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湘楚记忆>正文

朱元璋的“太平世界”

2018年10月09日 16:27   作者:李巧文  来源:洞庭云帆网

  朱元璋天赋异禀,天生异相。从参加义军到当上明朝开国皇帝,从一个放牛娃成为一统天下的霸主,只用了短短十五年时间。

  朱元璋是郭子兴的义子,也许,郭子兴的名字里就暗藏玄机,郭子兴,姓郭的儿子兴起嘛,朱元璋虽是义子,也是儿子呀。也许,是朱元璋的苦难经历和机遇眷顾着他。朱元璋出身贫寒,父母饥饿而死。朱元璋不得不寄身于皇觉寺,流落于他方。早年的苦难经历,让他吃尽了苦头,也让他走南闯北见多识广,胸怀和气度及眼界都大开。走投无路时,儿时的伙伴汤和邀他加入义军郭子兴的队伍,从此改变了他的命运。

  朱元璋能打出一片天下,与他个人的素质分不开。因为作战勇敢,义军首领郭子兴看重他并认他作了义子,还将自己的义女嫁给了他,这个义女就是后来母仪天下的“马皇后”。开国皇帝较之守成的皇帝,更需要过人的胆识和智慧及容人纳谏的胸怀。在这方面,朱元璋不逊于刘邦。刘邦初夺天下时,广纳天下谋士,从谏如流,尤以张良最为著名。得一谋士胜过千军万马,张良使刘邦逃过数劫,“鸿门宴”上化险为夷。朱元璋重用李善长、刘伯温,采纳了李善长“高筑墙,广积粮,缓称王”的建议。因为勇敢和才智,朱元璋在义军队伍中脱颖而出,出类拔萃,渐渐积累了声名和威望。他心思缜密,巧用谋略将陈友谅、张士诚几股义军一一击败;他又不动声色将小明王沉尸湖底,将元人赶往北国,为自己坐江山扫清了障碍。

  其实,朱元璋加入义军时,仅仅为填饱肚子,又如何预料得到自己将来会登上皇帝的宝座?人生许多事,真是预料不到,但一个人的性格品质却可以成就自己的未来。

  朱元璋杀伐决断,心狠手辣,在一统天下后表现得尤为突出。“狡兔死,走狗烹”、“飞鸟尽,良弓藏”,朱元璋也是这么做的。朱元璋“狠”,狠在对贪官的惩处上,对歁上瞒下者的痛恨上,对谋逆者的株连上。他急切地想要一个太平世界,希望臣工们清正廉洁,忠诚老实,不贪不抢,不歁不媚,但历朝历代,风平浪静太太平平者只是少数。

  打天下要流血,守天下也可能流血。对皇帝来说,功高盖主者,聪明过头者,居功自傲者,以权谋私者,谋逆篡位者都得杀。朱元璋惩处起人来是绝不手软的。电视剧《朱元璋》中记载,朱元璋手下有个叫杨宪的人,早年治理扬州时,手下一个主簿仅仅贪污了200斤稻种,杨宪便将他杀了,剐了他的皮,内塞稻草,放在堂外警示他人。他为讨得皇上欢心不惜驱车200里去买回一只公鸡,从别人手里买下的稻穗却谎称是自己的责任田出产,末了还把人杀了。事情败露后,皇上判以五马分尸,算是以其人之道还治其人。左丞相胡维庸,因谋逆罪被处死,处死的方式是将其放在荒郊野外,脱去其上衣,任其被野外的毒虫叮咬而“痒”死。女婿欧阳伦,无视法律纵容手下的人胡作非为,朱元璋要处死他,皇后、公主、太子的多方说情也不为所动,处死前还让女婿给各位待罪勋贵们敬酒,最后令其在祖宗像前自杀。

  朱元璋为什么要这么做呢?除了明朝律法是自己一手制定不能在自己手里毁了之外,还有一点可谓苦心孤诣,因为太子朱标仁慈宽厚,他不想让自己辛苦打下的江山易于他人之手,他要为太子扫除任何有可能危害到朱家江山的障碍。宁可自己辜负天下人,也不能让他们来辜负自己。那些跟随他出生入死的淮西子弟,打仗得靠他们,可是太平世界,他们就是一粒粒火星,一有风吹草动,就可能形成燎原之势,烧毁自己的江山社稷。朱元璋杀贪官、杀奸臣,也杀勋贵,凡是危及江山的人都得杀,不管他们有没有错。这一点暴露了朱元璋的残忍、敏感而多疑,多疑的背后是一个“怕”字,怕自己不能独坐江山,怕自己的天下坐不稳,不久长。

  撇开这些,朱元璋还是有柔情的。对马皇后,对这位与他共过患难的皇后,他在上位当天即将她立为皇后,让她掌管后宫。马皇后仁慈宽厚,将后宫打理得井井有条,提出的建议合情合理。朱元璋并不想让后宫干政,但对马皇后的建议也诸多采纳。例如明朝首开恩科取士,第一次取士竟然全是南方人,于是作弊一说一时闹得沸沸扬扬,主考官宋濂也被拘入狱。最后是马皇后建议,说北方初定,读书人没能及时赶到,加试一场,称为“恩科北场”,才化解了此次风波。马皇后死时,朱元璋哭得格外伤心。另外,朱元璋对天下的百姓是宽厚的,出身卑微的他对老百姓的艰难有着切肤之痛,因此,凡是敲诈勒索百姓财物害百姓性命的,朱元璋都恨之入骨,必欲除之而后快。

  说白了,朱元璋只想要一个“太平世界”。其实,谁又不想要一个太平世界呢?

  几百年后的今天,生活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国家采取了一系列措施,扶贫攻坚、品质革命、融通创新……在国防、科技、环境、基础设施及百姓生活水平上不遗余力,从人造卫星到高铁桥梁,从基础设施到百姓生活,关注人与自然的和谐相处,民富国强。

  只是国家采取的措施与朱元璋时代截然不同,不是靠杀伐,而是靠制度的完善,法律尊严的维护,靠公平正义、道德约束。

  朱元璋时代已然过去,我们迎来的是一个焕然一新的太平世界。


【责任编辑:王陆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