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芙蓉文苑>正文

我喜欢你的笑是爽朗的

2018年03月27日 08:26   作者:张冬娇  来源:洞庭云帆网

  在我结对帮扶的对象中,谭冬祥是唯一的残疾人。他今年46岁,个子较小,因患小儿麻痹症,只能拄着拐杖靠左腿行走。家里有70多岁的老母,患有哮喘、冠心等病,常年需要打针吃药。妻子患有精神分裂症,不能像正常人劳作,也要靠药物控制。一男一女两个孩子分别在读高中和初中。一家人的生活重担全部落在这个残疾人身上。

  谭冬祥个子虽然小,但人很勤快,每天拄着拐杖“笃笃笃”地从楼上到楼下、从屋里到屋外忙不不停。他要早起拄着拐杖来到土里劳作,除草、施肥、摘菜……忙完农活回到家里还要忙家务,还要料理病床上的母亲。

  他性格很开朗,每天这样辛勤劳碌,但脸上毫无愁容,整天乐呵呵的,待人接物热情周到。他嗓门大,声音清澈响亮,笑声朗朗,在他的影响下,家里时而飘荡着快乐的空气。如果不是因为残疾,在社会上不管哪行哪业,他都应该是佼佼者。

  我是今年接手他家的扶贫工作的。今年年初第一次来到他家了解情况,得知他全家从低保户纳入了保障兜底,但一家五口人只有三个人口可以享受,反而没有原来的享受的利益多。我觉得像他家这样的情况,应该全家五口人都要有保障,就把情况反映给驻村扶贫队,并联系扶贫办民政局把他全家五口人都纳入保障兜底。同时,又让他入了村里的合作社,年终享受村里永丰光伏发电和生态农业等盈利的分红。两个孩子也都享受了教育优惠政策。

  基本生活解决了,身体残疾的谭冬祥并没有闲着。他曾学过理发,带着妻子开过理发店。但因为妻子精神有点失常不能正常工作,反而还要花时间花精力照顾她,只得关门。今年他决定带妻子去广州一家垃圾清理厂做事。这样既可以照顾妻子,妻子正常的时候还可以一起蹲在厂里做垃圾分类工作。

  此后,我每次下乡到村里,看到他家大门紧闭——两个孩子在学校读书,母亲被安置到嫁到外村的女儿家生活,就会打个电话给他。电话那边传来了他响亮的声音,时不时地,还有还会响起他朗朗的笑声。他说,在那边做垃圾分类工作,每天按垃圾的数量多少当天结算。运气好的那天,他和妻子两人能赚到一百多元。两人省吃俭用,除去吃住花费,每月还能结余千多元,虽然辛苦,但他很满足。

  每次我都问他还有没有什么要求,他就朗朗地笑了。“没有什么要求,我一个残疾人,能有今天,搭帮党和政府,搭帮扶贫工作队。社会没有遗弃我们,还让我们感到大家庭的温暖,我只有感恩,只有更勤奋工作,做点力所能及的事,尽量减轻国家的负担。”

  每次放下电话,耳边还会回响着他响亮的声音和朗朗的笑声,心情就会无端地喜悦着。贫穷并不可怕,只要有一颗阳光向上感恩的心,活着,也是美好的。同时,我也确信,有这样的笑声,他家的贫困,只是暂时的。


【责任编辑:王陆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