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芙蓉文苑>正文

“最后”的散文家

2018年10月30日 14:54   作者:易笑倩  来源:洞庭云帆网

  林贤治先生曾撰文称:刘亮程是中国二十世纪最后一位散文家……他的作品,阳光充沛,令人想起高更笔下的塔希提岛,但是又没有那种原始的浪漫情调,在那里夹杂地生长着的,是一种困苦,一种危机,一种天命中的孤独无助,快乐和幸福。

  那时农民刘亮程的散文集《一个人的村庄》刚上市,立刻引起了读书界尤其是散文界的广泛关注。其实他的散文就是反复述说一个村庄的事情:庄稼人,牲畜,田野,小麦和树木……一切全在他眼中化入化出,生死衰荣。但刚过而立之年的刘亮程具有惊人的洞察力,他似乎经历了中国农村几千年的世事沧桑。

  是丰沃而贫穷的土地培养了他的感情,他的哲学,当他以同样为土地所赋予的思维和语言,去讲述所有一切时,散文界就立刻发现了:刘亮程是一个异类——他的文章呈现的是一种全新的“乡土哲学”,一种全新的生活态度,就象盐溶解在水里一样,散布在日常生活的每一个细节,每一个地方。关于乡土的散文,萧红、沈从文、孙犁、汪曾祺、贾平凹,用笔多在描述故事,人物,风俗,点染氛围,或添加一些抒情性的文字。无意于这一切,而集中写一种哲学一种心理文化,刘亮程是独步的。在他那里,始终有一种“命”的纠缠,这种纠缠便构成了哲学,决定着他的散文内容及写法……这是一种狂哞,是撕心裂肺的声音。惊恐,愤怒,决绝……长期以来,整个中国文坛听不到这种声音,也从来没有一个来自乡土的作家,能够如此看待自己的出身、处境和命运。对于草原,知青张承志只是一个“移民”,没有根。贾平凹的根在名士的烂泥塘里给沤掉了。张炜的根,实际上扎在表层。刘亮程是唯一的。

  时至今日,有能力将乡土散文写出如此一种困苦,一种危机,一种天命中的孤独无助,快乐而幸福的唯亮程一人尔。什么是具有现代意识的散文,笔者首推《一个人的村庄》。

  “上个世纪最后一位散文家”之于刘亮程并不过誉,不仅如此,本世纪散文界也还无人匹敌,他的声音必将在今后很长一段时间回荡在中国文坛。


【责任编辑:王陆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