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湘楚记忆>正文

西塘烟雨事

2017年07月12日 16:15   作者:谈雅丽  来源:洞庭云帆网

 

  江南是被绵绵春雨洗得温润的。

  西塘是这样一座古镇,它诱惑你千里而来,从幽深的石巷穿过。烟雨正把青石板路刷洗得一尘不染,空气是湿漉漉的,带着水乡特有的甜腥气息。你抬头看看两边屋顶披着乌青的瓦,看着深得不见人影的里弄。迎面走来笑容满面的那个男人,他是客栈主人,穿着朴素,言语温和,把你引入到他家临水的住所。

  客栈就叫临水阁,左边是苏杭绣品小店,脸庞饱满的女主人临街静坐,光线略暗,所以她头也不抬,正一针一线绣一朵绽开的莲荷。右边是一家文艺服装店,所卖衣物中有一件淡蓝的女学生旗袍,穿上这样的女装立刻让你变成民清年代的大家闺秀,可以手拿一本书,去邂逅石拱桥上年轻的恋人。

  我喜欢古镇里时光倒流的声音,当我走进客栈,看到拙朴的石码头旁边,一条流淌了千年的小河静卧着,河水微浊,像一块有皱缬的凝玉,细雨丝丝落在小河上,极细地弹奏着春天的梵阿铃。

  客栈是仿古建筑,我觉得自己已经深陷于时光深处。客栈的木门,泛黄的纸灯,梨木家具,雕花床上浆洗洁白的床单和蚊帐。拉开布帘,且有镂空的雕花窗把一河风光送入眼帘。最妙的是,房子是依河悬空而建,靠河的地板不以木头建设,特意铺上了整块玻璃,所以走进阳台就如同踏着河水而行,河水一览无疑,水在脚底发出的轻响也能被你捕捉得到。放眼望去,小河对面是一条热闹的长街,是江南独有的吊脚楼一字排开,近河的屋檐下挂着一只只红灯笼,水中往来着一条条乌篷船,摇船的汉子和游客都穿着蓝印花布的救生衣。

  在我印象中,西塘的节奏是慢的,它适合在细雨中撑一把油纸伞徐徐而行,又或者要泡上一壶好的明前茶,坐在窗前看细雨落入河中,不觉消度了半日光阴。但我们急急地从客栈出门,要寻一家能饱肠胃的小店。巷子是五光十色的,那么多琳琅满目的小吃店在沿街叫卖,丰富的颜色和品种,浓香的汁液流淌,诱惑你不知道要怎样取舍?出门前,客栈主人曾友好建议,说有一家叫钱塘人家的饭铺,前不久得了最高领导接见,应该是不错的。我们到得略晚,午饭已经结束,同行几个好友随意进入的店子古风十足,留得热闹的余声。西塘的特色小菜且一样样点来,比如清蒸白水鱼,鱼取自河里,肉质细嫩,酱爆螺丝,料足味美,入口鲜辣,还有包圆,内置野菜,味道清淡,都是难得的美味。几个看店的中年男子闲而无事,坐在门口,耐心地向我们一一介绍他们的菜品。门后大缸里储存着黄酒,我以为,我们可以在夜晚买一壶热酒细品,喝得微醺后,再去坐船寻找西塘的桨声灯影。

  西塘是依着纵横交错的小河而建的水乡古镇,据说有九条河道在镇区汇合,将镇区划成了八块,而众多的桥梁又把水乡连成一体,古称“九龙戏珠”“八面来风”。从前水陆通达,所以家家门前都有石码头,如今很多码头失去了从前水运的功能,但凸出码头上偶尔站有拍照的游客,神气活现地要把背后石桥也纳入他们的镜头。

  我们沿西街漫步,上一座桥,又下一座桥,桥桥相连,家家相接,人人相望。行走不远,就到了环秀桥,环秀桥建于明代万历九年,从侧面能看到桥洞上的对联,“船从碧玉环中过,人步彩虹带上行”。从高高的桥拱上能看到两岸古朴的廊棚。河水静流,廊棚底下是活色生鲜的生活,千年西塘的历史足迹就在长长的古巷里,在一碗粉蒸肉里,在木锤糖的清香里,在隐约传来一声越剧的唱腔里,在烟雨笼罩的古镇桥头出现。

  蒙蒙烟雨洗净了西塘的铅华,在暮色中它显得那样柔和,那样自在,经历无限世事却千年不改初衷的模样。它仿佛时刻都在等待,等待发生一段与众不同的传奇。醉园、王宅、瓦当馆、钱粮厅……每个园子都在讲述一个故事,一段历史,一个传说,一个经典。在仅1平方公里的小镇上,百年来无数的杰出人物,从狭小的弄堂、古朴的民居中走出去,崇文尚学,西塘一脉相传的文化人格在这些园子里得到了充分的展示。

  我们走进西园,这座明代的私邸,留连于那里的亭台楼阁,假山秀廊,烟雨越发衬托出它的古朴雅意。我从泛旧的手抄本上查到一段历史。民国九年春,吴江柳亚子偕同陈巢南来西塘,与镇上文友余十眉、蔡韶声等在该园吟叙,商议发展南社事宜,他们仿北宁李公鳞所画表现苏东坡、米芾、黄庭坚等人雅集的《雅集图》,拍照留念并取名《西园雅集第二图》。柳亚子是南社的发起人之一,南社是一个写作为名的革命文化团体,与同盟会互相呼应。创办人之一柳亚子 “欲凭文字播风雷”,翼以文学字传播革命理想。西塘一聚,成就了当地文人志士,小小西塘参加南社的社员就有十九人之多,他们用自己的诗词文章,指点江山,评说时政。西塘南社人很活跃,他们创办了《平川》半月刊,刊登时事评论文章,介绍故乡历史人物,收集乡邦文献,为新文化运动添一束薪火。

  从二楼雕花窗里,我看到醉雪亭边一株玉兰开得无比灿烂,它将暗淡的古楼装点得明媚无边,仿佛要把沉寂旧事带入到风清月明的境界。想起当年的文人墨客有何等的情怀和理想,也耐不过时光流逝,幸而有西园,幸而有西塘,将大浪淘沙后雪泥鸿爪一一留下。

  当我畅游于西塘,陶醉于桨声灯影里的夜游,古桥头风清雨疏的清晨,烟雨长廊的风雨萧萧,古镇墙边的莺飞草长,青石板上的无端惆怅,想起一首诗可以给旅途中的我,给一个热闹世界的局外人:“西塘昨夜春风起,故人尚隔湘江水。枕上片刻春梦中,行尽江南数千里。”

  从绿皮火车上醒来已是千里之外的湖湘。


【责任编辑:王陆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