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湘楚记忆>正文

《红楼梦》不以金莲鞋为美

2017年07月26日 10:14   作者:欧阳光宇  来源:洞庭云帆网

 

  曹雪芹在《红楼梦》中描写了诸多才貌俱佳的女子,对女子的容貌和衣饰都有极为细致的描写,但曹雪芹几乎没有什么对女子金莲鞋及小脚的详细描写,虽然几十年来,红学家们对金陵十二钗的脚是大是小争论不休,但有一点可以肯定,《红楼梦》不以金莲鞋为美,相比《三国演义》中刘备对关羽说的“妻子如衣服”,《红楼梦》算是男权国度中的女儿国,对女性的尊重和关爱,可位列中国四大名著之首。

  古代中国,从五代十国至清代,近千年时间,保持着一个畸形的审美观,即女子以小脚为美,男子对女子的三寸金莲鞋推崇备至。为什么在讲究天地人合一的中国文化里面,会有异化的审美标准出现,并且盛行千年?这事首先是祸起高层,“楚王好细腰,宫中多饿死”。上有所好,下必效之。小脚之好始于南唐后主李煜,据说他专门制作了高六尺的金莲,用珠宝、绸带、璎珞装饰,命嫔妃窅娘以帛缠足,使脚纤小屈上作新月状,再穿上素袜在莲花台上翩翩起舞。看脚弯如月,本是李煜个人的嗜好,按现在电视才艺秀节目播出的要求,宜在旁边打上“专业表演,请勿模仿”的字样。然而,只善填词不善理政的李煜,带动了缠足之风,宫女见窅娘因脚受宠,纷纷效仿,风气从宫中漫延至民间,加上封建男权体制的推波助澜,女性没有独立的人权,完全依附于男性,女性的小脚成了男性把玩的玩物,头儿尖、仅有三寸长的金莲鞋,居然在古代女性中运行了千年之久,致使整个社会形成以小脚为荣、以大脚为耻的审美取向。

  《红楼梦》一书所处的年代,女子缠足风正盛,曹雪芹写女子之美,重在写衣饰、容貌和神态,却鲜有提到金莲鞋,有人说他是有意回避满汉间关于小脚的敏感话题,然而看《红楼梦》塑造的一个个鲜活的人物,想曹雪芹若像宋代苏轼、清代袁枚一样歌咏、推崇小脚,他笔下的人物和他整部作品的观点都会立不起来,他不提金莲鞋,是他认同天足,不拘泥于小脚。

  先看《红楼梦》把至高的地位和权力赋予了谁?给的不是贾政,也不是贾赦,而是给了贾母。贾母像是统率了一个女儿国,她的阳光、宽容方针,使她旄下的女子,有吟诗结社的、有会放大炮仗的、有敢割腥啖膻的……如果为这些女子配上一双小脚,在美学上显得不协调,在客观上又显得与她们的行为不符,小脚一配,会使人物的性格大打折扣。

  从逻辑相关性来看,贾政的大女儿元春被选进皇宫做了妃子,按当时清政府选妃的条件,小脚是一律不得参选的,这一条可知元春不是小脚。由此可知贾政仰朝廷鼻息,对朝廷禁止缠足的政策,是忠实的执行者。他的大女儿入宫为妃,使得整个家族都得到皇帝的恩典,这更使贾家看到不缠足给贾家带来的政治经济利益,那么,元春之后,迎春、探春、惜春照例也是不缠足的,顺推开来,这会成为贾家的一个家风,女儿不缠足,夫人、媳妇也不会热衷于缠足。

  再联系到薛宝钗,且不说她从潇湘馆外追到滴翠亭上扑蝶那一节,不像小脚,更有,她也曾有参加入宫选秀的经历,虽然她未被选进宫去,但她知道“小脚不得入选”是基本要求,她若非天足而是小脚,她根本就不会去参选。

  紧跟着看《红楼梦》的男1号贾宝玉,他是女儿国的大众情人,看到女孩脸上的胭脂就想去舔,不喜读四书五经,鄙视科举功名,是个离经叛道的角色。曹雪芹给贾宝玉以厚爱,让一大帮美丽多才的女孩簇拥着他,而贾宝玉爱女孩抱着平等的态度,把女孩捧得比自己还高。会欣赏女孩之美,对女孩有心有情有义,不把女孩当玩物。书中写宝玉与女孩肌肤相亲,有扯袖子摸手臂的情况,但贾公子是“骨骼清奇非俗流”的护花神瑛,面对缠足给女孩带来的痛苦,岂有不批之理?曹雪芹若写他玩赏哪个女孩的小脚,那他立即变成了自己口中所

  贬的“须眉浊物”,这断然不是贾公子的性格。

  末了,看《红楼梦》的女一号林黛玉,她“娴静似娇花照水,行动如弱柳扶风”,有人看到这,会以为娇弱的黛玉是小脚,因为她与王熙凤截然不同,王自幼假充男儿教养,耍起威来敢于把脚踏在门槛上,敢于操刀搅得院子里鸡犬不宁,这都是王熙凤非小脚的铁证;林黛玉自幼体弱多病,她行如弱柳也并非小脚所致,她母亲是贾政的妹妹,贾家有不缠足的元春作榜样,黛玉的母亲无疑会深受影响,不给黛玉缠足,任其天足一双。黛玉娇弱是天生体质的原因,书中第二十三回写黛玉从宝玉手中接过《西厢记》来读,“从头看去,越看越爱看,不到一顿饭工夫,将十六出俱已看完,自觉词藻警人,余香满口”。以此细节也可推出黛玉不是小脚,因为小脚女子不可能站着看完十六出的篇幅。

  由此可见,《红楼梦》不以三寸金莲鞋为美,其女性审美观也是超凡脱俗的。


【责任编辑:凯风湖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