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邪教辨析>正文

法轮功祸害社会为什么往往从妇女群体“下手”?

2017年07月03日 16:55   作者:刘小明  来源:洞庭云帆网

  曾几何时,90年代猖獗一时的法轮功,现已成过街老鼠,人人喊打。大部分上当受骗的成员,通过自觉学习和志愿者帮教,大都认识其危害,远离了这个害人害已害社会的组织。纵观法轮功传播、蔓延、祸害的历程,其成员结构以中老年妇女居多。据桃源有关部门统计,2015年,该县登记在册转化的法轮功成员中,中老年女性成员为68.5%。现在这些对象通过自身的认识和醒悟,绝大部分均已“脱离苦海”,回归到正常的家庭和社会生活。但邪教组织在传播其谬论,发展其成员时,往往首先从这个群体“下手”,这不得不引起全社会的深思和高度警惕。

  一、以小恩小惠为由拉拢女性。法轮功骨干发展其成员时,都要进行一番仔细的观察、调查。一般都找比较熟悉的,年龄大的,文化偏低的,家庭条件较差的下手。曾凡贵是桃源漳江镇官家坪村一个女法轮功骨干分子,由于受毒害较深,对“李教主”非常崇拜,家中贴满了“李教主”的画像,天天在家顶礼膜拜,装神弄鬼。颇受其“上级”赏识,并发展为骨干,要求其发展成员。曾某经过一段时间的“考察”,觉得本组妇女覃桂英属于发展对象的条件。曾了解到覃的丈夫常年在外种菜,属于朝起暮归的那种实干男人,其唯一的女儿也南下广东打工,只有外甥常年跟着外婆。覃桂英开始还是蛮顾家的,每天把家务事做得有条不紊。闲时带着外甥东瞅瞅,西逛逛,打发时间。于是,曾某看准了这一点,隔三差四往覃桂英家跑,今天帮她家打扫一下卫生,明天帮她照顾一下小孩,闲时找她唠叨。一来二去,两人关系相当融洽,并以姐妹相称。以后每天早饭后,曾某就要覃桂英到她家去,说找她“讲白话”。覃桂英抱外甥到她家后,曾某又是拿糖又是煮“荷包蛋”,把覃桂英感动得热泪盈眶。曾某见“火候”已到,迅速转入“正题”,把法轮功书籍摆满了一桌子,说给她推荐两本 “最有用”的书藉。覃某说道:“曾姐,我文化不高,看不懂”,“不要紧,你先买下,我再慢慢给你讲解”。曾某以两本《转法轮》、《躲过大灾大难的秘诀》共100元的价格卖给了覃。随后的日子里,覃某带着外甥把早餐一吃,什么家务事都不搞,就急急忙忙跑到曾家“听课”来了。到后来发展到“张口法轮功,闭口李洪志”,常常打坐修练到半夜,练得神经错乱,经常半夜出走,把一个好端端的家庭搞得稀烂。幸亏覃的丈夫觉醒快,及时报告给当地村委会。村治保专干和丈夫一起,把覃送到精神病医院治疗。经过半个多月治疗,覃的精神异常病彻底好转,走上生活正轨,并表示彻底远离法轮功。

  二、以身体健康为由哄骗女性。法轮功骨干分子引诱女性加入法轮功的另一个伎俩就是以关心妇女健康为由,一步步设下圈套,让他们自觉或不自觉的往里面钻。叶三清是桃源县太平铺镇的一个法轮功骨干分子,曾到寺庙做过几个月道士,成为法轮功骨干后,自称是“药王菩萨”下凡,到处招摇撞骗。除骗吃骗喝外,重点发展农村妇女为法轮功成员。因为他知道,农村中老年妇女普遍心软,警惕性不高,容易下手。一日,他在邻县官庄镇太平铺墟场看到了儿时同学卢某,一见面,就抓住卢某的手嘘寒问暖,盯着她的脸端详了好一阵后,说道:“老同学,你已生了大病,再不想法子就可能无可救药了”。卢某听后不知所措,呆若木鸡,连忙寻问是咋回事。于是叶某就带着她到附近一个茶楼就坐,点了两杯茶,说:“老同学,你面如菜色,眼睛无光,肯定患了大病”。“是啊,我经常头疼,浑身无力,好想到县城医院看一下病,但无奈家中经济拮据,一直拖到现在”,卢某不好意思地诚实说道。“不要紧,我教你一个好功法,只要200元的学杂费,其中书籍费100元,讲课费100元,只要按照里面的教义去做,包你不打针不吃药,不治自愈。象你这样的情况我已治好了几十个了”。叶某盯着卢某,慢条斯里地说,并拿去一沓感谢信在卢某眼前晃了晃。卢某见是儿时同学,无论怎样也不会骗自己。再说自己也感觉身体确实有病,且书钱也不多。于是从手提袋中拿去200元钱交给了叶某,叶随即递给她拿了一本《转法轮》的书。并叮嘱她,每天上午到我家中听一次课,听一个星期,每天看10页书,晚上打坐做功三小时,坚持一年,保你身体无病无灾。卢某心中直咕噜:坚持一年,时间太长了,但一想到能治好病又不需要药费,就点头应承了下来。于是卢某头七天坚持到叶某家听课,听老同学宣讲法轮大法,叶某照本宣科给她念《转法轮》里面的内容。后又不断给她推销李洪志莲花画像,法轮功传教录音带等杂七杂八的东西,不知不觉她买了865元的法轮功宣传品。七天功课完成后,卢某对《法轮功》教义深信不疑,好多家务事都不做了,让丈夫一个人累死累活的忙着,丈夫一开口,就以自己身体有病为由相要挟,寻死寻活的。丈夫见她这样,也就毫无办法,只得默默地忍着。卢某每天上午“看书”,下午打坐成了她全部的“家务活”。三月后的一天,天气微寒,下着小雨,卢某照例又去打坐,不一会儿,她突然倒在地上,不省人事。没多久丈夫回家拿雨具,看到妻子倒在地上,连忙叫来邻居帮忙,想把她送到医院治疗,可卢某苏醒过来听说要送她到医院后,摇头坚决拒绝,并破口大骂男人和邻居多管闲事,说只要坚持练一下功,不打针不吃药自然就会好的。邻居见她这样不知好歹,也就悻悻地走了。没过几天,就传来卢某患急性坏疽性阑尾炎而病逝的消息。丈夫为此悔恨交加,痛哭流涕。此病只要抢救及时,本来可以获得救治,但卢某却深陷法轮功不能自拨,拒绝治疗,而导致白白丢弃性命,成为广袤山区中可叹可惜的又一冤魂。

  三、以家人祸福为由恫吓女性。利用女性柔弱、胆小、天性母爱的特点,制造种种危言耸听的理由,诱导妇女加入法轮功组织。

  江某是桃源县架桥镇的一个妇女,今年58岁,在当地也算一个文化人。其实她的家庭在当地是做得最好的,丈夫刘某勤快厚道,是养牛养羊的一把好手。近几年刘某引进优质波尔黑山羊进行圈养,收获颇丰,年收入达二十多万元,几年不到就修起了两层小楼,买了小车。最值得江某自豪的是她的独生儿子,某名牌大学毕业后,通过公务员考试,录取后应父母强烈要求,分配到本镇政府机关工作。但最近一年来儿子老是脸色腊黄,常说肚子疼,江某一直放心不下。前不久邻居介绍一个“仙娘”到她家,说是能洞察世上一切事物,能看穿世上一切灾难祸福。其实这个“仙娘”就是邻镇一个法轮功骨干分子,姓黄,自称“黄半仙”。她听别人说刘家做得相当好,在当地算得上大户人家,就是儿子病病殃殃,成了老俩口的心病。“仙娘”觉得有机可乘,装成仙风道骨,托别人介绍与江某认识。江某见此人装束奇异,谈吐“不凡”,就把家庭的情况和自己的担忧说了出来。“仙娘”说:“你家前世遭了孽,如果不化灾趋吉,上天就会把灾难降临到你儿子身上,这就叫“父债子还”。江某听后胆战心惊,连忙跪下求“仙娘”化解:“仙娘啊!你就大慈大悲吧,只要让我儿子无病无灾,叫我老俩口做牛做马都成”。“仙娘”说:“你只要照我去作,包你儿子逢凶化吉,遇难呈祥”。“要得,你怎么吩咐我就怎么作”,江某头叩得像捣蒜状似的。“你只要做到三个三,包你全家康泰”。“莫说三个三,只要我儿子身体无恙,十个三都没问题”。“那好,第一个三就是纳献300元买三本法轮功的书籍;第二个三就是就是打坐修身每天三小时,坚持三百天;第三个三就是做到生病不吃药,重病不打针,发展‘下线’13人”。“要得要得”。江某就像掉进黑井中中见到光亮,掉进大海中抓到“救命稻草”一样,高兴得不知所以。于是急忙跟着来到叶某家,用300元买了三本全是法轮功的书籍,也接受了叶某教唆用的练习法轮功的方法。第二天,她就按照书中的图例,有模有样地做了起来。丈夫刘和贵看到妻子整天神经兮兮,刚想开口询问就被妻子顶了回去:“你莫管我的事,你只管做好自己的事情就行了,我这是做保全家平安的好事”。这个家基本都是江某作主,丈夫平时都在饲养场做事,因此他也没有想那么多,总觉得妻子怪怪的,让她去吧!只要她高兴。

  过不多久,在政府当公务员的儿子回家休假。开始,她还有意避着儿子,后来,见儿子回家休假有五天,这也不能耽误五天练功啊!于是她索性当着儿子的面,认真的练了起来。儿子把她叫到一边,仔细地询问这是怎么回事,江某就一五一十的告诉了儿子。儿子跳起脚来数落和责怪道:“妈,你好糊涂啊,你这练的是法轮功,是邪教,害死人的”。“什么害死人,只要能保你平安,我就相信它”,叶某振振有词地说道。“妈,你别信他们的鬼话,我们要相信科学。前些时间我是肚子有点问题,后来到县医院检查是得了胃炎,经过一段时间治疗现在已经全好了”。“但仙娘说,学了这个功,可保你一生平安的,并且相当灵验”。江某还在为其荒唐行为辩解。“妈,你真是的,法轮功害死了多少人,祸害了多少家庭你知道吗?数不胜数啊!”。叶某一脸茫然,“可是我这全都是为了你啊,你就是父母心中的太阳,你如果身体不好,爸妈身心都不安啊”。“我知道你是为了我好,但这是邪教,坚决信不得。你听我的,把买的法轮功书籍给我,我们把它交到村委会去。要不我就永远不回家了”。叶某看到儿子那样坚决反对自己修练法轮功,也就不再坚持了。到自己房中找出了所有法轮功书籍并交到儿子手中,并和儿子就远离法轮功一事促膝谈心到半夜。第二天,儿子和母亲一起,带着购买的系列法轮功书籍交到了村支书手中,江某痛悔自己上当受骗的经历,表示今后远离这欺世盗名的邪教,做一个遵纪守法的公民。

  四、以名声晚节为由威胁女性。法轮功引诱女性加入该组织,挖空心思欺骗妇女,其中最荒唐的就是鼓吹实行“男女双修”,阴阳互练才能修得正果。他们瞄准的对象也就是农村留守妇女,他们的丈夫都外去务工经商去了,家中无所事事,独守空房,是最容易“下手”得逞的对象。

  王某是桃源县西安镇一名留守妇女,今年35岁,颇有几分姿色。前几年和丈夫一起外去打工,后来孩子大了要读书,就留下来照顾孩子。接送孩子有校车,她的家是单家独户,闲暇的时间在家很寂寞。于是王某就喜欢走家串户闲聊,闲聊中认识了附近一个叫做马伯的人。马伯其实是一个单身汉,由于有一套嘴巴功夫,很能扇动人,于是被法轮功组织吸纳成骨干。他看到王某长相俊俏,身材苗条,就动用了歪心思。和王某成熟人后,就隔三差五地往王家跑,今天送糖,明天送肉,整天甜言蜜语,满脸堆笑,不厌其烦地宣传参加法轮功的好处。王某本来对这些事不感兴趣,但吃人嘴短,拿人手软,也就将就参加了这个组织,同时也购买了一些书、画、音像制品之类的东西。这样持续了一段时间后,马伯对王某说:“法轮功之所以伟大,就是能先知先觉,洞悉世界,预知未来,特别是他的密宗—男女双修,更是达到了一个全新的境界”。“什么叫男女双修?”,王某不解地询问道。“男女双修就是男女两个学员,两人都赤身裸体,心无杂念,面对面双手合十,打坐修练。采取以阴补阳,以阳补阴,互补互修,阴阳平衡,这样就能达到一个高层次的境界”。王某听后扭头就跑,她虽比较开放,但还不能接受这种淫邪的东西。马伯见状也不急于求成,几天后他又买来一大堆副食品之类的东西看王某,并顺手打开一瓶可乐给王某喝。王某喝后就头昏眼花,不一会儿就不省人事了。其实那瓶可乐马伯做了手脚,里面放了迷昏药,马伯见状把她抱到床上趁机占有了她,并用手机拍了两人裸照。王某醒来后见自己一丝不挂,身边还坐着一个老男人,不由勃然大怒,穿上衣服后扑上去就抓马伯的脸,嘴中狂骂:“你这个畜生不如的东西,暗算我,你不得好死”。马伯咳嗽一声,“小王,别骂了,生米煮成熟饭了,你要是不配合,我就把我们两人搞好事的裸照发给你丈夫和所有的亲戚朋友,看你怎样做人”。说着马某把手机相册打开,王某见状欲哭无泪,万念俱非。她是一个注重名声和节操的人,真是传播出去,她和这个家庭就彻底毁了。

  这以后,马伯每个星期都要到王某家来一次,每来一次都要进行一次“男女双修”,王某已成为马伯泄欲的工具,但有什么法子呢,她已有把柄抓在人家手里,遥知今日,何必当初,王某整日以泪洗面,不知这羞辱的日子何时才是尽头。直到有一天,马某另一强奸案事发被捉拿归案,王某才长嘘一口气走出苦海。

  综上所述,法轮功骨干分子发展成员的手段,无所不用其极。但一般说来,是专挑容易上当受骗的,比如妇女、老人群体。他们采取形形色色的花样,引诱这些对象一步一步陷入他们设下的圈套,然后进行“洗脑”,来为他们的政治目的服务。目前,法轮功邪教的丑恶面目已大白于天下,被误入歧途的法轮功成员逐步认识,已经脱离和远离这个邪教组织。但是我们还必须保持高度清醒的头脑,时刻警惕法轮功邪教死恢复然,加强对妇女老人群体的教育,防微杜渐,使社会主义正义之风战胜一切“污泥浊水”。


【责任编辑:王陆胜】