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湘楚记忆>正文

晚明思想家李贽

2017年07月26日 15:56   作者:严实  来源:洞庭云帆网

 

  他即焚书、也藏书。他焚书不同于焚书坑儒,而是焚烧糟粕,留下精华。他藏书是为了针砭糗论,百家争鸣,各抒己见,迎来活水。他的代表作《焚书》、《藏书》、《续藏书》,是为国家、为民族、为时代、为兴起的新思想在焚书,在藏书。正因为如此,他砸起了孔家店,让他的《焚书》、《藏书》不胫而走,成为当时的人们热议和争论的话题。他是中国学术界公认的晚明启蒙思想家李贽。万历皇帝说他“敢倡乱道”、“诬民惑世”。顾炎武说他是肆无忌惮背叛圣人的“小人”。程朱理说他离经叛道、“散布左道”。

  封建统治者围攻李贽,李贽却受到社会低层民众的热烈追捧和拥护。朱国桢《涌幢小品》说李贽的思想,“最能惑人,为人所推,举国趋之若狂。”“今日士风猖狂,实开于此。全不读‘四书’本经,而李氏《藏书》、《焚书》,人夹一册,以为奇货。”

  李贽的《藏书》、《焚书》为什么那个时代成为奇货,还拥趸了大量的粉丝?因为他的书提倡思想解放,个性解放,个人自由,男女平等。他大声疾呼“勿以孔夫子之定本行没罚赏!”“执一便害道!”。

  李贽之所以发出这样的呐喊,是他看到了儒教压抑新思想,扼杀新思想,维护封建皇权地位,扭曲人的灵魂,让人奴颜婢膝,失去人格和尊严。在李贽的书里抨击的是儒教维护封建社会,封建礼教,封建思想的绝对权威。他的书把儒教看成是一潭死水,批判儒教一直拒绝后来的优秀思想,和兴起的新思潮。他看不惯儒教把劳动者看成是愚氓小民,提倡每个人都有探索和认识真理的权力。对此,他辞去了太守。

  当李贽离开姚安之时,士民执手拘留,热泪相拥这位青天,以至于车马拥道。即便如此,骨子里渴望自由的李贽还是毅然决然的离开了那个维护封建礼教的队伍。谢绝了考察云南地方官员巡按使刘维让他继续留任的挽留。之后,他到四处讲学,毫无顾忌的指出“儒者不可以治天下国家”,“君子之尤能误国也”。然后,他高呼“庶人可言贵,侯王可言贱”的社会平等思想。只要李贽一开坛讲学,听者云集,甚至平时里连大门不出,二门不进的女子都羞羞答答的推开闺门,来听李贽讲课。那是盛况空前,满城空巷。

  李贽的言论和行为,立即遭到程朱理学,假道学者们铺天盖地的批评和诅咒,他立即成了“散布左道”,“诬民惑世”的罪魁祸首,说他有伤风化,并给他安上僧尼宣淫的罪名。对如此疯狂的诬陷,李贽一笑置之,毫不理会。

  作为一代鸿儒,一个心明眼亮的启蒙思想家,李贽砸孔家店,砸的是那样狂傲和骄傲,他挺直脊梁不屑腐儒们对他的攻击,嘲笑他们“读书而求高官,居官而求尊显”,“实多恶也,而专谈志仁无恶;实偏私所好也,而专谈泛爱博爱;实执定已见也,而专谈不可是。”他抨击儒教顶礼膜拜僵死的教条,用僵死的教条拖着这个活的社会,阻碍了社会的发展进步。

  为了表明对儒教的蔑视,李贽剃度出家,当了和尚。当了和尚的李贽却不遵守佛教的清规戒律,他吃肉喝酒,留着胡须,用玩世不恭的行为艺术,来嘲讽儒教。如果李贽的思想能得到当时统治者的认可,那么当时的朱明王朝肯定会迎来一个清新的,气象万千的巨变。

  不幸的是,孔孟之道、程朱理学已经浸淫了中国几千年,成为中国封建社会无法动摇的统治基础。儒教决不允许任何人对封建统治思想进行批判,它要蛮横无理,胡搅蛮缠的征服社会上出现的新思潮、新思想。李贽的大胆言论和新思想当然要遭到封建统治者毫不留情的禁锢了。

  从李贽提出的思想解放,个性解放,个人自由遭到儒教全面封杀,让我们看到随着时间的流逝,中国社会这潭死水被世界远远的甩在后边的真正原因。儒教确立的皇权思想,封建专制制度,一直让中华民族裹足不前。一个信奉儒教的国家肯定成为落伍者。因为儒教容不下任何新思想,它对具有新思想,倡导新思想的人,下手是异常的凶狠和歹毒,总是一棒子至其于死地。

  万历三十年,76岁高龄的李贽被万历皇帝关进了监狱。他的著作不论出版与否,一律被查抄焚毁,凡有收藏保留者,严惩不怠。同时,万历皇帝下谕旨,让他回原籍,不治罪,找地方看管。这意味着李贽再也不能在书上出版他的新思想,新观点了。他的自由被彻底剥夺了。这让李贽沾沾自喜的:“天幸生我手,虽古书尤能书细字”,戛然而止。

  这对于一个思想家来说,不能书写自己的新思想,比死亡还痛苦。这是万历皇帝对他灵魂的阉割和思想的凌迟。

  1602年,农历3月16日,李贽在北京皇城监狱里吩咐狱卒为他剃发之后,追求自由的他取过剃刀自割喉咙,结束了自己的一生。


【责任编辑:凯风湖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