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湘楚记忆>正文

豆哥的童年

2018年09月19日 16:03   作者:陈南玉  来源:洞庭云帆网

 

  豆哥从主卧对面的小卧彻底搬去了书房。之前,他是在这两间房子流动的。

  小时候自然是住小卧,就在主卧对门,我们每晚都要给他盖无数次被子。他先睡,我们睡前会进去盖几次被子,我们睡时再去盖一次,有时还要喊他起来解个小便。熊孩子贪睡,要尿尿了也会踢被子,但就是醒不来。夏天他会挪去书房,因为书房有空调。小卧窗台没位置装空调,其实也不热,不当阳。但熊孩子看全家只有小卧没空调心理极不平衡——连客厅都有柜机,他想不通。于是夏天搬去书房。有时来客人了,他只得从书房搬回来,因为书房的是大床,小卧的是儿童版双层床。

  豆哥经常嘚瑟地在这两间房子之间游动,随心所欲,精神无比富有:他一个熊孩子还坐拥咱家这小三居室的两间房。不过,在小橙子即将到来之际,豆哥的优越感被提前取消。书房留给豆哥,小卧马上就是小橙子的。书房已为豆哥添置了吊柜,他的衣服全从小卧清理过去。小橙子的小衣服塞满豆哥的“喜羊羊”衣柜,豆哥只能跟他的小卧、儿童床告别了。

  我帮豆哥清点衣服,进新柜子。豆哥看看原来那个衣柜,说:“橙子还没生下来,衣服就比我的还多!”看看他床上乱七八糟那一堆,豆哥又说:“我的衣服全部在这里了?”我说:“还有一些穿不了的放在阳台一个大袋子里,等橙子生下来,若是男孩就留着过10年给他穿,若是女孩就把那一袋子送人了。”豆哥说:“不行,不送,那是我的童年回忆。”“哟哟,还童年回忆,你几岁了,还童年? ”

  豆哥马上就16了,上高一,但他一直恋恋不舍他的童年。

  他上初一时,最大码的童装秋衣也穿不了,我去男式内衣柜给他买最小码的成人秋衣。我选来选去只找到一套细条纹和一套灰色浅花纹,估计他能接受,其余都是大男人老男人款式。拿回家,我试探地看豆哥的表情,他果然有些失望,说:“怎么没有动物图案。”哦,那些小猫小狗小鸡小猴以及卡通人物等等,显然不会出现在成人男式秋衣上。我说:“如果你实在不喜欢就去换两套大的给你爸,我去裁缝店给你做两套有动物图案的。”他却果断地说:“算了。”他的童年情结,就此打了个小结。不过,念想并没有断。

  初一的学生“六一”儿童节也有一天假期,豆哥欢欣鼓舞,最后一个儿童节假期,他一定要去某处玩。去哪?他说世界之窗。其他几处最近都去过,而世界之窗还是他小时候去过。他和表哥相约去世界之窗,姑姑作陪,我当司机。堵车堵得两眼发黑,只好让他们下车过去,我到处绕圈子找地方停车。停好之后与他姑姑坐在外面坐等他俩出来。直到日西时分他俩才出来,还意犹未尽。

  上初二已没有儿童节假期,但他还是要儿童节礼物,理由是:“未满14岁还是儿童。”“不就差29天满14岁吗?”“那也是儿童!”“那好吧,买,礼物,儿童节的。”毕竟最后一个儿童节了嘛!

  儿童节过完了,但童年的幻想并没有完。有一次,他突然发现小表妹比他小了一个圈,他惊呼道:“润宝宝是‘10后’!”“是吧,你是‘00后’,是不是突然发现自己老了?”我不忘调侃这个“老”顽童。他不言语,不过,心里有点小感伤吧:“00后”的优越感顿时倒了气焰。现在即将降生的橙子是“15后”呢,那他岂不是更老了?真“悲桑”。

  我在胡思乱想地清点着衣服,豆哥突然跑出去不知干嘛去了,闻得窸窸窣窣的响声,像是翻塑料袋,我想大约是翻水果或零食吃吧!

  一会儿他跑进来,手里拎着一件睡衣,说:“这件睡衣我还要穿的!”哦,原来到翻阳台上那袋旧衣服去了,不准送掉的童年回忆。之前的都陆陆续续送掉了,这新近清点出来的一袋,我说如果生的是弟弟就留着。他说:“弟弟不会穿10年前的旧衣服的!”那为何不让送?如果生的是妹妹,他的旧衣服要全部送掉,可他也不让送。

  他仅存的可怜的童年回忆,是不是真的要留着?

  


【责任编辑:王陆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