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湘楚记忆>正文

古代高考为何“一年一试”要改为“三年一试”

2017年06月07日 17:23   作者:袁 鹰  来源:洞庭云帆网

 

  历史这样记载,开皇七年(587年),隋文帝定制,每州每岁贡士三人参加考试,从此拉开了中国封建历史上科举制度的大幕,古代的高考诞生了。到清朝光绪三十一年(1905年)举行最后一科进士考试为止,古代的高考绵延了一千三百多年。古代的高考标志着中国封建社会在政治制度上的成熟,同时它也启发影响了西方后来的文官制度。

  ——认识古代的高考

  古代科举考试的规矩很多,而且相当复杂,完整程序有乡试、会试、廷试,即地方、中央、皇帝三级考试。

  以考试地点设在各省的乡试(也称乡闱)为例,通过乡试即为“中举”,成为举人。乡

  试为全国性考试,也是科举的第一级考试,这次高考,全省考生统一集中到省里考试,因此从形式来说,乡试可以看成是古代中国的“全国普通高校统一考试”。

  并不是所有学生都可以参加乡试的。在明清,首选得通过小试,即俗称的童子试,成为秀才后才有可能。秀才还要通过岁试、科试,才有资格参加乡试,科试在乡试之前举行,可以看成是乡试的预考。通过科试的秀才被允许参加古代的“高考”乡试。如果科试没有通过,则叫“落海”,落海者尚有一次补考的机会,称为“考遗才”。

  通过乡试,成为举人,便可以参加由礼部主持的会试了。因为会试的考场设在京城,故有“进京赶考”一说。通过会试的考生,称为“贡士”,获得参加最后、也是最高级考试廷试的资格。虽然场次没有高考多,也不像现代的150分钟一场,那时每场时间长达三昼夜,整个考试时间加起来,是9天7夜。

  ——古代高考为何“一年一试”改为“三年一试”

  唐代到宋初高考都是每年举行一次的。由于受到种种因素的制约,那时对读书人来说,最痛苦的不是读书之苦,而是每年一次往返京城的跋涉及和亲人的离别之苦。

  在交通并不发达的古代,行千里路并非易事。古人所说的“读万卷书,不如行千里路”就是对古代高考的切肤体会后发出的由衷之言。

  看看唐代举子刘蜕曾的《上礼部裴侍郎书》就会感知:“家在九曲之南,去长安近四千里。膝下无怡怡之助,四海无强大之亲。日行六十里,用半岁为往来程,岁须三月侍亲左右,又留二月为乞假衣食於道路。是一岁之中,独留一月在长安。王侯听尊,媒妁声深。况有疾病寒暑风雨之不可期者,杂处一岁之中哉!是风雨生白发,田园变荒芜。求抱关养亲,亦不可期也。”

  刘蜕所说的“半岁为往来程”,即喊出了赶考的辛酸,也吐露了因高考造成的沉重的经济压力。半年间不仅收入全无,还有旅途乘车马、住旅店、饮食等一大笔开销。大部分人当年考不上,有的干脆就留在京城,以待来年。常年远离家乡和亲人,以致闹出人间悲剧。

  如唐代费冠卿为了应举,离家久居京城,当他进士及第时,却传来母亲去世的噩耗,费冠卿悲从中来,绝意仕途,隐居安徽池州九华山,并作《久居京师感怀诗》:“茕独不为苦,求名始辛酸。上国无交亲,请谒多少难。九月风到面,羞汗成冰片。求名俟公道,名与公道远。力尽得一名,他喜我且轻。家书十年绝,归去知谁荣。马嘶渭桥柳,特地起秋声。”

  古代高考之痛,何止只给唐代费冠卿带来伤害,还有多少人就是因为这个“高考”破产、发疯、家破人亡了啊。

  “道涂之劳良苦,朕甚闵焉。”古代高考之苦,经过了479年后,到了宋英宗治平三年(1066年),终于皇帝颁诏把“一年一试”改为“三年一试”。

  ——感谢“落榜”让我们见识了他们的伟大

  古代的“高考”,比现代难度大多了。

  据统计,自唐高祖武德五年(622年)壬午科至唐哀帝天四年(907年)丁卯科的285年间,科举考试几乎每年一次,约产生状元270人。自唐高祖武德五年(622年)的第一位科举状元孙伏伽(山东德州人)开始,到清光绪三十年(1904年) 甲辰科最后一位状元刘春霖止,历代科考的榜数为745榜,共产生了592名状元。加上其他短命政权选考的状元以及各代的武状元,一千三百多年,中国历史上总计可考的文武状元为777人。

  古代的“高考”的确让一批批人才脱颖而出,但它煅造的一大批骄骄“落榜”者也从另一方面圆满了它的功绩。

  明代画家唐伯虎是一位受到科举严重打击的落榜生。当年,他因购买考题作弊东窗事发,被永远夺去了考生资格。于是视游山玩水为人生第一乐,把红颜知己当人间最美,兴趣来时拿起画笔涂上几幅。正因为这次打击,打出了中国古代一位著名画家,他的画现在卖到了几千万元人民币一幅;

  李时珍十四岁就中了秀才,之后的九年中,他三次考举人都没能考上。于是下定决心立志从医,一生潜心钻研医药。他走遍大江南北,并参考了八百多种医书,历经27年的辛劳,终于写成《本草纲目》;

  蒲松龄19岁时考童子试,成绩名列前茅。后来考举人时却屡试不中。促使他更加苦读诗书,并将“有志者,事竟成,破釜沉舟,百二秦关终属楚。苦心人,天不负,卧薪尝胆,三千越甲可吞吴”当成座右铭,常常深入民间采集素材,终于写出了鸿篇巨著《聊斋志异》;

  诗仙李白、诗圣杜甫、诗人张继、“唐宋八大家”之一的苏洵、著名的苦吟派诗人贾岛、明代散文家归有光、《儒林外史》的作者吴敬梓等都是“高考”落榜生,他们都成了中国文学史上熠熠生辉的明灯。

  当然,古代的科举考试与今天的高考还是不能相提并论的。科举是选拔官员的考试,而非现在的“中升大”考试,两者的性质、作用和目的都有千差万别的不同。


【责任编辑:王陆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