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湘楚记忆>正文

皇帝怕史官趣事

2017年10月20日 10:16   作者:小不点  来源:洞庭云帆网

 

  封建社会,皇帝集大权于一身,生杀予夺,基本上他说了算。一般说来,臣子、黎民百姓莫不畏惧其权威,怕其不给好脸色看,不给好果子吃。

  说到畏惧,说到怕,皇帝怕什么呢?其实皇帝也有很多怕。皇帝怕天地不仁,诸如洪涝、干旱、地震、蝗灾;皇帝怕喜好攻掠的强邻,强邻是把悬在头顶上的剑,一旦打不过人家,江山不保,家业尽失,那就悲剧了;皇帝怕权臣,权臣逼宫篡位之事可不在少数;皇帝还怕社会思想太先进,所以多实行愚民政策,知识分子多了会唧唧歪歪,所以有了焚书坑儒,有了文字狱。

  这些怕,多少与天灾人祸有关。天灾难挡,人祸难防。可皇帝还有一怕,却甚是有趣。那就是怕史官。史官就是个搞记录的,文职工作者。柔软书生一个,皇帝怕他作甚?历史上,史官负责记录皇帝的言行举止、政务得失,也就是说,皇帝说什么话,去哪里,吃什么,穿什么,玩什么,工作开展得如何,史官就跟个跟屁虫一样,在他的身边转悠,然后做记录。更要命的是,皇帝还不能看。

  仔细想想也是,太有职业操守的史官,确实是会让皇帝难堪的。

  皇帝话说差了骂街了,被记录了,后代会说这皇帝素质不行。吃的东西太多了、穿的衣服太好,被记录了,后代会说你奢华无度。不上朝、少上朝,被记录了,后代会说你不理政事。总之,方方面面,甚至上个厕所、洗个澡这样芝麻绿豆大的事,都可能被史官拿个笔记本一笔给带进史册了。是个人都会有顾虑,何况是高高在上的皇帝。形象很重要,谁不想名垂青史,在历史上留个好名声呢。所以,史官还真是中国封建社会的一个独特角色,史官制度在某种程度上对皇权起到了制约作用。

  有趣的是,历史上,关于皇帝怕史官的实例,都被史官记录下来了。这其中,大名鼎鼎的唐太宗李世民和宋太祖赵匡胤就是怕史官还被史官记一笔的典范。

  李世民想看《起居录》,褚遂良严辞以拒

  李世民经过十多年的励精图治,把大唐打理得名声斐然,所以自我感觉还是很良好的。他是个比较注重别人怎么看自己的帝王。贞观十六年四月的一天,李世民突然想看看记录他日常行为的《起居注》。

  那时候的史官是褚遂良。这个人相信大家不会陌生,除了是政治家,他还有个更响亮的头衔——书法家。这个与欧阳询、虞世南、薛稷合称初唐四大家的史官,在《起居录》事件上,根本没给唐太宗李世民面子。

  当时唐太宗还是很想看看褚遂良是怎么记录自己的,于是拐弯抹角试探褚遂良,他说:“卿记起居,大抵人君得观之否?”意即“褚爱卿啊,你记录这个起居录,做皇帝的可不可以看啊?”

  褚遂良说:“今之起居,古之左右史也,善恶必见,戒人主不为非法,未闻天子自观史也。”什么意思呢?“现在记录皇帝言行的人,就是古代的左右史官,皇帝的善恶一定要记录,作用在于告诫皇帝不做非法的事,我没听说过天子自己观看自己的历史的。”很显然,褚遂良没有露怯,他的意思很简单,你是皇帝咋的,一样不能看。唐太宗心里痒痒的,又问:“朕有不善,卿必记耶?”即“我有不好的言行举止,你也要往上面记啊?”褚遂良答曰:“守道不如守官,臣职载笔,君举必书。”意思是“遵守道义不如奉行职守,我的职责承载在笔上,您的言行我一定会记录!”

  唐太宗碰了一鼻子灰。起居录最终也没有看成。得了,记就记吧,史官,真是惹不起啊。

  赵匡胤打人,怕史官记录赔礼又道歉

  有一次,闲着无聊的宋太祖赵匡胤在御花园用弹弓打鸟,正玩得高兴时,突然景阳钟(景阳钟响,是有急事面奏皇帝的信号)急促的响声传来。真扫兴,赵匡胤连忙丢下弹弓,匆匆忙忙打扮了一番走入殿堂。

  看了奏折,发现只是一般的例行公事。他顿时气得面孔发青,气愤地说:“这么点小事你急什么?”敲钟人轻轻说了一句:“总比打鸟要紧些。”宋太祖听罢,真是火冒三丈,暴跳如雷,你竟然敢针对我,我不光是打鸟,还要打你。于是一手夺下侍卫手中的黄钺柄打了过去,正好打中敲钟人的嘴巴,两颗门牙顿时被打了下来,这人强忍着疼痛,弯腰慢慢地拣起了牙齿,悄悄地放进了怀里。

  赵匡胤看见了,不解中带点不爽,连忙质问:“你拿回两颗牙齿做什么?难道还想告我的状吗?”

  敲钟人回答说:“小人岂敢告陛下。不过,这件事自然会有史官记录在案的。”

  赵匡胤的脸色立马多云转晴了,心想这件事要是传扬开去,被史官载入史书,那是件多么不光彩的事情啊。于是消了怒气,还夸奖敲钟人说得有理,并送了一笔银子赔不是。有意思的是,不知道那个史官是谁,他竟然还是一丝不苟地把这件事记载了下来。


【责任编辑:王陆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