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湘楚记忆>正文

范仲淹:有“伯乐”美誉、无“结党”恶名

2018年10月11日 16:06   作者:吴小文  来源:洞庭云帆网

  北宋著名文学家、政治家、军事家、教育家范仲淹,一生为政清廉、体恤民情、刚直不阿、力主改革,却屡遭奸佞诬谤、数度被贬。他那种勤奋、正直、为国为民的精神激励了一代又一代国人,他写的《岳阳楼记》中“先天下之忧而忧,后天下之乐而乐”成为千古名句,他领导的庆历革新运动成为后来王安石“熙宁变法”的前奏,他对某些军事制度和战略措施的改善使西线边防稳固了相当长时期。特别是他识才荐才且不结党营私之举,让他拥有“伯乐”之美誉,却无“结党”之恶名,被朱熹称为“有史以来天地间第一流人物”千载迄今。

范仲淹

  在宋朝,范仲淹特别善于识人荐人是出了名的,北宋名将狄青、名儒张载、名相富弼等人都是他发现和推荐的人才,使得他既有地位,又有名望,更有“伯乐”之美誉,所以在当时官员能否得他的推荐、提点就大不一样。

  范仲淹比狄青大19岁,狄青本是一个代替兄长去坐牢的小青年,脸上还被刺了字,后来参军到边境打仗,表现很勇猛,并得到了提拔。当他还是一个低级军官时,认识了范仲淹,后者不但不嫌弃他有“前科”,反而厚礼相待,教他读《左氏春秋》,对他说:“将帅不知古今历史,就只有匹夫之勇。”狄青从此改变志趣,从此折节读书,精通兵法,后以武官任枢密使,成为一代名将;范仲淹比张载大31岁,二十一岁时首次谒见范仲淹,范仲淹一见知其远器,作为将领实在是屈才,便对他说:“儒者自有名教可乐,何事于兵?”劝他走儒生治学之路,勉励他去读《中庸》,后来张载遍观释老,无所得反而求六经,后成为北宋五子之一、宋明理学关学的创始人和一代大儒;范仲淹比富弼大15岁,两人认识后,范仲淹对富弼的才华大加赞赏,认为他是“帝王的辅佐之才”,便把他的文章推荐给当时的宰相晏殊。晏殊读了富弼的文章后对他刮目相看,认定他前途无量,便向朝廷推荐了他,富弼从此进入官场,后成为一代名相。

  在古代官场,最讲究的是关系,谁是谁的靠山,谁在谁的圈子很关键。但是,范仲淹却不是一个搞小圈子的人,更不会以识才荐才之名让下属对自己人身依附。

  有一次,因为剿匪之事,富弼不同意范仲淹的意见,情绪比较激动,竟然拍桌子摔椅子,脸红肚子粗地跟自己的恩师范仲淹吵了起来,别人都说“你小子太过分了,范先生可对你恩重如山啊”,富弼却回答说“我和范先生是君子之交,先生举荐我并不是为了让我什么观点都跟他保持一致,我难道因为要报答他而放弃自己的主张吗”。对于那些在“老大”面前惯于唯命是从、唯唯诺诺的“圈中人”来说,富弼的独立人格确实令人赞叹,当然更值得赞叹的是范仲淹的气量。史载,范仲淹一点都没有因为富弼顶撞他而生气,反而开心得很说:“富弼不同俗流,我欣赏他,就是因为这呀。”事实证明,范仲淹确实不是一个搞小圈子的人,是一个无私的人,没有自己的朋党,也没有自己的山头,连苏轼的弟弟苏辙后来评价范仲淹时都说:“范文正公笃于忠亮,虽喜功名,而不为朋党。”

  范仲淹欣赏富弼,因为他自己也是这样的人,他一直没有丢失说真话的勇气,完全不考虑一己之私利,导致他三次因谏被贬谪,他的朋友梅尧臣还特地作文《灵乌赋》,力劝他少说话、少管闲事,自己逍遥就行,范仲淹回作《灵乌赋》,强调自己“宁鸣而死,不默而生”。

  范仲淹是一个流芳千古的好官,无论得势还是失意,无论在朝主政还是出帅戍边,均系国之安危、时之众望于一身,为国为民,忠心耿耿,后人在论宋朝人物时,甚至“以范仲淹为第一”,他所言的“先天下之忧而忧,后天下之乐而乐”,代表了中国古代士大夫精神追求之大境界而传诵千古。范仲淹一个言行如一的人,正如欧阳修所言的“范仲淹每以天下为己任,他真性情说话行事,不懂见风使舵、左右逢源,认为对的,就去坚持”。范仲淹是一个无私的人,改良了当时的政治生态,培养了一批好干部。范仲淹一手提拔的富弼临终前,还亲手封存遗奏,让儿子敬献给朝廷,批评皇帝用奸臣败坏官场,提醒皇帝在选拔干部时要分清楚君子和小人。当时的宋神宗阅毕,深感震撼,落下热泪。


【责任编辑:王陆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