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芙蓉文苑>正文

沙洲河,那一首欢乐的歌

2017年10月12日 16:11   作者:何光辉  来源:洞庭云帆网

  当溪流遇到卵石,歌声便欢乐起来。

  那舒溪刚离开母亲大洑溪,像是一条白色小马驹,打一声唿哨,迈开四蹄一路撒欢。千万年来,这雪白的溪流,将每一道棱角,打磨得圆润光滑。舒缓时,款款情深,用万般柔情,展现出很母性很女性的一面;暴烈时节,巨流横行,用狂风骤雨,把整个河床肆意蹂躏践踏。也有很彪悍很野性的一面。鹅卵石也任由这浪花,如同云卷云舒,也仿佛众多的望眼,向着下游排列成一个方向眺望。

  最平缓的地方,流动速度差不多可以忽略,透明的溪流,青黄的苔衣,椭圆的卵石,纤毫毕现。三四寸长的游鱼或是三五成群,或是孑然独行,惬意地畅游无忌,快乐没有极限。

  那小孩怎么看怎么像自己的从前,赤着膊,穿白色小裤头,白色短裤后印着黑色小圆屁股,这山间小溪本就远离江湖,鱼们历练非常少,尽管可以互相透明的对望,却都经不起这小毛孩的诱惑。那原始瘦弱的竹制钓杆,就着一线还在蠕动的蚯蚓,一刷一个,一刷一个。一会儿存鱼的洼缝里就挤满了小小的游鱼。

  从上游到下游,水流是有阶梯的,因了岩石的大小而形成高低层次的不平。岩石巨大,石壁陡降,便有巨大的浪潮前赴后继奔涌而来,形成落差颇大蔚为壮观的瀑布,声震十里。

  整个舒溪是一首轻快的小调,素手上的钹片轻轻一弹,铮铮淙淙的流水便一往无前地流泻,应该就在溪旁、山涧、峰顶有一首恋歌,那种类似《走西口》、《阿哥你莫走》等想死个人的恋歌,能够穿越山穿越水,穿越云层,在你心上响起。

  说河有点奢侈,那沙洲河本就是舒溪的下游,芦苇迎风飘絮,鲜花野草间蜂飞蝶舞,暗香幽幽,秋沙鸭轻盈翻飞,虎纹蛙虎视眈眈,各种鱼儿游弋其间,各色卵石五彩斑斓。那沙洲河分明就在吟唱着一首首快乐的歌。

  一块大青石坐落在溪河中间,两米见方,差不多四方四正的,人在石上立,水在岩下流,像极了飘流石。

  夜宿在一峰尖茶厂。四面墙体全是垩白色的,平实、古朴、简洁,高山云雾入于茶香,淡淡漂进胸间,伴你一夜秋眠。

  茶香,是从一峰尖辐射开去。

  沙洲河小心翼翼捧着一碧清凉舒溪,最是勾魂。将那夜曲唱到你的血脉。


【责任编辑:王陆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