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芙蓉文苑>正文

古老的寄名习俗

2018年10月30日 17:05   作者:李向明  来源:洞庭云帆网

  在南岭山区,至今仍流行一种古老的习俗,自己生的儿子却给别人做崽,有的给和尚、尼姑、叫花子、鳏寡孤独者做寄子,还有的甚至给石头、水井、树、猪狗当干儿子。这种奇异的习俗叫寄名。

  古代医疗水平低下,孩子成活率低,尤其是多胎夭折或老年得子的,更担心长不大。为保证孩子的健康成长,父母往往求神拜佛,给孩子寄名,甚至直接让婴儿皈依佛道,给孩子取法名,祈求得到神佛法力更多的护佑。人们普遍认为,佛寺道观乃神圣所在,将孩子托付于此,会得到菩萨、神灵的保佑,逢凶化吉,消灾祛难。后来,这作为一种民间信仰和保育习俗被流传下来。

  那时候的小孩最多有六个爹妈,除自己的亲爹亲妈,还有义父义母、干爹干妈,相当于生命有三重保护。可见一个人从出生到长大成人是很不容易的。义父义母是由情感或利益关系决定的,干爹干妈则由寄名而来。有的孩子生辰八字与父母不合,怕命运不顺长不大,就要找八字相合的人认干爹干妈。但这样的人并不能随便找到,即使找到还要看别人愿不愿意。许多人不会轻易给别人当干爹干妈的,他们认为那样会把自己的福分分给别人的孩子,对自己的孩子成长不利。一旦认了干亲,两家就会作为亲戚来往。这种关系一般等小孩十六岁上丁成人即可解除,但有的只保持三五年,有的则保留一辈子。

  古时候,寄名是非常普遍的,《红楼梦》中的宝玉就寄名给干娘马道婆,《金瓶梅》里西门庆将儿子寄名于玉皇庙的吴道官。鲁迅在《我的第一个师父》写道,他刚出生不久就被抱到长庆寺,拜主持和尚龙师傅为师父,寄名为他的弟子,取法名叫“长庚”。

  寄名认干亲的对象分三类,一是佛道神灵,二是人,三是物。无论哪类都要举行一定的仪式,焚香祷告,禀报神灵,干亲关系才算正式成立。寄名佛道的还有一些特别的讲究,和尚、道士要给孩子送僧衣、道衣、寄名符、寄名锁(索)及历书、镜子、银筛等用来避邪的小东西,然后将孩子生庚八字置于一个红布袋中,悬于橱上。到大年三十,僧道会给孩子家中送饭,家人要给谢钱,连送三年。

  寄名于人或物的,一般也要请和尚或道士主持仪式,地点多在佛寺、村庙或其他特定的地方。在郴州永兴县太和乡一个叫和尚帽子下的地方,笔者曾看到过许多寄名帖。那个地方位于注江岸边,因有一块丹霞岩石极像僧帽,石下有小坦,附近村民在此搭建一座小庙,常举办庙会,四时八节还有一些祭拜活动。

  这些帖有统一的格式,寄名的有男童,也有女童,还有还愿的。如其中一张帖写道:“恩光主照投寄男童乳名XXX和尚帽子大佛殿前相生相旺。”两边有对联:“花根永固,易养成人;命似长江水,寿如松柏青。”四角有:“长命宝贵”四字。从村民口中得知,寄名的大体程序是:选择黄道吉日,先把和尚或道士请到家中,介绍一下孩子的情况,写好寄名帖及相关对联,带上事先准备好的香纸烛三牲祭品,带着小孩一起来到和尚帽子下念经作法。待法事完毕,将寄名帖粘贴在墙上,由道士领着大人小孩行三拜九叩大礼。有的还要给小孩取个很贱的花名(绰号),如叫花子之类。然后,主家饭菜招待,红包酬谢。

  在郴州苏仙区飞天山附近,笔者还看到一张拜树为干爹干妈的寄名帖,贴在路边一棵古树的树干上。上面写道:“四季长青树在上,弟子玄龙在下,乾XX年XX月XX日XX时生,郴州市苏仙区XX镇XX村XX组XXX小后生拜四季长青树为干爹干妈,祸从今日止,财从今日生,平平安安,身体健康,婚姻美满,早生贵子,事业有成。XX玄女娘娘敕令”。玄女娘娘即九天玄女,是一位道教女神,除暴安良,法力无边。看来,这是请道士或道姑主持寄名仪式的。山民朴素地认为,古树是神灵的化身,相信树神会保佑孩子健康平安。寄名于树,必须找百年成精的老古树,且依然生长茂盛,这才符合人们“长命百岁”的寓意。一旦干亲关系成立,必然要心诚恭敬,四时八节要带上祭品拜祭,焚香烧纸,燃放鞭炮。

  寄名习俗遍及全国,干爹干妈其实是北方的叫法,南方多叫寄父寄母,书面语叫过房爷、过房娘,湘南地区干脆就叫亲爷亲娘。在北方,寄名多偏重于民俗,各地有许多有趣的风俗,如钻裤裆、碰亲、拜干亲、拉干亲等,差异也较大。南方则偏重于民间信仰,在南岭地区基本仪式大体相同。

  古人认为,人的一生命运与很多自然因素的干扰有关,如出生的时间(即年月日时八字)及五行等,如五行缺什么,取名时就通过汉字相对应的五行来补齐,达到平衡。从宗教角度来看,寄名是一种原始宗教的遗留,以信奉万物有灵为基础。从社会学角度来看,这是一种原始的社交方式,满足当时普遍存在的一种“求助心理”。随着时代的推进,科技与社会的飞速发展,这种古老的习俗也在快速消失,只在条件相对较差的山区农村仍被保留下来。


【责任编辑:王陆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