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湘楚记忆>正文

明神宗“宝宝心里苦”,史上被言官们骂得最惨的皇帝

2017年08月10日 10:38   作者:小不点  来源:洞庭云帆网

 

  在其他朝代,骂皇帝是个技术活,骂的时候要小心翼翼,讲究言辞。在明朝,言论还是较为自由的,骂皇帝在这时候是个体力活,只要你敢骂,用什么词汇去骂都成。

   明神宗朱翊钧当政的期间,就被言官们骂得体无完肤,言官们什么话难听就骂什么,毫不留情面。神宗简直是中国历史上被言官们骂得最惨的皇帝。

  大理寺评事雒于仁,一个正七品的官员,他任职一年多,在朝堂上只见过神宗三次面,就开骂了。他给万历皇帝写了篇《酒色财气四箴疏》:“皇上之恙,病在酒色财气也。夫纵酒则溃胃,好色则耗精,贪财则乱神,尚气则损肝”。痛斥万历皇帝“贪酒”“好色”“爱财”“暴虐”等等,总之没一句好话。万历皇帝看到奏折之后,火冒三丈,隔了十天,找来他的老师,当时的首辅大臣申时行,他要发发牢骚,这个七品芝麻官都骂到头上来了,这还了得!

  申时行是一个正人君子,他对神宗不理朝政和无限期停止经筵、日讲的行为早就不满,心里觉得这个雒于仁干得漂亮。于是对万历皇帝说:“这个《酒色财气四箴疏》:不可发到外面去,恐怕外面的人会认为疏中所言都是真的,请陛下宽容臣等,待臣传谕大理寺卿让雒于仁辞职就是。”万历皇帝总算是消了一点气,心想算了,老子不理你,老子就当没听见(奏章留中),这总可以了吧。可能申时行后来跟雒于仁打过招呼,说皇帝很生气,后果很严重,你干脆辞职避世得了,剩下的事我来搞定。雒于仁可能也是对万历有点失望,过几日称病辞职,万历皇帝顺水推舟将其官职罢免,让他做了个平民。

  御史冯从吾这个人是个品格高尚的政治家,也是个赫赫有名的文学家、教育家。他在很不合当的一个时机把万历皇帝臭骂了一番。

  万历二十年(1592年)正月,适逢仁寿太后寿辰,皇帝的生母过生日,大臣们个个都送些赞美的祝福辞疏,冯从吾却呈上了一份《请修朝政疏》:“陛下郊庙不亲,朝讲不御,章奏留中不发。试观戊子以前,四裔效顺,海不扬波;己丑以后,南倭告警,北寇渝盟,天变人妖,叠出累告。励精之效如彼,怠斁之患如此。近颂敕谕,谓圣体违和,欲借此自掩,不知鼓钟于宫,声闻于外。陛下每夕必饮,每饮必醉,每醉必怒。左右一言稍违,辄毙杖下,外庭无不知者。天下后世,其可欺乎!愿陛下勿以天变为不足畏,勿以人言为不足恤,勿以目前晏安为可恃,勿以将来危乱为可忽,宗社幸甚。”

  这奏折看得万历帝大发雷霆。写的什么呢,大意是说万历不理朝政,停止经筵、日讲,奏折上了也留中不发,内忧外患的问题一大堆,你看你这个皇帝当成了啥样子,天天故意装病不上朝,每天晚上都要喝酒,喝了就醉,醉了以后不分青红皂白打大臣,你还装病来欺骗天下。你这样不居安思危,这咋得了。

  万历皇帝火大啊,你不祝寿也就罢了,你还上书骂我揭我的短。当即要喊人把冯从吾弄过来脱他的衣服进行杖责,这时候大臣赵志皋等人赶紧求情,好说歹说,明神宗总算消了点气,看这么多人都求情,又是母后生日,事情闹大不好收场,就没有打冯从吾。冯从吾跟雒于仁一样,也是人没事,但是被迫辞职了。

  户科给事中田大益也忍了万历皇帝很久了,上书骂万历皇帝:“陛下专志财利,自私藏外,绝不措意。中外群工,因而泄泄。君臣上下,曾无一念及民。空言相蒙,人怨天怒,妖祲变异,罔不毕集。乃至皇陵为发祥之祖而灾,孝陵为创业之祖而灾,长陵为奠鼎之祖而亦灾。天欲蹶我国家,章章明矣。臣观十余年来,乱政亟行,不可枚举,而病源止在货利一念。今圣谕补缺官矣,释系囚矣,然矿税不撤,而群小犹恣横,闾阎犹朘削,则百工之展布实难,而罪罟之罗织必众。缺官虽补,系囚虽释,曾何益哉!陛下中岁以来,所以掩聪明之质,而甘蹈贪愚暴乱之行者,止为家计耳。不知家之盈者国必丧。如夏桀陨于瑶台,商纣焚于宝玉,幽、厉启戎于荣夷,桓、灵绝统于私鬻,德宗召难于琼林,道君兆祸于花石。覆辙相仍,昭然可鉴。陛下迩来乱政,不减六代之季。一旦变生,其何以托身于天下哉!”

  其大意是说皇帝自私贪财,欺骗大臣们,导致上天发怒,妖气弥漫,这十几年来,作为皇帝你啥正事都没干,乱政不作为,这样下去,迟早要出事。言辞骂得确实是很激烈,好在万历皇帝看了最终也没处分田大益。

  当然,骂神宗的人数不胜数,毕竟神宗皇帝是明朝在位时间最长的,但还真没见过他把哪个骂他的人给喀嚓结果了的。神宗本就不太愿意上朝,被骂得多了,干脆一心一意当起了宅男,一副“你骂你的,我宅我的,看谁熬得过谁”的姿态!


【责任编辑:凯风湖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