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邪教辨析>正文

浅议邪教对社会的危害

2017年03月09日 16:14   作者:魏义芳  来源:洞庭云帆网

  邪教是指冒用宗教、气功或者其他名义建立,神化首要分子,利用制造、散布歪理邪说等手段蛊惑、蒙骗他人,发展、控制成员,危害社会的非法组织。

  邪教大多是以传播宗教教义、拯救人类为幌子,散布歪理邪说,且通常有一个自称开悟的具有超自然力量的教主,以秘密结社的组织形式控制群众,一般以不择手段地敛取钱财为主要目的。

  邪教,是人类社会的常见现象之一,古今中外,都可看见它们的身影,听见它们在社会上引起的反响。尤其是近二三十年来,随着世界性宗教热的出现,邪教再度趋于活跃。其中最引人注目的有:美国的大卫教(创立于1934年)和人民圣殿教(创立于1955年),瑞士、加拿大、法国等国的太阳圣殿教(创立于1984年),希腊、英国的黑魔教(时间不详),俄罗斯、乌克兰等国的大白兄弟会(创立于1990年),日本的奥姆真理教(创立于1987年),中国的被立教(创立于1987年)。邪教的猖狂活动,不仅在宗教界引起混乱,而且酿成严重的社会危害。

  邪教问题,作为一个亟待治理的社会问题,摆在许多国家的政府和人民面前。

  纵观古今中外的反邪教斗争,任何朝代、任何国家都不允许邪教的存在,只要发现有邪教的猖獗活动,都会坚决予以取缔打击。可为什么邪教却能屡禁不止、滋生蔓延呢?社会原因是多方面的。

  多年以来,各级党和政府要求各地要“两个文明一起抓”,但在实际工作中,基层组织特别是农村的一些基层组织,往往偏重抓物质文明,一味强调“以经济建设为中心”,而忽视了抓精神文明建设的重要性。

  随着人们生活水平的不断提高,农民的生活需求也随之改变,不再停留在吃饱穿暖的基础上。当今的农村,在科技普及方面和引导农民开展健康向上的文体活动方面凸现薄弱,除电视外,再没有其他文体活动,农民的业余文化生活贫乏,精神空虚。

  所以,一段时间内,一些闲着无聊和意志薄弱的人,便会被邪教的歪理邪说所吸引,以此来填补信仰上的缺失和精神的空虚。

  目前,封建迷信思想仍在作怪。由于我国几千来的封建迷信思想至今仍像毒蛇一样吞噬着人们的思想灵魂,尤其是偏远山区的农民中毒更深,封建迷信思想在头脑中根深蒂固,难以消除。他们相信人们的命运是上天所定,相信人能生死轮回、因果报应,相信人世间有神鬼的存在。

  所以,邪教组织根据人们的这一心理特点,宣扬一整套迎合人们心理需求的欺世之说,鼓吹加入该组织后能消灾避难,永保平安,以此来吸引人们加入组织,寻求一些虚无飘渺的精神追求。

  我们通常所说迷信是指非理性的、无根据地盲目信仰和崇拜神仙鬼怪等超自然物的行为和思想,是“相信不该信的东西”。迷信活动和迷信思想形形色色,古代有图腾崇拜、巫术、解梦、鬼神、相术、占卜、算命、风水、拆字、祥异、择吉、符咒、求雨等等。迷信的本质是非科学的,是愚昧无知的表现,也是邪教滋生的土壤之一。

  迷信具有民间自发的特征,一些庙宇的香火盛衰固然有社会环境在起作用,但更多的是迷信者的行为效仿与流言怂恿所致。一般迷信活动是少数个别人的行为。

  而邪教则是通过公开或秘密结社的方式,通过组织控制来形成其基层结构及其指挥系统。“法轮功”便是通过法轮大法研究会、“法轮功”辅导总站、“法轮功”辅导站、各练功点这四级组织来进行上传下达统一行动的。邪教有严密的组织形式。

  迷信由于受直接现实的功利性所驱动,其行为具有短暂性、应时性。像求神降雨、烧香赐子等行为都是一次或数次便自行中止。从活动方式来看,一般迷信活动比较零散,时有时无,时隐时现,没有什么规律。

  而邪教作为组织的存在,并受其追逐教势扩张,参与政治之动机的驱动,其行为具有长期性和计划性。邪教活动是一种团体的活动,规模大小都有,并有着严密的行动计划。

  迷信的膜拜对象或是传说之中虚幻的神、仙、鬼、怪,或是异于人类的物质实体。一般迷信活动,特别是巫术活动中所谓的“神仙”、“神灵”等不过是一种虚幻的名称。

  而邪教里起神灵作用的是活生生的人,就是邪教教主。邪教的典型特征是对活在现世的教主顶礼膜拜。

  虽然迷信与科学、人性、社会公义相悖,但是它停留在“自在”的阶段,并不与之公开对抗。

  以“法轮功”来说,修炼“法轮功”者,在所谓“上层次”时,会六亲不认,漠视甚至杀害一切妨碍自己“练功”的人,家人、朋友、熟人或者陌生人,谁也不例外,因而社会危害极大。邪教则是公然地反科学、反社会、反人类、反人性,并胁迫社会对它们“正名”。当要求遭到拒绝或唾弃时,便与社会直接对抗,甚至变为控制社会的野心与行动。

  邪教已被人类深恶痛绝。美国人民圣殿教成立于1955年,创立人是新教牧师琼斯,总部原在旧金山。1978年11月,该教信徒在教主琼斯的胁迫下,在南美圭亚那琼斯镇集体自杀,造成914人丧生的震惊世界的惨案。奥姆真理教,1995年,用沙林毒气袭击日本东京地铁站,酿成12人死亡、5500多人受伤的惨剧。撒旦崇拜教:曾有信徒上万人。该教在教庆仪式将动物和人杀死,以祭拜其偶像——魔鬼撒旦。撒旦崇拜教广泛流行在墨西哥、澳大利亚等地。1989年4月,墨西哥有13人在“撒旦崇拜”的仪式中被当作活祭杀害,除一人遭枪击,一人被滚水煮死外,其余人均被活活虐待而丧生。

  血淋淋的事实已引起各国人们的重视。震惊中外的法轮功天安门2001“1·23”自焚案,再一次向世人敲响了警钟。

  随着经济建设的不断迅速发展,国家对农村的扶持力度不断加大,绝大多数农民已摆脱了贫困,但还有一部分人仍还处在相当贫困之中,他们连温饱问题尚难解决,如遇灾难或疾病,确实难以渡过难关。

  而邪教组织除散布“世界末日论”等歪理邪说来恐吓人们外,还抛出“消灾避难”、“强身健体”等诱饵来诱骗人们上钩,使生活在社会低层的人好像遇到了救星,自认为参加邪教组织后,能远离疾病灾难,保全家平安。

  8月29日,临海市白水洋镇双楼村村民陈某(男,1940年2月出生),因痴迷“实际神”服毒身亡。经了解,陈某原本是一位勤劳朴实的农民,年轻时,曾任过生产队会计。妻子早年去世,他一个人含辛茹苦养大二儿三女。三个女儿远嫁他乡,二个儿子也举家长年在外打工。孤独的陈某被人拉拢加入“实际神”组织。村民反映,陈某自加入“实际神”组织后,整个人变了样,庄稼地上不见了他的身影,虫不除、草不拔,整日里不是将自己关在家里看书(“实际神”宣传资料),就是四出活动,拉人入教,说什么“大地要沉没了,只有上天才是安全的”。最后终于被全能神害了。

  桃源县深水港乡长湖村村民张凯,母亲王梅英是个目不识丁的农民。1999年10月桐木港墟场逢场日,母亲吃过早饭出去赶场,刚步入墟场,就被开茶馆的女老板杨幺姐喊住拉进茶馆,说从桃源县城来了两位姐妹,她们是“三赎基督”派来“传福音”的要我母亲也去听听。当时母亲的右乳出现指头般的肿块,误信了这伙人的宣传。接下来便加入了加入邪教组织“门徒会”。整天一个人在家中里间屋的墙壁上悬挂“门徒会”统一制式标志物“十字旗”,双膝跪地做祷告求平安,嘴里不停的念着“主啊”“哈利路亚”“阿门”。2001年初夏,母亲肿块逐渐变大,皮肤开始呈橘皮样水肿。我们强拉着她到县人民医院检查,医生诊断为乳腺癌,建议手术切除。听到这种情况,母亲拒绝医治,悄悄从医院逃回家,反而不分白天黑夜地祈祷“三赎”保平安。2004年5月,母亲在极度痛苦中命丧黄泉,时年69岁。

  远离邪教,才能一生平安!


【责任编辑:王陆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