越多,如烟似雾;塘里的鱼跳出水面几尺高,掀起层层浪花……

  小时候,我们踮起脚尖摇动风车,感到新奇好玩,被兆前爷爷发现,他唬着脸吓我们:“不许摇空风车,不然,会肚子痛。”其实,我偷偷摇过几次风车,没一点事。原来,他在用一个善意的谎言,呵护他心爱的农具。

  长大后,我帮母亲抡过几次风车,从中悟出了一些道理。抡风车很有讲究,关键要保持一种良好心态,用力必须均匀持续,如果用车过猛,则饱满的谷粒就会当成“二撇子”,大材小用;如果用力太轻,“二撇子”则会被当成饱满的谷粒,以次充好。由此联想到我国选人用人,必须像风车一般保持一个尺度,一种定势,一种风向,不能时缓时急,因人而异,不然,耽误的不仅仅是人才,而是党和国家的千秋大业。

  风车摇呀摇,摇来了雨露朝霞,摇来了丽日蓝天,摇来了月亮星斗。风车摇呀摇,摇散了生活中的浮躁和虚假,摇来了岁月的厚重与真实,摇出了人生的悲欢离合与起伏跌宕。

  风车的功能如同人类社会发展规律,物以类聚,优胜劣汰,适者生存。


【责任编辑:凯风湖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