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湘楚记忆>正文

没有共产党就没有我家的一切——已传承三代的家训

2017年07月27日 17:28   作者:程 龙  来源:洞庭云帆网

  我爷爷1907年出生于湖南省常德市汉寿县沧港镇军刘村,1926年参加了中国共产党,参与组织了本乡农民运动,担任乡农民协会副主席、纠察队长。1927年常德敬日事变后,汉寿县的农民运动被国民党镇压下去,国民党政府及军警大肆搜捕和杀害共产党人。我爷爷便逃到了常德市德山经济开发区苏家渡隐居下来,直到1949年上半年常德解放才与党组织取得联系。

  1949年上半年,苏家渡一带社会秩序很混乱,国民政府基本处于失控状态。有个姓覃的土匪头子带领近百名土匪串到苏家渡一带,号称是国军XXX旅,自称旅长,抢掠老百姓,老百姓对其恨之入骨。特别是覃旅长睡了本地望族、地主郑XX的姨太太。郑XX不仅有良田上百亩,在常德城里还开了十多家商铺,与多路土匪和国军都有联系。他花费重金买通了一支国军,国军出动了一个连。并且,郑XX把本地老百姓组织起来了,对覃旅长及其土匪进行了复仇行动。覃旅长及其土匪被打得落花流水,死伤惨重。

  不久,随着解放战争的发展,剿匪国军不知逃到哪儿去了,郑XX也携老婆孩子和金银财宝逃到台湾去了,覃旅长及其残兵又集结和纠集了近百人的土匪队伍,扬言要复仇和血洗苏家渡一带。苏家渡的老百姓见过世面的胆大的外逃了,一般老百姓一生都没出过乡村,大难临头依然守在家里烧香拜佛,诚惶诚恐,不可终日。

  常德城里的地下党组织闻讯后,在覃旅长及其土匪大开杀戒之前,带领一支解放军赶到了,两军进行了交火。我父亲和二伯父在沅水大堤上目睹了战争场面,土匪在大堤和苏家渡街上屋顶向沅水乘船而来的解放军射击,土匪共有两挺机关枪。解放军的队伍越来越多,大部分去了常德城,留下大约两三百人剿匪,用钢炮轰了大堤上的土匪,把苏家渡街道围了起来,大约十几分钟就结束了战争。土匪被打死10多人,其余都投降了,没有逃掉一个,我父亲和二伯父没有看到解放军伤亡。这一仗有效制止了覃旅长及其土匪对苏家渡一带老百姓的杀戮。

  我爷爷认为:共产党和解放军是苏家渡一带老百姓的救命恩人,是我们家的救命恩人,没有共产党和解放军就没有我们全家的一切。我爷爷生前每年过年吃年饭和他老人家过生日时,他都要给全家人讲1949年解放军救我们全家和苏家渡一带老百姓的故事,训导我们永远不要忘了共产党和解放军的救命之恩,无论什么时候、什么情况下,都要拥护共产党,维护共产党。

  我父亲一生在国营西洞庭农场工作,文化大革命之初,农场成立了造反派组织——职工联合会,简称职联。职联有一个专搞武斗的战斗队,常有人被打伤。我父亲是民间中医,职联的头头便要求我父亲参加职联,担任战斗队医生。

  当时造反派有句口号:“踢开党委闹革命!”我爷爷认为那是造共产党的反,听说我父亲参加了造反派,非常气愤,拿着一根树枝追打我父亲。我父亲解释说,他是响应毛主席的号召造反。我爷爷认为:毛主席是最大的共产党,毛主席要老百姓造共产党的反?我爷爷怎么也想不明白,对我父亲说:“文化大革命是共产党内部的事,历代朝廷里都很复杂,谁是忠臣谁是奸臣,我们老百姓搞不清,不要参合。”我爷爷还把我父亲带回了苏家渡看管起来,不许我父亲参加任何造反组织。当时,农场生产基本停了,职工们分别参加了不同的造反派,到处楸斗走资派,搞武斗,少数没参加任何造反派的女职工待在家里带孩子。无论是否参加了任何造反派,无论是否上班,大家都在原单位按时领工资。所以,我父亲虽然隐居起来了,但工资照发,由我母亲领取,一家人生活无忧。

  我爷爷1973年病故了,我父亲和伯父继承了我爷爷的传统,每年过年吃年饭和过生日时,都要给孩子、孙子们讲1949年解放军救我们全家和苏家渡一带老百姓的故事,训导大家要知恩图报,永远跟共产党走,绝不能与共产党作对。

  我伯父1995年病故了,我的三个堂兄弟都继承了我伯父做法,坚持讲故事,训导后人。

  1995年,西洞庭农场搞什么狗屁医疗改革,取消职工公费医疗制度,把职工医院先是租赁给个人经营,后来又干脆卖给了个人。承包医院和买医院的极个别人倒是先富了起来,但苦了全场几万名职工。西洞庭农场是1954年建场,职工由全国各地招工而来,来时20岁左右,身体棒棒的,那时公费医疗,无忧无虑,大家响应党的号召拼命生产商品粮。到1995年都是60岁左右的人了,病也多了,没能力赚钱了,治病要个人掏腰包,没钱不能看病了,老职工们都傻眼了!此时,冒出了个“法轮功”,说什么只要练“法轮功”,不仅强身健体,而且有病不用吃药打针,会自愈。老职工们如同遇到了救世主,一窝蜂地参加了“法轮功”。我父亲也参加了“法轮功”,并给我打电话,说有件大好事,参加“法轮功”一切都好。我回到父亲家后,父亲给我看了一些“法轮功”的书籍、影碟和录音带。我高中时哲学基础知识打得很牢,是一个坚定的辩证唯物主义者。对父亲说:“法轮功”的这一套粗俗浅薄,是唯心主义的东西,是骗人的。我父亲说:“有很多大干部、高级知识分子,比你聪明多了,他们都信,你为什么不信?”并且,父亲认为儿子应该绝对服从父亲,我跟他辩论是大逆不道,是不孝,非常气愤,到处找棍棒要打我。幸好被我母亲和姐姐拦住,我只好逃回了工作单位。一个多月后,我父亲过生日,我必须给父亲大人做寿。但我父亲扬言,我必须向李洪志道歉,必须加入“法轮功”,否则,不许我进家门。我请我母亲和姐姐向我父亲解释,我是学的毛泽东思想,是辩证唯物主义者,与李洪志不是一路人。我父亲便表态说:“毛主席和共产党是我们家的恩人,他(指我)搞毛主席辩证唯物主义那一套也行,那就不勉强他搞唯心的这一套了。”于是,我顺利地回家给父亲做寿,父亲照例讲当年共产党和解放军救我们全家的故事,训导我们一定要拥护共产党。1999年,党中央做出英明决策,取缔“法轮功”。我立即回父亲家陪父亲一起看中央电视台新闻,父亲看完民政部取缔“法轮功”的公告后对我说:“我们程家人坚决听从共产党,你把法轮功的那些东西都交到派出所去,从今天起,我们程家人都与法轮功决裂!”

  我的父亲尚健在,今年80岁了。今后如果他老人家去世了,我也一定会继承他的做法,训导子孙后代跟党走!

  训导子孙后代永远跟党走,是我们家代代相传的家训。


【责任编辑:王陆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