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湘楚记忆>正文

礼治,古人社会治理的另一层境界

2017年02月27日 10:14   作者:老 谈  来源:洞庭云帆网

 

韩延寿

  要说社会治理,恐怕春秋战国至秦汉这一时期,是真正的多元化时期,人治、法治、德治、礼治等各种形态的治理形式都被治理者尝试,有的搏得千古贤名,有的逞了一时之快,有的还演绎出一些奇葩故事,给后人留下了许多感慨或许其中也不乏一些启发。

  西汉时期著名的地方守令韩延寿,他的治理方式是奉行礼治,通过他自己的以身作则,教化官员和百姓,特别是他在定纷止争上的一套,让人不得不另眼相看,甚至学都学不到。

  韩延寿因为做官崇尚礼仪,意在以教化感人向善,以礼让解纷息讼,所以他在淮阳太守任上政绩显著,于是,朝廷调他到极难治理的颍川任太守。当时颍川这个地方豪强势力多,官不好当,朝廷经常要选拨优秀的二千石官来当这个太守。原来一个名叫赵广汉的在这里当太守时,也曾名噪一时。赵广汉的策略是激励告讦,也就是鼓励大家相互揭发,再利用权术撩拨豪强之间的矛盾,分化瓦解他们的团伙力量,以便逐个加以打击。赵广汉的办法对锄奸抑恶起到了一定的作用,但不是治本的办法,而且留下了很多后遗症,使得老百姓之间旧恨未解新仇又生。韩延寿到颍川之后,看到了这个弊端,他采取的办法就是提倡礼仪,表彰孝行,引导人们和睦相处,消除怨咎,构建和谐。后来他任东郡太守时还将这一做法推而广之,大兴古礼古乐,举办春秋乡射羽葆棨戟之类的文体活动。他的以教以治心,以减少刑狱的办法,也收到了一定效果。史书上说的“吏无追捕之苦,民无捶楚之忧”,可能就是通过这种办法形成的。

  韩延寿为了达到他的目的,往往做出一些奇葩举动来。他了解到他的一些下属吏员背着他干了不少坏事,如何惩治这些奸官滑吏呢?他不想愤怒地以自己的当领导的权威来依法治罪,那样撕破了脸皮大家都不好看。他反复思考后,来了一个釜底抽薪的搞法。他将全体官员召集起来开会,在众多的下属面前表现出痛心疾首的样子,无比悲愤地自责道:“难道是我在哪里做错了事情,对不住有些人吗?他们怎么干出了这样可怕的事情呢?”他的反躬自责还往往有效,有些犯了事的脸皮薄的被他那个椎心顿足的样子吓了,搞得极度难堪无地自容,有的深感无颜不配再站在太守面前了。有一个县尉还被他这一举动刺激得过头了些,居然羞愧得自杀死了。而韩延寿门下有一个掾吏秘书,也拔刀抹脖子,由于力度不够没有抹断,虽被及时抢救,但伤及喉管已经说不成话了。韩延寿听说后,竟然马上跑去看望他,抱着这个秘书痛哭不止,又是寻医治疗,又是派人护理,还破格免除了他的赋税,弄得这些人只好打断牙齿往肚里吞。而他却认为这类人既得到了惩罚,又使自己的治理效果达到了,何乐不为呢。

  韩延寿在担任了左冯翊(京城地区的长官)时,仍然奉行他的主张。一年春天,他到地方去搞考察,顺便视察农事。来到高陵县时,有两兄弟为了田产前来告状,在他面前争吵不休,韩延寿大为沮丧,觉得这是对他那套礼义教化的极大讽刺,但同时,他又感觉到也是推行他的主张的大好良机。他镇定了一会,又玩起了他的那套来,表现出一种无比悲伤的态度说:“我有幸成为京城一郡的长官,但不能为全郡官吏做出宣明教化的表率,致使老百姓兄弟失和,骨肉相讼,伤风败俗,蒙受耻辱,到了这个程度,都是我这个做冯翊的无德无能造成的,我必须引咎辞职,闭门思过。”说完,马上就来到县里接待官员的宾馆里,直挺挺地躺在床上,自己把自己禁闭起来。

  左冯翊韩延寿这一番表演,使得全县上下大小官员吓得不知所措,县令、县丞、啬夫、三老等官员无计可施,一个个也只得自己找来绳子将自己捆了起来,跑到监狱里蹲着,低着脑袋听候发落。那两个来打官司的兄弟及其家属们从来没有见过这种场面,也不知道会惹出这场大祸来,举家惶恐不安,互相埋怨;两兄弟更是呼天抢地,深深痛悔。他们剃光头发,脱去上衣,一身囚犯装束,到县里投案认罪,都表示将田地让给对方,终身不敢再提异议。

  韩延寿见自己的目的已经达到,效果已经出来,爬了起来,满心欢喜地邀请县里的官员和诉讼双方见面,对兄弟二人息诉解纷勉励一番;又鼓励地方官员修治学官,教民化俗,让谦恭礼让之风大行,讼狱刑罚减少。大家才放下心来,共同庆祝了一盘。


【责任编辑:王陆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