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芙蓉文苑>正文

鸡冠花开

2017年09月18日 16:38   作者:黄飞跃  来源:洞庭云帆网

 

  鸡冠花,在我少时的心里并不陌生。自家篱前,邻家檐下,常常火红,偶也橘黄,嫩白。因为太过熟悉的缘由吧,一直以来有些淡泊了它在我心中的存在。

  前几天,空山新雨,秋随风来,我回了一趟老家-------黄家湾。老屋院前院后的鸡冠花,却给我异样的感受。总觉得它不是我记忆里,那可有可无的的样子。

  父亲告诉我,秋天不是花开的季节,但大多农家的院子不会空闲。鸡冠花,喜阳,不必多雨,不占地,不挑地肥地瘦,撒一把籽,在哪生,就在哪开花,种得简洁,开得明丽。这种解读,来源于一个年近70的农家人,着实让我有点惊喜。

  今天,从桃花源古城返回寺坪,才发现从麦市,到澄溪,郑家驿古镇,过五里牌,一直到寺坪街尾小巷,都开满鸡冠花,它们齐列有序,比不得街道树的高傲挺拔,却也别致精巧,独成风景。艳的似火,素的如兰,也有黄的橙的间株,高贵典雅。或簇拥,或张弛,或如鸡冠,或如凤娈......开得无拘无束,却又坦然无声。

  然来,这季节不缺少花开,只是人在旅途,我们会常常忘了路边的风景,忘了那些种花的人。

  真的有些惭愧,平日里多么熟悉的这条路,我还真没有发觉它们,不知觉的绽放。夏日已尽,荷已孱弱,张扬的紫薇,隐身而退。鸡冠花,却赶在菊花之前,填补了夏末和仲秋之间的空白。

  忍不住,在澄溪的桥头把车停下来。不为摘得一朵两朵,时光之美,没有谁会忍心把它们伤害。我只是想把车停下来,把自己一直以来匆忙的心,安静那么几分钟,来看看它们。或者,用手摸一下两下,让它们在掌心柔软。感叹,秋无悲凉,秋也热烈。

  路边院子里的大姨,正在院前打理花草。才发现这一路的人家,家家花红草绿。或是盆景,或是篱笆圈围的小院。与这公路上的鸡冠花,混然天成。古云:天凉好个秋。这花,燃得正是时候。

  这时候,我突然想起父亲的庭院,也栽满了生命如火的鸡冠花。

  古人云:人生如草木,我觉得应该是指,人生如草木一样活得葱郁而蓬勃,那才是生命最美的追求,与意境。花草有灵,弄花之手,既手中沾香,也留人间一道风景。


【责任编辑:王陆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