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芙蓉文苑>正文

萧锦忠状元的女婿陈子沐

2018年03月05日 09:36   作者:苏洣云  来源:洞庭云帆网

  陈子沐,字定杞,号首麟,载恩。1828年(清道光8年)6月29日,出生于岩口专家湾一农家。少年好学,攻古文,善诗词歌赋,深受萧锦忠状元的赏识。陈子沐既是萧状元的外甥,尔后又成为萧状元的女婿。子沐由府增生援例加捐训导、候选教谕等职。子沐急公好义,爱打抱不平,那里有不平事,那里就有他的身影。他从小就感受到茶陵赋税繁重,曾带头向清朝咸丰皇帝上书,反映民生艰难,获准减轻茶陵百姓的赋税,州民刻碑铭记其功德。

  茶陵赋税繁重还有一个特殊的历史原因:

  元朝末年,陈友谅与朱元璋争夺天下,陈友谅据湖广、江西之地,声威赫赫,大有“投戈断流、舳舻千里,”一统天下之势。茶陵是陈友谅的属地。公元1364年,陈友谅为应付战争,提征茶陵公粮计大米40453石,饬令县吏押粮陆运于吉安下河,经赣江入鄱阳湖。当时陈友谅陈兵于湖的西边,朱元璋驻湖的东边。粮船一入湖,值西风大作,将粮船吹到了湖的东边。县吏只好“借花献佛,”将米粮送给了朱元璋。朱元璋虽然将米粮收下,却怀恨在心。他一统天下后,定鼎金陵,钦定茶陵田赋以重科,额定岁征大米4.6862万石9斗。明嘉靖年间,知州夏良胜写的《民情疏》有所披露:“本州地方,僻在南楚极角峻岭高岩深山穷谷间,有些小田地,水源寒冷。官田一亩起科四斗,民田一亩起科一斗六升。比于附近衡永蕲黄宝庆等府县,田粮起科三升五升,轻则不同,节年又奉上派远运,然民穷财尽……”

  正统元年(1436年)知州徐亨向朝廷奏减茶陵赋粮,未果。

  万历九年(1581年)宰相张居正为掩盖“运米加赋”之嫌,指令丈量茶陵田土,虚增面积16万余亩,仍维持重赋。

  清雍正七年(1729)吏部右侍郎彭维新(茶陵秩堂人)奉命视察江南积欠钱粮,向帝王条秦民间疾苦,请求减免民欠。

  乾隆三年(1737)知州张廷琛,为茶陵赋重居长沙府属十二州、县之首,上奏减赋,未果。

  民国元年(1912)3月,按《湖南旧赋新章》统一征收田赋,废除明、清以来的“正供”陈规,改征银元为征实物,每元折征谷两斗。

  茶陵县人谭延闿督湘实行田赋新章,漕粮每正供一两,应征正附长平银二两四钱。视茶陵赋重,由省财政司核减为二两。民国时期,先后爆发了反对粤盐加税,反对茶陵成立杂税局的斗争。民国35年(1946年)参议会呈文也陈述了这一历史事件,要求核减田赋。可见,从明洪武至民国年间的500多年,茶陵人民倍受压迫,这沉重的赋税,使人民日益贫穷,流离失所,直到新中国成立后,茶陵人民才免除了这一重负。

  在那黑暗的旧社会,人民的反抗遭到了残酷的镇压。如牛负重的茶陵人民,直到解放后,在共产党的领导下,将各种繁重苛捐杂税取消。

  以上所叙,从明朝至清朝,从清朝至民国(国民党统治时期,除了重赋之外,苛揖杂税多如牛毛,达33种之多,赋税中大部分来自田赋,这沉重的赋税,几乎全压在农民身上)。这些都是官方资料所记载茶陵人民所承受的赋税情况。人民负担,如牛负重。封建统治者,不顾人民死活,横征暴敛,民不聊生,怨声载道。对此,茶陵人民强烈不满,曾多次反抗。

  陈氏族谱记载的陈子沐就是其中杰出的代表。同治十年十一月十七日,茶陵州牧福昌的保镖、州勇刘礼忠带人窜到枣市,以催收钱粮为名,强行勒索,捆打乡民陈树兰。被回家探亲路过的陈子沐闻讯赶到现场,与刘礼忠理论,宣讲律法,据事争辩,责刘礼忠把陈树兰松绑释放。刘礼忠恼羞成怒,牵马到陈子沐家里耍赖取闹,当场遭到乡民和堂弟陈林钟的严厉谴责。刘礼忠回衙,捏造事实,妄加控告,诬陈子沐“把持钱粮、抗缴国科。”州牧信以为真,听信一面之词,诳详上宪。上宪又不核查实际,听信下属一派胡言。于是一场“莫须有”的冤案铸成了。同年十二月二十四日深夜,刘礼忠统领百余人,各持枪械,把陈子沐的家团团围住,将全部财产洗劫一空,折腾到天亮,把陈子沐的堂弟陈林钟刺死,复将陈子沐连刺数刀,并捆缚押至州城铁牛潭畔,不经庭讯,于午时将陈子沐杀害,时年43岁。

  陈子沐惨遭冤杀后,远近乡民,悲痛欲绝。于是合族醵资,助子沐的妻子萧氏上京告御状,向京都各部鸣冤叫屈。封建王朝视州县杀了人,即使冤枉了,也认为小事一桩。何况州牧福昌是蒙古人,满蒙是一家,官官相卫,是一家更不消问了。可怜萧氏夫人哭天无路,只有返回一途。夜宿旅店,一哭一诉,其哀情惊动了另一位旅客,这旅客原是与萧锦忠同榜进士,后落魄抽鸦片。他问明萧氏夫人详情后,将原诉状付之一炬,重写一篇“圣门杀上”为主题,以“摧残名教、欺圣虐民”的诉状交于萧氏夫人返京再告。原来,这铁牛潭畔在“文星门”外,而“文星门”又正对孔庙大门。这一招果然灵了,终于获准“平反昭雪,”并捉拿刘礼忠偿命。

  1902年(壬寅年)瘟疫流行,合族建醮,子沐显灵,附在族侄寅成身上说:子沐行善而蒙冤遇害后,受玉帝冥封为永顺王,又为天符王神,宜代天宣化,为民消灾纳福,令小弟陈子膏为首,在华公庙左侧建庙设祭。同年7月12日扶鸾自撰碑文、门联、匾额,其文风格如生前无异。当时碑文写道:“子沐大人,天符王神。其生也荣,不幸而遭横逆;其死也哀,尤幸而受冥封。大德存好生之心,游行天下,至仁怀乐育之念,宣化黎民。”至此,陈姓合族捐资建庙,于年底庙宇落成。庙门横匾“代天宣化,”两旁悬“体居正位,保合太和”八字对联。殿内正中,饰金塑子沐大人像,其神态严然。旁塑一尊刘礼忠的小雕为他执旗服役;另塑梅山、土地、灵孚等神像为他助威。站的站,坐的坐,神态各异。并设好生辰祭祀(古历六月二十九日)。此后,子沐护荫百姓,庇佑人民平安的故事越传越活,越传越广,成为茶陵、安仁、永兴、耒阳等县人民心中有求必应、求之则灵的神圣。常年朝拜的人络绎不绝,香火旺盛,历久不衰。


【责任编辑:王陆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