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芙蓉文苑>正文

永安关

2018年10月24日 15:16   作者:唐小峰  来源:洞庭云帆网

 

  湘桂边界五岭山脉之一的都庞岭,有一道雄关——永安关。千百年来,永安关烽火狼烟不息,并不安宁。

  走进历史尘烟,观关隘之风云。

  杜甫在《贼退示官吏并序》记道:“癸卯岁,西原贼入道州,焚烧杀掠,几尽而去。”西原蛮是广西境内的少数民族部落,公元763年,西原蛮从湘桂边境的关口攻入湖南道州,占领道州一个多月,把道州浩劫一空,四万人的道州,被西原蛮掠夺之后,人口仅存四千。

  宋绍兴元年二月(1131),流寇曹成率兵十万进驻道州,最终盘踞道州、贺州,以两地之崇山峻岭及众多关隘为依托,起义军颇具规模,声势浩大。宋高宗得知道州失守,心急若焚,急命岳飞率精兵七千赴广西灌阳、湖南道州平叛。岳飞率大军经永州北部的祁阳进入灌阳,将曹军围歼于灌阳文市的大觉寺。带着成功平乱灌阳的战果和威风,岳飞马不停蹄经湘桂边界这道“峰峦缺处有天明”的雄关,挥师道州。岳家军的铁骑,踏碎了雄关的冷月。岳家军气势如虹,一举收复道州。此后,南宋政权在湘桂交界的这道关口磊石立界,刻石记功,广设兵营哨所,以求南方之地长治久安,名其“永安关”。至今矗立着一块“永安各关隘防堵江华瑶匪事平碑”,碑文记录了这段历史。古城道州,亦建武庙(关岳庙)以示崇敬。庙联:北战南征,匡扶汉鼎;吞金灭吴,直捣黄龙。

  然而,永安关,并不安宁。清道光年间(1832),广西江华的瑶族人赵金龙因不满官府的欺压而率领瑶民起义,随后广东、广西的瑶民纷纷一起抗争。清廷大震,随即指派广西巡抚祁贡率重兵镇压,瑶民虽奋起反击,终因寡不敌众而惨败。事后,祁贡率部属登上永安关,命人在石碑上刻下“永安各隘防堵江华瑶匪事平碑”。

  广西境内土地贫瘠,人民生活困苦,起义举事盛于他地。由桂入湘进中原,永安关是一道首选之门。

  1851年,洪秀全金田起义,率太平军一路向东。“天下不可一日无湖南”,太平军久攻桂林不下,转攻全州,并试图从全州进入湖南,北上长沙,再进中原。然而,全州的蓑衣渡却成了太平军的伤心之地。蓑衣渡之战,太平军损兵折将,损失惨重,不得不另僻他径入湘。太平军经永安关进攻道州,攻下道州,并在道州盘踞80余日,进行休整,恢复元气,军队实力大增。踌躇满志的洪秀全在永安关下道州的月岩写下了“十万雄兵过道州,征诛得意月岩游。云横石阵排车马,气壮山河惯斗牛。烽火连天燃落霞,日月纵辉照金瓯。天生好景观不尽,余兴他年再来游”的豪壮诗句。过了永安关的太平军,入湘江进洞庭出长江建都南京,占据清廷的半壁江山。

  “雄关漫道真如铁”,一道永安关,本应该是一夫当关万夫莫开,扼守天险,保卫平安的关隘。然而,狼烟不息,如铁雄关,在如血残阳里默然潜伏,雄关里外,险峻山峦之下,杀机四伏。

  历史来到了1934年。9月,长征先遣队红六军团过永安关入湘西,国民党桂军欲利用永安关天险消灭红六军团。桂军在永安关两边的山峦构筑工事,于是,永安关碉堡林立,战壕密布。然而,红六军团神勇无比,大败桂军,突破永安关天险,顺利到达湘西。11月,中央红军长征经湘南过道县进广西渡湘江。永安关,是由道县入广西全州灌阳唯一的关口。这一次,国民党欲消灭红军于湘江东岸。国民党围追堵截,想把红军逼进湘江与潇水两江狭长地带,一网打尽。

  红军渡过潇水,敌军紧追不舍,当红军从永安关进入广西境内的灌阳全州境内时,此时的永安关,担负着6万多红军将士的生死安危。前锋部队已经先期抵达湘江沿岸,与敌军激战,为红军大部队渡江开辟生命的通道。与此同时,担任殿后任务的部队,正在利用营山各关隘,阻击迟延追敌,为红军大部队渡江作好掩护。后卫部队利用永安关的有利地势,与追敌展开殊死搏斗。红三十四师六千闽西、赣南子弟在永安关下的仙子脚、蒋家岭一带浴血奋战,永安关天险,惊天动地。正是后卫部队在永安关的英勇战斗,为中央纵队顺利过湘江赢得了宝贵的时间。12月1日,中央红军渡过湘江,然而,此时湘江沿岸的各个渡口,已经全部被国民党军队占领,担任殿后任务的红三十四师被堵在了湘江东岸,无法过江,成了一支孤军。红三十四师在返回道县途中,与各路敌军周旋战斗,损员惨重。在道县四马桥一带,红三十四师余部弹尽援绝,全军覆没,师长陈树湘被俘拒降绞肠自尽,实践了他“为苏维埃中国流尽最后一滴血”的誓言。

  “湘江一战,损失过半”,八万六千名红军从江西福建出发,过了湘江只剩下不到三万人。“三年不饮湘江水,十年不食湘江鱼”,湘江战役之惨烈,可想而知。有军事专家指出,湘江战役,是世界军事上的一个奇迹。战时,大军进入两江狭长地带,必死无疑,乃军事上的大忌,而红军却从潇水湘江间的两江狭长地带绝处逢生。红军英勇缔造神话,永安关,也为这神话写下了浓墨重彩的一笔。湘江一战,永安关站在了正义的一边,红军利用永安关的天险阻击敌人,利用国民党桂军曾经修筑的碉堡战壕来打击国民党追兵,以其道还治其身。山高人为峰,关险血染就,永安关见证了湘江战役。一关断万险,过了永安关,渡过湘江的红军,跳出了国民党的包围圈,开辟新道路,开启新征程。

  “五岭逶迤腾细浪”,永安关雄踞都庞,衔第一缕朝阳,送最后一抹晚霞。山势依旧峥嵘,草木依然葳蕤,关风清冽如往,关月清冷如旧。落日之下,没有城堡的屹立,没有生铁铸就的炮台,没有纪念的碑刻,没有流传千年的文章。关墙早已颓塌,碉楼夷为平地,战壕遗迹尚存,荒草遮掩了路边的青石板,弹壳时时在泥土里探出头。那被战火焚烧过的土地,那被鲜血漂洗过的土地,那被灵魂笼罩着的土地,透着荒凉。

  兵家必争之地、关隘、咽喉、起义、围剿、永安、长征、湘江战役……关口留下了多少故事,唯独与“安宁”无关。关风年年吹,关月年年冷,置身永安关,不见湘桂两地往来的商贾人流,不见昔日的金戈铁马,不见抛颅洒血的惨烈场面,抬眼平视,厦蓉高速穿越永安关,湘桂天堑变通途。永安关,依然孤独,或许,永安关只属于孤独!

  作者简介

  唐小峰,手机18974606670,湖南省作家协会会员,道县文联主席,道县反邪教协会会员。(投稿栏目:湘楚记忆,服从编辑安排)


【责任编辑:王陆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