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湘楚记忆>正文

村子里的那口古井

2017年08月23日 10:28   作者:屈泽清  来源:洞庭云帆网

  自我上班的地方出发到家乡,路程并不算太长,汽车三个多小时总是能到达的。十二岁离开家乡后,这条回乡的路并不常走,一年中只能走上个两三回。

  生我养我的村庄,似乎不曾老去,它安详的享受着岁月的磨砺。而村里的那口老井,犹如老妇人一般韶华逝去,静静的躺在小路旁,不发一言,任由那荒草掩盖曾经的繁华喧闹。

  古井,粗糙的四方的麻石井台围着,井深不过两米,可井水总是源源不断地涌出,村子里人喝的水,牲畜喝的水,洗衣做饭的水……都源自这口古井。

  古井究竟有多久的历史,没有几个人能说得上。爷爷曾告诉父亲,祖父小的时候,古井就已经存在了。村里的祖祖辈辈,都是喝这口老井的水长大。古井用它甘甜醇美的生命之水养育了一代又一代父老乡亲。

  我无意去追究古井的历史。我只晓得,回去的寥寥的数回中,总是撞见家雨嗲嗲提着桶,佝偻着腰背,慢慢吞吞的挪动在小路上。那是他在古井打水,虽然家中早已接通了自来水,但他或许觉得到古井的水比自来水要更清更凉罢了。问他为什么还要提水,他仰起饱经风霜的脸,喃喃一声习惯了,便又把颤颤巍巍的身影融入落日的余晖中。

  住在古井旁的先玉侄女告诉我,她家也用上了自来水,早就不到古井打水了,整个村子也就只剩下家雨公公还惦记着在这古井中提水。听到这些,心里竟然有种莫名的感叹,关于古井的记忆一丝丝犹如电影片段清晰的闪现在眼前。

  小的时候,总是想知道,那井里是否还住着那只傻乎乎的坐井观天的青蛙。常常壮着胆子把脑袋探进井口往里看,却只看到一个留着光头的小脑袋的倒影和井壁上爬满的黛绿的青苔,然而还没有看明白,便被爷爷爸爸或叔伯们的大手拖走,一句警告“小孩子不许靠近井口”让我不敢再乱来,所以至今,古井在我的心中一直有着深不可测的神秘。一次同先玉侄女聊天时,她说她小时候某一次打水时曾掉进过井里,从此对古井便敬而远之,不敢随意靠拢古井。

  记忆中,每当村子在鸟雀的鸣叫声中醒来,家家户户的房顶上便开始升起了袅袅的炊烟。人们便开始挑着担子来挑水了,有粗腰宽肩的男人,毫不费力地挑起两桶水,大踏步地走了。也有杨柳细腰的女人,晃晃悠悠地挑起担子,两条粗黑的大辫子在身后摆来摆去,煞是好看,水桶里的水也不时地晃洒一些出来,洒在青石板上,连路过的那只大黄狗都看得呆住了,忘记了狂吠......

  一到炎热的夏天,井台周围便成了小伙伴们撒欢的小天地。大人的警告早被抛到九霄云外。比我稍大点的孩子用一根绳子绑着一只洗干净的空酒瓶,把瓶子顺下井去,待装满了水再提上来,小伙伴们便一哄而上,轮流地争着抢着喝一口,那水清凉清凉的,刺激着浑身的毛孔都舒展开来,那种清凉透彻的味道至今不能忘怀......

  小时候,我总是提着小木桶独自去打水。来到井边跪倒在井台边,一手扶着麻石井栏,一手将木桶荡进井里,要费好长的时间才能勉强提起半桶的水来,自己也弄得是满头大汗,上气不接下气。走上十来步青石板铺就的台阶,木桶的水往往已经所剩无几。待跌跌撞撞回到家中,又要大费周章才能将木桶举过比我矮不了多少的大水缸。每到这时,总要跑到正在农作的母亲身边,扯扯她的衣角,让她看看我的收获。母亲也总是不忘停下手中的活认真的鼓励我一番。

  提水的时候,要是碰上大人们,他们总会呵斥着:谁家的小子,掉水里去浪们开交!快点走快点走!嘴里骂着,手上早已将木桶打满了水提上来。于是,冲着那些大人,做着些鬼脸,赶紧的回家。

  大我两岁的哥哥在屋的时候,我也会同他一道去抬水。要把家中的大水缸填满,我和哥哥得来回跑上七八趟。晴天还好,一到下雨下雪的天,那条回家的黄泥路,一脚踩上去滑得很,一不小心就会摔个四脚朝天。有时候跌坐在地上看着满身的泥浆,再看看泼了大半水的木桶,真想扔下扁担走人。有时也会和哥哥顶杠,肩上沉甸甸的水桶,总是让我怀疑哥哥把水桶悄悄地往我这边挪了,就会发脾气不干了,哥哥总是要劝我半天,直到他把剩下的自己提上,我才得胜似的跟在后面慢慢回家。现在想来,哥哥哪会把水桶往我这边移呢,扛在肩上的,又哪能轻易挪得动?

  夏天提水的过程中,要是碰上几个要好的小伙伴都来打水,总是要耍上一番的。几个小孩轮流打水,清而凉的井水倒在我们的小脚丫上,好舒服呀!玩着玩着,就忘记是来打水的了,一溜烟的跑到井外的沟渠里,去挖泥巴中的泥鳅黄鳝。那时,沟渠中的泥鳅黄鳝个大体肥,把不长的沟渠里的泥巴挖个遍,总能在晚餐中添上一盘香喷喷的爆煎泥鳅或一锅腊肉炖黄鳝,解解馋。至于挖坏别人家的田坎,也只是让人大骂不去理睬,父母亲也不知给别人说了多少好话。

  前些日子,曾回到家乡,特地去看了那口古井,井台的麻石有许多已经剥落,周围也渐渐的被荒草侵占包围,水面上漂浮着一些浮萍,偶尔也见一两只青蛙,不知是否“坐井观天”里的那只蛙的后代。我趴在井口用手捧起井水,饱饱的喝上一口,还是那个味道,比以前更浓更甜。

  是啊,故乡的井水,可以解乏,可以洗尘。即使,有一天古井消失了,心中的那口井,依然冬暖夏凉,滋润着灵魂!可以让我在这甘甜的醇香里,永远记得回家的路!


【责任编辑:凯风湖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