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芙蓉文苑>正文

中元节随笔

2017年09月18日 15:48   作者:刘朝霞  来源:洞庭云帆网

  离中元节还差十天,父母亲就已经早早开始忙碌了。

  从市场买来一大摞红红绿绿的纸盒,一沓沓厚厚的黄色纸钱,还有几扎细长的香烛。堆在走廊上,足有一个人那么高。

  首先是砸纸钱:一叠叠长方形的纸钱,是事先裁好了的,拿一个铁制的棍状工具,摆放在纸钱的上面,用一个木槌捶打,就有了一个个铜钱样的小孔,一叠纸上要整整齐齐砸上几十个,再一页页小心翼翼地撕开。这个很耗时也耗力,几分钟才可以砸好一小叠,我看着都费劲,问干嘛不直接买现成的?他们很严肃地说这是先人用的钱币,只有亲自做好才可以代表后人的一番心意。还要做“金条”,一根筷子,外面包上几张纸钱,裹紧后再用手指往下挤压,松开后一张张分开,一条条满是褶皱的黄灿灿的“金条”就诞生了……制作的最后一道工序是写封条,将一沓沓“纸币”、“金条”、“元宝”等分别装进一只只鲜艳无比的大纸盒,父亲拿出事先备好的毛笔,戴上老花镜,蘸上浓墨,俯下身子,开始一笔一划的工工整整地书写起来。要祭拜的先人们很多,从他的老爷爷、爷爷辈,一直到我的爷爷、奶奶、外公、外婆,文字是竖行,要按照信封格式排列,大概有四五列。“中元盛会之期虔备冥资”、“上奉故xx收用”、“某年某月某日xxx叩化”等等等等,还有一串我不太懂的文字。父亲写字时,专注而认真的神情,让人不敢多问,生怕一开口便打扰了这份虔诚。字是小楷,娟秀俊逸,苍劲有力。教师出身的父亲,练就一笔好字,但退休后很少提笔了,而每到中元节,却总会不辞辛劳、铁打不动地搬出笔墨,那份仪式感让人动容。

  中元节是农历的七月十五,从七月十二开始,家里就要开始“接老客”,意思就是请先人们回家。这几天,妈妈会准备几个荤菜,鸡、鱼、肉之类的,用清水煮了,除油盐外不放任何佐料,有叶子的青菜是不能够做的,一般煮点冬瓜南瓜。吃饭前,要先“画饭”,请先人们用餐。摆好菜肴,端上三碗饭,三杯酒。端饭也有讲究,只能用饭勺挖一下。面对桌子,烧几柱香,作上几个揖,口中念念有词,大意是恭请所有的先人前来用餐。父亲还会在桌前“打卦”,两片弯弯的牛角样的小木片,合到一起,再丢到地上,看哪一面向上,正面反面都有特殊的含义,代表着先人们的态度。先人们用完餐了,将碗里的饭倒回锅里,重新端上来后,我们才开始吃饭。这样的仪式要持续三四天,直到中元节结束。

  中元节的晚上,举行的就是正式的“送老客”“烧包”仪式。吃过晚饭,天黑下来,家家户户提着做好的纸箱、纸钱,拿着打火机,来到房前的空旷地带,将一干物什整整齐齐摞放好,便开始点火。因为要搬的东西较多,这晚,家里照例是要我们兄妹回去帮忙的。一摞摞东西搬到楼下的马路边,为了便于焚化纸箱,父亲还准备了一些干燥的木柴,先在人行道旁搭一个长长的支架,再将纸箱一个个并排摆上去。然后用废纸将木头点燃,慢慢地,熊熊大火烧将起来,伴随着徐徐上升的火焰,一缕缕青烟袅袅升起,父亲一边小心地用木棍拨弄着厚厚的纸屑,一边在嘴上喃喃地念叨着,或许,对祖上的哀思和纪念,就在这熊熊的火焰里,得到了寄托和升华罢?放眼四周,到处烟雾缭绕,一团团火光前,均是庄严肃立的人群,大大小小,老老少少,年龄各异,高矮不一,但一样的,是脸上的表情,凝重肃穆,不苟言笑。

  突然间,心头有些感慨,年年岁岁,岁岁年年,不知若干年后,我们这一辈,或者是我们的下一辈,还会记得这个仪式,又抑或会坚持这个仪式么?


【责任编辑:王陆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